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我尚未为这个世界做出什么贡献。
“噢 朋友 为什么你”
“这座伟大而智慧的城市 雅典的子民”
“如此在意积累财富 荣耀 和声誉”
“又如此看轻智慧 真理和灵魂的提高”
“你不为此感到羞愧吗”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一线跨越(6)

06

吴锐推门而入,本来他觉得自己大概没有勇气推开宿舍的门的,或许是被吴灏一天胡搅蛮缠下来,他什么感觉都因为太过震惊而麻木了。门一开,便闻到一股火锅味,吴锐好吃火锅,他能分辨,鸳鸯锅,一半麻辣一半番茄味。今天居然和昨天并没有什么不同,宿舍里依然乱七八糟还残留着昨日打斗的痕迹,四个队员围在一起吃火锅,桌面油腻,上面摆同样油腻的碟子,碟子里面都是超市即将到期打折促销的食材。刘博扬的位置正对着门,他一眼就瞧见吴锐了,没有说话,给其他队员使了使眼神。而后其他三个人缓缓回过头来,他们看了吴锐一眼,又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回过头去。

吴锐深呼吸一口,慢慢挪向自己的床位,他很警戒,怕这群在火锅旁边吃的满面油光的家伙会突然扑上来打自己。

吴锐整理东西、洗澡、换衣服,其他人继续吃火锅喝啤酒。吴锐知道自己基本是没有什么希望能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可是他又不知道现在没了这份勉强可以糊口的工作他还能去哪里,做什么。

他脑海里不时浮现吴灏那张长得又美又嚣张的脸,那张脸上有一张口无遮拦的嘴,嘴里的话也很嚣张。那张嘴一直逼问他:“你为什么不签SST,你凭什么,你以为你是谁?”

吴锐想,是啊,我是谁,SST签我,我为什么不签?

吴锐整个晚上都没睡好,说来可笑,他很害怕他做着梦,就被他的队友干掉。然而或许他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他的队友们既没有骂他,更没有理他,仿佛他不存在。他们也不训练了,天天坐在宿舍里玩牌,吃火锅、喝啤酒、看电视,定时拿那微薄的工资。教练去韩国“进修”, 他们没有经纪人,也没有比赛。只有吴锐很愚蠢,天天还去电脑室,他每天都要练习10个小时。他和游戏的联系,仿佛就剩下这10个小时而已了。

 

 

吴锐从电脑室回来,发现刘博扬一个人在宿舍里面看电视,吴锐已经一周没和刘博扬说过话了,他今天也没打算和刘博扬套近乎。本来他想自己躺到床上看会比赛视频,但他看到电视里播的竟然是吴灏和程茗的专访。他有点想看这个采访,但是又觉得尴尬,他刚要走,刘博扬就说:“想看你就坐着看。矫情。”

吴锐坐也不是,走也不是,干脆就站在沙发后面一起看。

吴灏的发色居然又变了,这次变成了一头蓬松的粉红色。吴锐瞬间感到自己的眼睛都要爆炸了。吴锐有一点理解了为什么吴灏现在人气会如此如日中天,这个人不仅打游戏打的好,他还稀奇,他长得好看做的事情又具有话题性。每一个战队、每一个经纪人甚至每一个粉丝每一个玩家大概都会爱死他。吴灏把一耳朵的耳饰也换了,变成了两个特别简洁的对称红水晶爱心。吴锐有点不能确认那两个耳饰到底是红水晶还是红宝石。

程茗坐在吴灏旁边,显得低调多了。他一头黑色短发,单眼皮,戴一副时下很流行的圆框金边眼镜,鼻梁又高又挺,嘴唇很薄,眼神看起来十分认真。他回答问题的风格也像他的外表一样,又官方又认真。

主持人问他们对于接下去比赛的看法,程茗回答地滴水不漏,先说说自己战队目前状态良好,又称赞称赞对手实力强劲、战术体系新颖,再代表战队向粉丝表表决心,说战队一直在专注准备比赛,争取在未来的定级赛里面拿到一个好成绩。

主持人又问好成绩是什么,程茗微微笑一下,说:“最好能拿第一名。”吴锐看着电视里程茗那微微笑着的表情,隐约觉得这个家伙搞不好以后是个大才。不仅仅只是游戏方面的。

然而程茗的稳重、成熟仿佛是为了凸显吴灏的“爆炸性”一般,他之前那么多恭维、铺垫都终结在了吴灏的一句:“我认为,没有人可以和我们争冠军。”

主持人的表情非常玩味,忙说:“看来吴灏很有自信。”

“自信?没有。我只是在说个事实。没人可以打败我们。”

“能谈谈你这么自信的原因吗?”

吴灏的眉头皱了起来:“我说了,这不是什么自信!你吃个早饭难道也要自信吗?”

隔着屏幕吴锐都能感觉到演播厅里一瞬间被这句话炸地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之中,还没等所有人缓过来,又看见吴灏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神色:“等我们战队定级赛拿了第一名,我们战队就会签吴锐。”

吴锐感到几万道闪电在那一瞬间向自己劈来。

被劈地一脸呆滞的似乎还有主持人,她精致的妆仿佛都要掉了,沉默了几秒才收敛了表情,接过了话题:“能介绍下吴锐选手吗?”

吴锐火的年代太久远了,主持也不是专业的电竞主持,不知道吴锐是十分正常的。然而毫不意外,吴灏此刻脸简直如同美艳的修罗一样,一双大眼里全是鄙夷,那眼神仿佛再说“你怎么会不知道吴锐?”又仿佛在说“你采访之前功课是怎么做的”。

漂亮的人,即使扳着脸也还是美艳。吴灏的脸经得起最高清的镜头考验,他长长的睫毛像是要飞起的蝶翼睫毛下的眼珠颜色略浅,有点灰,像冬天的雪。

吴灏拒绝回答这个问题:“我不想说。我们会拿冠军,然后我会签他。”

吴灏不仅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他还拒绝回答接下去的所有问题,后续的全部问题都只有程茗一个人回答,他就像一个人型看板一样坐在演播室里。他坐着也就算了,全程扳着脸,皱着眉,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吴锐感到自己已经全疯了,换做以前他肯定以为吴灏这个人又开始耍大牌了,然而他现在居然认为这就是吴灏。黑即是黑,白即是白,这在吴灏眼里十分分明,他不屑隐藏。吴锐想起网友的一句话“一旦接受了MagicHao的霸总设定反而会觉得他挺苏的”。苏不苏,吴锐不知道。吴锐甚至都不是很清晰“苏”到底是一个什么意思。他只是突然觉得,世界里有吴灏这么一种人在,也是一件挺神清气爽的事。吴锐又想到,孙慕阳曾经评价自己是“最惨的那种人”,他说吴锐又固执又温吞,心里有原则却又想做老好人,有目标却又无法放弃人情。

如果全世界都是自己这种怂货也未免太憋屈了,总该有些人要跳出来替大家快意恩仇的。

“挺行啊。锐哥。”刘博扬这么冷不丁地来了一句。

吴锐心里抖一下,嘴巴上憋了一会,憋出一句:“我这个名字,叫的人也挺多的。”

换来刘博扬一声冷笑:“人吴灏可是都来了,大驾光临、蓬荜生辉。”

别看刘博扬平日一副不学无术的浪荡样,用起成语还十分准确连贯。吴锐觉得无辜、无奈、无解,他自己也搞不懂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比起刘博扬受到的冲击,吴锐都觉得自己受到的是冲击波。吴锐无从辩解,从那天开始,他都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他只好说:“我也搞不懂是怎么一回事。”

刘博扬又不冷不热笑了一声算是回答,这下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只留下电视里主持人和程茗谈笑风生。

那节目直到播到即将结束吴灏都没有讲话,全程冷着脸,像一座绝美的冰雕。主持人脸上堆起基本要挂不住地笑容,说:“那,在节目的最后,我们请全联盟2最受人瞩目的ADC给大家送句祝福吧。”吴锐都从主持人的话里听见绝望。

镜头给了吴灏一个特写,吴灏的眼睛便直直地注视过去,那是一双一瞬间就可以把人牢牢抓住的眼睛。

“第一名是属于我的。”吴灏说。语气很笃定。

这可算不上是什么祝福,主持人却如释重负疯狂鼓掌,然后几乎是像抢的一样接过话头:“那么感谢今天由SST战队,我们闪耀的双子星……”

刘博扬“啪嗒”一下就把电视关了。

 

其实大家早就直到自己完蛋了。在这个地方能混出一个什么鬼名堂呢?最多就是跟自己的不熟悉的那群朋友们装个逼,说“我是打职业的。”

“职业什么啊。”朋友又问。

“联盟2职业选手。”

然后朋友们就笑笑,恭维一句:“这可真了不得,现在这个特别火。我们公司也准备弄个战队,到时候跟你们比比。”

那几个朋友的公司是做微创风投的,他们拿年薪,100万吧,后面还得加个起字。

早就完蛋了,只是谁也不想动而已。说不想动,也都是抬举,他们不想承认是因为他们动弹不得。离了这里他们住哪,每天吃什么?他们不是本地人,F市的房价非常不友好,稍微繁华一点的地方动辄2万元一平米。他们要干好几年才能买个卫生间。

他们就每天吃火锅,上淘宝买了一整箱火锅底料在宿舍里备着。有天吴锐无意间拿起包装看上面的牌号,映入眼帘三个大字“海低捞”。吴锐就又把东西放回了原位,什么也没说。因为他爱吃麻辣口味,底料花椒辣椒放了一堆,麻地他舌头几乎都要失去知觉,都是辣,辣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

又过去几天,吴锐收到一条微信,吴锐那时正吃着宵夜,韩国进口的火鸡面,辣的鼻尖都是汗,他瞥了一眼发件人,心中咯噔一声。是吴灏发来的信息。

那天吴灏要走了吴锐的电话,半个小时之后就打来了。态度嚣张强硬地要求吴锐保存好他的电话,并强制要求吴锐加他的微信。吴锐通过吴灏的手机号找到他的微信,先被吴灏的头像吓个半死,吴灏的头像居然是萧峰——那个十几年前火遍大江南北的武侠大剧《天龙八部》的男主角。剧中萧峰有情有义,对爱忠贞不渝,又心系天下苍生,然而一生波折坎坷,挚爱惨死自己掌下,他生性悲悯,以天下为己任,最后落得自尽结局。算是一个全然的悲剧英雄。接着吴锐又看吴灏的签名,简直两眼一黑,只见签名上写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吴锐惊呆了,他想,吴灏真是超级大奇葩呀!可他又觉得这个吴灏有那么点可爱。

他们互相通过了好友之后,便彼此没再说过一句话。吴灏没主动找过吴锐,吴锐又觉得自己开腔,怎么都有点尴尬。

吴锐没想到这个点吴灏会发来信息,他又往嘴里扒了几口面,拿着左手点开了信息。

第一条信息是一张电竞新闻截图,大标题写着“SST战队小组赛0败绩一穿三,提前锁定半决赛席位”。第二条信息就简洁多了,就三个字加一个问号“签不签?”。

吴锐拿着手机,寻时思这么回复的时候,对方又发来一张新闻截图,“MagicHao疯狂五杀血虐LZ,Malika神意识仍无力回天”。

吴锐看着聊天记录里,箫峰那张一本正经又似乎有些忧郁的脸,再看看这张脸旁边的聊天内容,吴锐顿时笑得不能自己。吴锐很想回“不签”两个字,但是这两个字太短促,太刚硬,太锋利了。虽然吴灏鲁莽,但毕竟是出于好意,吴锐不想伤害这种好意,最终还只是像开玩笑一样,回了句“你们队伍还没拿到冠军呢?”

结果,吴灏令人匪夷所思地发了“……哦……”

什么“哦”?“哦”什么?吴锐感到他完完全全彻彻底底搞不懂吴灏脑子里面到底在想什么。或许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真正吃准吴灏的行为。他总给人意外,让人困惑,也让人震惊。

他像一个亮的刺眼的谜。

 

人们总是喜欢谜题,吴锐想,难怪吴灏粉丝那么多。








我小时候真的很喜欢看天龙八部……现在书架里还有一套。

 

 

 


评论(3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