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我尚未为这个世界做出什么贡献。
“噢 朋友 为什么你”
“这座伟大而智慧的城市 雅典的子民”
“如此在意积累财富 荣耀 和声誉”
“又如此看轻智慧 真理和灵魂的提高”
“你不为此感到羞愧吗”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一线跨越(4)

04、

 

吴锐打着地铺,夜不能寐。他也没有寐的必要了,天边已然露出了鱼肚白,云层如画布被晨光渐渐染上各种饱和度很高的颜色。他看着光照在天花板上,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吴灏的时候。

 

吴锐三年前便见过吴灏,当然吴锐认为吴灏肯定不记得了。当时吴锐效力于一家甲级职业战队,他是替补队员,偶尔能得到一些上场的机会。那天吴锐效力的战队要参加升降级赛,战队这个赛季的成绩一塌糊涂,如果今天升降级赛打输,这个赛季他们将会名次垫底。然而比起紧张,队员们更多是颓丧,他们当天对战的是已经锁定决赛席位的SST战队,SST战队的实力有目共睹,他们不仅优秀并且发挥稳定,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战队能赢过他们。吴锐经历过战队解散,他懂当天队员之间的那种氛围——每个队员都认为这个赛季过后战队就会解散了。他和队友、教练无言地坐在等候区等待上场,没有人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门一开,SST战队的队员进来了。大概“闪亮登场”这四个字很适合那天的SST战队吧,一群大男孩穿着黑色的队服,连走路带风,连姿势都显得很酷,他们年轻的脸上带着只属于那个年纪的、好像敢于挑战全世界的豪气和不羁。他们从吴锐的战队面前走过,目不斜视,仿佛根本没有谁坐在那里。

 

只有一个人看了吴锐一眼。

 

那个人就是吴灏。那一眼很利,像刀。

 

吴锐也本能地回看了吴灏。吴灏太漂亮了,吴锐简直都看呆了。他想,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姑娘来打职业比赛呢。这个姑娘的头发是棕色的,短短的头发看起来很柔软,眼睛大而明亮,睫毛长地简直像是蝴蝶要飞起,鼻梁又高又秀气。

 

吴锐当时有点佩服吴灏,他知道当把游戏当做一个职业的时候,真是又苦又累,但是如果一个女孩把当职业选手作为工作的话,那是更苦更累的。他甚至还忍不住想,一个女孩漂亮到这种程度,美貌也会变成一种累赘,会成为很多人口中的肮脏话题。

 

半个小时之后,吴锐彻底幻灭。

 

吴锐坐在台下看比赛,惊讶地发现吴灏竟然是首发队员。吴锐看见这个女孩面色冷峻,目露肃杀之意,像刺入舞台之中的一柄利刃。解说清亮的声音响彻整个场馆:“今天比赛无论输赢都无法影响SST本季比赛的排位了,大概是这样,SST想试试这个赛季的秘密武器‘吴灏’!这名第一次登台我们赛场的ADC选手,在以往的网吧赛、路人局里均有非常亮眼的表现。虽然吴灏是第一次登台,可是我已经看到现场有很多他的粉丝了!你们说是不是,男孩子长得好看就是好啊……”

 

吴锐已经听不清解说接下去又说了什么了,他只是呆呆的望着台上。比起吴灏是名男性这个事实带来的震撼,更多是吴灏这个名字带来的震动。

 

这就是吴灏,吴锐想,那个网名叫MagicHao叱咤各个赛区路人局的ADC。

 

吴锐看过吴灏的比赛录像,看了很多场,作为辅助,吴锐能够非常敏感的察觉到ADC的各种状态。吴锐认为吴灏是个天才。

 

吴锐敬佩一切可敬的对手。而现在这个天才正坐在吴锐的对立面,在台上,即将用自己的犀利的意识和操作摧毁吴锐效力的这支战队。

 

战队毫无悬念地输了比赛,吴锐没有得到上场机会,在台下枯坐了几个小时。当天晚上战队就被宣布解散,队员们散伙饭也没吃,回到自己的房间默默整理行李。第二天天一亮,就走了三个人。没有握手、没有拥抱,甚至没有告别。

 

吴锐从那支战队离开的时候,身上只有1000块钱。他坐了一天的大巴,旅途辗转,回到自己的老家。到家已经深夜,家里盖的土房子只开了门口的灯。是吴锐母亲来开得门,又给他煮了热乎乎的面条,面条里特意加了一个家里母鸡刚下的蛋。他饿地前胸贴后背,面都等不及吹凉就大吃起来,一边吸着面条一边小声喊烫。吃完面后,他就从行李内袋掏出892块钱,八张一百,一张五十,四张十元,2个钢镚,纸币全是皱巴巴的。他把钱全部给了母亲,又乖乖地在厨房里把碗筷洗刷干净,洗了个热水澡冲掉了一身风尘仆仆。最后他上了楼,倒在了自己床上。他很快就睡着了,那天的旅途太漫长、太累人了。他那个晚上既没有哭,也没有做梦。

 

吴灏睡到早上11点才起来,他懒懒散散地穿宽松睡衣,又呼叫客房服务,送两碗煮好的泡面,面里要加鸡蛋。吴锐蜷缩在地铺上,才稍微有了点睡意,就被吴灏一把掀开了被子,吴灏凭高视下命令道:“起来!”

吴锐绝望地看着他,很快就放弃了挣扎。

在满屋子的泡面香味里,吴灏说:“我今天要打直播,你来跟我双排。”他喝了口汤,脸色有点愉快:“能和我双排你是不是感到很荣幸。”

吴锐就在吴灏对面坐着,他喉咙很痛,身体像生了锈,动一下都生疼。他一口面都吃不下,闻了一鼻子酸笋牛肉的味道。

“你不退房吗?”吴锐说。他想走,然而寄人篱下一晚,无论如何他都有点感激,他把想走的意思表示地很委婉。

吴灏连看都不看他,夹起泡面里放的肠吃得很香,口齿不清地回一句:“退什么房?退房了我住哪?”

“这里两万八一晚啊。”

“哦。”

“你们战队宿舍不是每个人一间吗?”

这下吴灏彻底皱起眉头了,他吸最后一口面,又连着喝了几口汤,神色里带着点厌恶:“我住那干嘛,又没江景,不住。”

吴锐彻底闭嘴了。

他不是不知道现在当红的职业选手很有钱,他只是没想到竟然富有成这样。在他的世界里,所谓的富,也大概就是孙慕阳那样能在市内有间别墅,他都不敢幻想还有地下两层再加个露天花园。他感到自己就像一个乞丐在担心富豪豪宅的水电开销一样可笑。

然而资本的可怖在继续撼动着吴锐的价值观。

中午12点,吴灏准时坐到了高配电脑面前。这个房间临着看江的窗子放两台外星人笔记本电脑。吴锐这次很明智地选择不去问“为什么你一个人住要用两台电脑”这样的问题,免得自己尴尬。吴锐坐在稍远一点,摄像头拍不到脸的地方看吴灏慢悠悠地登入自己的直播账号。

没过一会,吴锐感到自己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从吴灏登录自己的账号开始,直播间里面的人数就在飞速往上跳,他还什么都没开始播,就已经有30万人在线了。说不佩服是假的,吴锐真正感觉到,吴灏确实当得起“当红炸子鸡”的名头。他忍不住问一句:“真的有这么多人吗?也太厉害了吧?”

然而吴灏却显得很冷淡,他毫无兴趣地瞥了眼在线人数:“没这么多人。现在直播都这样。注水猪肉。”

“那你平时直播大概能有多少人看?”

吴灏看了吴锐一眼,吴锐竟然从那一眼中看到了幽怨:“你不看我打直播吗?我拿大号打的,都是最强排位的局!”而后吴灏又说:“我也不知道平时有多少人看,没兴趣。”

人与人之间的区别真是巨大。

吴锐不免会想到孙慕阳,Sun做直播刚起步的时候,用尽了宣传手段,还买了不少主持、调动气氛之类的书本认真研习。天天盯着直播房间在线人数,少几个人就好像会掉几块肉似的痛心疾首。而像吴灏这样的人,却根本不在意人数,他们的脸上仿佛就写着“爱看不看,不看拉倒”几个大字。

不等吴锐感慨一会,他就又看到在直播室右侧瘦长的滚动屏上开始疯狂刷新着各种“XXX送了MagicHao999朵鲜花”样式的通知。吴锐知道,买一束这种“999朵鲜花”要100块钱。就在大约1分钟的时间内,这种鲜花被刷了几屏。吴锐怀疑了,他难以想象,难道就在这1分钟以内,吴灏已经赚了几千块钱了吗。有些人辛苦一个月,甚至是辛苦几个月才能赚到几千块钱,而有的人只要点进一件直播间,什么都不做,就能瞬间赚几千块钱。

“这种花是要100块钱买一次吧?买一次只能送一次吧?别人送你一次你能得到多少钱?”

面对吴锐的询问,吴灏的脸色已经冷得像要吃人:“好像是吧,我怎么知道!”

“这些不都是送给你的吗?你都没数过你赚了多少钱?那你打直播是图什么?”

吴灏回过头看着吴锐,眼神竟然有一种坐在赛场上的冷和尖锐:“我来这个平台就是打排位赛的。我才懒得看有多少人送我花。”

吴锐哑口无言,耳朵都因为羞耻而红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在刚才那一瞬间,变成了自己以前最鄙视的那种人。就着羞愧,吴锐默默接过吴灏递过来的账号,诚惶诚恐地登录了游戏界面。吴锐拿到的游戏账号是事先申请好的,游戏等级已经满级,吴锐看了眼英雄菜单,突然发现这是一个满皮肤满英雄满成就的账号。在联盟2这个游戏里,满英雄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满皮肤却是一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就像一人在再爱一个品牌也难以收集它所有的限量版一样,联盟2的限量皮肤多如牛毛,有的就发行1天。吴锐玩这么久游戏,还是第一次见到满皮肤的账号。

见吴锐啧啧称奇的模样,吴灏看似有心又看似无意地说:“你要是来我们战队,我就把这个号送你。”

吴锐啼笑皆非,却也只能为难回一句:“收集满皮肤账号很不容易的,好好珍惜吧。”

 

吴锐曾经有幻想过,到底和MagicHao一起打下路,会是一个什么感觉。他想过很多种感觉。唯独没有想过“轻柔”。他第一次感觉到,打排位赛是一件轻柔的事情。不是剑拔弩张、针尖对麦芒的紧张感,而是像呼吸雨后空气一样的自然轻柔。吴锐很诧异,他竟然觉自己和吴灏非常有默契。他们在排位赛的过程中几乎连沟通都没有,房间里一直都很安静。然而他们游戏中的双人路组合却状态神勇,把对面的下路压得几乎无法喘息。当屏幕上显示胜利图案的时候,吴锐看着跳出的数据面板,连回个头都做不到。他在游戏的过程中,甚至有一瞬间都在想,如果当时JC的下路是自己和吴灏的话,JC是不是就不会解散了。

他坐在电脑面前,在屏幕的反光中看到自己带着伤显得很可笑的脸。他感到一瞬间像找到了半身般狂喜,而这狂喜逝去地很快,他感到跟多的是遗憾,甚至是哀愁。

当吴锐再看吴灏的时候,眼里已经有了些感激:“你确实值得明星选手这个称号。”

吴灏整个表情都僵硬了,这使他平时显得冰冷的脸显得很凶,他迟迟没说话,等到他说话的时候却是对着直播室的那群观众的:“今天是我和我的搭档Puzzle第一次打一起排位,我以后都会和他一起打排位的。”而后,吴灏在吴锐目瞪口呆的表情之中,“啪”地一声就把电脑给关了。

 

飓风般的颠狂,不足以形容吴灏给吴锐的冲击。


评论(10)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