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停止空想。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一线跨越(3)

03

“我也不是想指责你。我就是觉得你这人吧,头太铁。你以前打游戏就这样,头铁。版本劣势的英雄,你喜欢你就偏要选,偏要练。我是替你担心,不然我才他妈懒得骂你。”孙慕阳喝空了第5听百威。桌面上堆了七八个油腻腻的空盘子。他又点了根烟抽,嘴里还盘旋着一股韭菜味。

吴锐也喝了两三听,借着淡淡的酒精刺激,他觉得身上稍微舒服了点,不那么疼了。然后他便昏昏沉沉地点头附和孙慕阳的话。孙慕阳说的没错,吴锐就是头铁。头铁,这个词也是最近比赛里被解说常说,才被大家熟知的。以前没有这个词,那时的解说形容吴锐的固执用词十分委婉:“魔术锐这名选手在英雄选择上还是很有自己的想法的。”

他总是有种莫名其妙地坚持,像他坚持用锁魂者这个英雄,坚持一直呆在JC战队,坚持不打直播,不开主播淘宝店。

他朦朦胧胧站在28岁的时间轴上,看向当时22岁的自己,他有点搞不懂,自己这种坚持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们继续喝酒,吃烧烤,吴锐感到身上的伤口都被酒精慢慢缝合治愈。他们谈新的版本,新的战术,新的核心体系。他们只谈游戏不再谈那些该死的战队关系,不谈住宿条件、训练环境、工资薪酬。他们谈到大排档都收摊,老板过来为一脸为难地向他们要钱。

孙慕阳从兜里掏出现金,好几张被他坐得皱巴巴的一百元钞票,抢着付:“我来我来。”

吴锐能嗅出来,那句“我来我来”之后,孙慕阳嘴里还含着一句“你现在赚的也不多”没说。

付过了钱,孙慕阳看看表,表的牌子吴锐知道——江诗丹顿,“都这么迟了,去我家住一晚吧。”

吴锐摇头说不去。他排斥那个地方。吴锐早年还是挺喜欢去孙慕阳家的,那时孙慕阳住在一间租的小soho里面,60来平,布置得很温馨。虽然房间不大,孙慕阳依然专门隔了一个隔间出来给大家打游戏,隔间小的可怜,并排放着五台电脑,转过身就会撞到背后的PS、Xbox主机。那个隔间的空调总是调皮,不是热的要命就是冷得要死。JC的五个队员,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大男孩,缩手缩脚地猫在这个小小的天地里。经常打游戏打得昏天黑地,实在饿了就跟丧尸一样从里面爬出来,给楼下的叫天小炒馆打外卖电话。

三年前孙慕阳终于换了家,毕竟带着老婆孩子,60平的soho显得实在太拘谨寒酸了。五台电脑被二手倒卖,标榜着是“JC解散前的御用游戏电脑”,五台电脑以原价的3倍价格卖掉了。他拆了隔间,送掉了PS、Xbox主机,扔了空调,退了房子。在市郊区买了套别墅。别墅带大花园,里面开发商都精装好了,雅致地很,拎包就能入住。地下2层,一层放车,一层专门做了游戏室,10台高配主机,大屏投影,环绕声音响,游戏室最里面一墙展示柜,上面放绝版的游戏人物手办。吴锐去过一次,那次他走的时候,几乎像是一条被人追着打得野狗一样落荒而逃。

他怎么敢去那间豪宅里睡觉,这叫他如何睡得着。

可他也无法在这个夜晚回到他自己的宿舍。先不论那群队友会不会给他开宿舍的门,即使他能走进自己的宿舍,他也不愿意看到那滴了一地、没人擦拭的、自己的鼻血。

吴锐在午夜的风里走,他无处可去。连夜宵摊都收摊了。朝前望,马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渴睡的路灯整齐排列着延伸向远方。这条路上甚至连个铺报纸睡觉的流浪汉都找不到。

他在马路台阶上坐下来,看着远方宁静的夜色,无所事事。他觉得这个时候似乎要抽根烟应景,又想起自己根本不会抽。

“喂!”优美的音色响起来了。

这令人惊恐的、不寒而栗的、优美的音色响起来了。音色低沉平滑却又带有磁性,声音本身就美得如同一只黑天鹅。吴锐感到自己的牙齿都打颤,不知到底是被吓的,还是被气的,他一抬头,果然看见一个高个子,穿着黑风衣的男性站在旁边。

“喂你妹个喂啊!想吓死我啊!”

吴灏皱起眉头来,一脸不解:“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我是看你无家可归,向你来提供帮助的,你这是什么态度?”

吴锐被气笑了,反正都落到这步境地了,又或是他已经很困很累了,再或者是他今天晚上喝了很久的酒,酒精冲昏了他的脑袋。他站起来,关节都被扯得发疼,他用带着伤口的手一把抓住了吴灏的衣领。吴灏内衬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衬衫,那衬衫瞬间就被染上了肮脏的颜色。

吴锐恶狠狠地盯着吴灏:“你到底有什么企图!你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有病!我看你是脑子有病吧!”

酒气喷在吴灏干净白皙的脸上,吴灏厌恶地皱起了眉头:“你喝酒了,好臭。”接着,吴灏又说:“你今晚是没地方去吗?”

“你瞎了?”

“我两只眼睛都没瞎,我看你到你没地方去。”

吴锐松开了手,他几乎是边笑着边“啪”地倒在马路上:“我以天为被,以路为床,以星为灯。你不懂。”他一边说,一边从马路的这头滚到了马路的那头。灰尘冲进他的鼻腔,他就把头靠在地上咳嗽。他确定自己真的醉了。

吴灏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去,一把用公主抱,把吴锐从地板上抱了起来。

 

W酒店沿江,在28楼有被誉为F市最豪华总统套房间,据说一线正面江景,一线正面夜景,一线正面景观景。一个晚上2.8万元。这总统套房,像吴锐这样的普通百姓,可能一辈子都不会住一次。这是没必要的奢侈,两万八,买点什么不好。吴灏一边刷房卡,一边进门,一边把衣服脱下随手一扔:“这里总统套房有点不值,景观不好看。我比较喜欢B市X酒店的A间,夜景好看,还有活动屋顶,晚上可以看星星。”

吴锐没说一句话,他感到像吃了只苍蝇一样恶心。

方才吴灏公主抱他,他没想到吴灏高高瘦瘦,好像来点大风就得被刮跑的样子力气却挺大。他又羞又怒,在吴灏怀里奋力挣扎,吴灏一个没抱稳,把他摔在地上。吴锐觉得自己的脊背都差点摔断。

今天还能再更惨一点吗?吴锐想,他觉得自己大概都快要死了。

虽然怒意极盛,但是吴锐身上实在太疼,他疲惫不堪,头晕目眩,非常需要一个地方能够好好休息,最终他妥协地坐上了吴灏的车。这是吴锐第一次坐斯特拉跑车,那辆跑车是大红色的,车的外部线条极为流畅,光用眼睛看就知道它极贵。

吴锐当时蜷在副驾上,暗暗发誓等以后赚了大钱,绝对不买斯特拉。但其实他心里并不相信,自己有什么“赚大钱”的机会。

吴灏把衣服都剥光了,只留一条内裤。吴锐出于本能地瞥了眼,黑色的CK三角裤,然后他就没敢继续往下看。吴灏看起来高瘦,实际也是高瘦的,他皮肤白皙,肌肉线条不明,胸膛看起来都薄薄的,没什么肉。连胳膊都细瘦,但这细瘦却细瘦的漂亮,肌群在灯光下隐约有着线条。这样光着的吴灏看着吴锐,来一句:“洗澡吗?”

自己剥个精光,再问别人洗不洗澡,难免有些暧昧的嫌疑。活到28岁的吴锐心思并不纯洁,竟被问地一时恍惚——毕竟吴灏这张脸比大多数的女人都要美。然后他又想了想自己糟心的外貌,恢复了点理智。

“我待会……再洗。”

吴灏了解般点了点头,接着又问:“你饿吗?”

“我不饿。”

“我挺饿的,今天就蹲你去了,都没吃东西。我叫客房服务,你要吃点什么吗?”

被联盟2的当红明星邀约签约SST战队,和队友打架被赶出宿舍,被另一个男人公主抱,第一次坐特拉斯跑车住总统套房,明星脱地剩一条裤衩就是为了问你饿不饿想不想吃一顿宵夜,吴锐有点搞不明白,这些事怎么可以都发生在同一个24小时之内。他内心震动、应接不暇、满目愕然、呆若木鸡。

“等一下,什么叫你蹲我?”

吴灏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懊恼的表情:“我们战队要签你!我没有你的手机号,我只能去蹲点!”

吴锐不能想象一个人开着大红色的特拉斯跑车,却做着狗仔一样的蹲点行径。

吴灏脸上的懊恼消逝地很快,眼睛立刻又亮了起来:“你是不是被我收留你的行为感动了,准备签我们战队了吗?我们战队什么都好,每个月固定工资1万5,包吃包住,一周单休,晚上不限制你自由,想去哪去哪,定期还组织旅游、放松。打比赛另有各种奖金。当然,最关键的是,如果你来,你可以和我,”说到这里,吴灏停顿一下,不无骄傲的用手指着自己:“今年世界ADC排行第一名,国内两届联赛最有价值选手,一起打下路。”

吴锐看着吴灏闪着光的眼睛。那双眼睛是那么明亮、光彩充满了朝气和对明天的信心。多么漂亮的一双眼睛。

吴锐感到自己被这双眼睛刺伤了。


评论(1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