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停止空想。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一线跨越(02)

02、

吴锐目瞪口呆, 事情进展实在太快,吴灏就像一股狂暴飓风一样刮了进来。他都有点难以置信居然真的有这么狂妄的人。都不知该说是青春无敌好,还是脑子有问题比较好。吴灏不管不顾,毫无任何“正常人”该有的基本礼节,直接穿着鞋就踩进了吴锐的宿舍,吴锐瞄了眼对方的鞋,貌似是什么品牌的限量款运动鞋。吴灏个子高,几个大迈步就站在了桌边。这间宿舍能放置东西的桌子就这么一张,现在桌子的台面上正放着“咕咕”冒着热气的火锅,还摆着几个只剩血水残渣的盘子。吴灏看着那几个呆若木鸡的人说:“东西拿开,我要签合同。”屋内的五个人都措手不及,只能呆然地看着他。

 

“签合同,签什么合同,谁签?”刘博扬筷子上还夹着根煮得太熟的娃娃菜。

 

“我们战队要签吴锐。”

 

“什么?!”吴锐的视线这才从吴灏那双没有脱掉的鞋上移开,他看着吴灏太过漂亮的脸,觉得从来没有比现在这个梦更诡异的梦了。

 

“我代表SST战队来跟你签约。”

 

吴锐这下算是彻底确定自己在做梦了。

 

他似乎有点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因为他偶尔好像还会听见赛场的欢呼声在很远很远的某个地方呼唤他。

 

吴锐只是有点疑惑这个梦里怎么会出现吴灏好看到有点妖异的脸,以及他的满耳耳饰,哦,忘了说,吴灏身上还喷了香水,经过身边的时候,吴锐嗅到一股森林一样的气味。

 

“我不去。”吴锐说。

 

吴灏本来表情就看起来冷漠,此刻显得更冷:“你说什么?我们战队是今年的冠军。”

 

吴锐开始怀疑自己梦里的这个天才职业选手可能是个智障。约莫在梦中,他胆子也比平时大了些,坦率地反驳道:“你当我白痴吗?你知道我今年几岁了?28岁了!没有一个职业战队会要一个超龄的、没有状态的选手!不会浪费时间精力在这样的选手身上,我适合这里,菜鸡队又怎么样?这里也适合我,一样的低水准,一样的low,彼此相配!”

 

这只是在做一个梦而已,吴锐想,为什么我要这么激动呢。在梦里说的这些,除了说给自己听之外,没有任何人可以听见。那些话语,说与不说是无所谓的,它们早就是现实。现实从来都不动声色,它不喧哗不吵闹,它用自己的静谧,时时刻刻存在着的静谧,慢慢地碾压每一个人。

 

“你他妈说谁是菜鸡队?”还不等吴灏有任何反应,桌子边的刘博扬已经把筷子一甩,跳起来了。他手掌上纹一骷髅头,此刻那个骷髅头也显得扭曲像要吃人似的。

 

“我说的就是你,你就一菜鸡!你今天补刀怎么补的?炮车你也能漏,被对面压了50刀,你好意思吗?”终于还是说出来了,吴锐就知道自己虽然脾气不错却是个直肠子,心里藏不住什么事。他对自己在做梦这件事深信不移,当刘博扬一拳揍在他鼻子上的时候,吴锐还很疑惑,为什么做个梦也能这么疼。

 

鼻血“哗”一下就下来了,脆弱的血管壁可经不起20岁男孩子怒意之下的一拳。吴锐捂着鼻子,还能感觉到有又热又腥地如铁锈一样的液体从鼻子里面淌出来。

 

刘博扬眼神又冷又尖:“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垃圾。还好意思当队长和指挥。”

 

 

 

锅里的火锅底料都被烧干,油乎乎地黏在锅底发出一股让人作呕的焦糊味。本来就不大的寝室里坐了一个高瘦的吴灏,这个房间显得更加小了。在这个房间里发生了一场大乱斗,永荣队的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彩,吴锐最惨,左眼被打肿,两边鼻子里都塞着纸巾,只能用嘴巴呼吸,他嘴边还被打破了口子,呼吸几下就疼得再抽一口气。只有吴灏这个外人神清气爽在桌边坐着,翘着二郎腿,长长的腿、闪亮的LV运动鞋在吴锐的眼皮之下荡来荡去。

 

“你看看你这群队友。”吴灏像一个播音员播新闻一样播讽刺:“SST什么都有,有资金,有赞助,有单独的训练室——在F市每一个大网吧都有单独的训练室。我们宿舍……”说到这里,吴灏抬眼打量了一遍吴锐的宿舍,眼里闪出厌恶:“……一人一间。”

 

吴锐的身子和脸都疼得厉害,他坐在低矮的木板凳上轻轻抽气,刚打完架他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他半弓着身子走到门边,把门一拉,看着吴灏,挥挥手示意对方离开。

 

吴灏美丽的脸上浮起怒气,这怒气里竟然好像还有点委屈,他慢吞吞地起身,不情不愿地走到门边,垂下眼看吴锐,加重了语气:“我们战队这个赛季是冠军,下个赛季还会是冠军,下下个赛季也还会是!”

 

吴锐和吴灏对视,这时他注意到吴灏的眼睛颜色有点浅,不是黑色的而是带着点蓝灰色。

 

吴锐敷衍地点着头,一句话也不打算回答,他一把把吴灏推到门外去,“砰”地一声重重关上了门。

 

吴锐不是没打过架。每个男人都打过,只是这几年他既没有出手的机会也没有让他想出手的事情。他的弱点是鼻子,鼻腔特别脆弱,偶尔还会莫名其妙地流鼻血。当他再去抽桌上纸巾,纸巾盒被其他人一把拿开了。吴锐鼻子里的纸巾早就湿透了,泡着血,红红的鼓胀起来。吴锐看自己的队友,四个队友摆着各种姿势在自己的床上坐着,都直勾勾地盯着他。

 

他宁可这是一场还暂时无法醒来的噩梦。

 

“那什么……”吴锐开了个头,却又不知道要怎么接下去。寝室里的空气太过于凝重,他欲辨忘言。

刘博扬直接把抓在手上的塑料纸巾盒狠狠砸在吴锐脚边。盒子立刻裂了一道深深的缝。

 

 

吴锐坐在大排档等孙慕阳的时候,整个人都疼的哆嗦。他跟老板要三瓶啤酒,一打带子,而后就蜷缩在最角落的地方。眼眶肿地厉害,他不停掉眼泪。鼻子里还塞着红通通的、湿哒哒的纸巾。鼻血没有止住,他手里抓着一包纸巾,默默抽出来,又默默把它们拧紧。

带子上了,冒着热气,上面淋着炸过得蒜,香的很,吴锐低着头,连看都没看。直到带子彻底凉了,孙慕阳才来。

孙慕阳,曾经的游戏名叫“Sun”,JC队的中单。在他那个时代,他也算是天才型中单的代表。后来JC解散,他是最早一批开始做直播的职业选手,粉丝很多。早些年,吴锐还以MagicRui的名头上过他的直播节目。近几年随着吴锐个人状态不断下滑,孙慕阳也渐渐没再邀请吴锐来一起做节目了。有段时间,说实话,吴锐曾经很羡慕。他羡慕孙慕阳这种离开赛场这么多年,状态却依然神勇的玩家。有次晚上他们一起撸串喝酒,吴锐借着酒劲对孙慕阳说:“我真羡慕你现在状态还这么好。你上次的solo直播我看了,操作还是那么灵……我真羡慕。”

结果孙慕阳却说:“你是好兄弟,我不瞒你。那场不是我打的。”

吴锐像被人“啪”地一声扇了一个耳光,酒一下就醒了。吴锐吃惊地问道:“什么?”

看着吴锐那呆然的,有些傻里傻气的表情,孙慕阳像是有些无奈又有些无语地说一句:“你怎么还这么傻。”

 

“你怎么还这么傻。”孙慕阳说道。“你脸转过来我看看,我那个大草,这群兔崽子下手真狠!”
孙慕阳一坐下来就顺手开了瓶啤酒,嘴里噼里啪啦点了一堆东西。孙慕阳脑子灵光,说话也快。不仅语速快,他眼睛还尖,他一瞬间就知道自己的好兄弟吴锐被人暴揍了一顿。

“告诉我,谁打的?”

吴锐没说话,带着伤的手指搓着面前的啤酒瓶。

“你他妈就告诉我是谁!刘博扬是不是?”

吴锐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他只是不停摇头。他觉得眼睛有点酸,和前面因为眼睛被人打肿的那种酸不一样。

见吴锐这滴水不进的样子,本就没什么耐心的孙慕阳也懒得继续刨根问底了,他从兜里掏一根烟点上,边抽边用眼睛瞥吴锐:“你到底图什么?你都28了,还做梦呢。当年叫你一起打直播,你不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当时还有点瞧不起我去搞这个,你觉得职业选手去做直播就是歪门邪道,掉了身份。现在呢?我不敢说比吴灏、程茗这种当红明星赚得多,但是绝对比大部分甲级战队的选手都活好。再也不用每天练10个小时游戏,以前我有时候看到那地图都想吐!”

时代真是变了,吴锐想,前几年的时候职业选手去直播平台打直播是特别掉份的事。只有玩的不好,赚不到钱的人,才会去弄直播。吴锐当时也看过几场直播,那个直播很拼命,边打边教学,还得讲点黄段子活跃下气氛。吴锐年轻气盛根本看不上这个主播,他连想想再过几天要和这个主播效力的战队打比赛都感到羞耻。职业选手作为选手就是靠实力说话,认真练习打比赛,在比赛之中去闪耀。弄什么直播教学,讲荤段子、唱歌,甚至开什么主播淘宝店。

他哪里能够想到,未来直播这个行业的发展呢。

不得不说,孙慕阳的脑袋真是一等一的灵光,他不仅是职业选手当主播的第一波,还是主播开淘宝店的先驱者。孙慕阳的老孙配件店刚开张的时候,虽然有点心不甘情不愿,吴锐还去帮过忙。吴锐和孙慕阳一起跑前跑后,进货,找运营,拿订单,设计“老孙”的logo。老孙牌子的网店越开越大,开零食店的时候,吴锐整整喝了两个月的香蕉牛奶,吃了三周的肉松饼。

再后来,孙慕阳认识了个女朋友,那种锥子样的脸、洋娃娃般的眼睛、韩式平眉的网红。交往没三个月不小心弄出了“人命”。孙慕阳闪电般地结了婚,JC的其他四个队员当了伴郎。

孙慕阳继续开他的淘宝店,打他的直播,被粉丝叫一声“孙爷”。孩子生了,是个儿子。日子谈不上大富大贵,但是看起来确实是很美满很幸福的。

吴锐也就此,渐渐地淡出了孙慕阳的生活。

 

 


评论(3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