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停止空想。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一线跨越(8)


吴锐一伙人和吴灏一伙人,居然、竟然、理所当然在一起撸串了。孙慕阳开心坏了,他张罗着从隔壁搬来一张油乎乎的桌子,摆三张塑料椅子,他又叫了一箱啤酒,在点菜处扯着嗓子问:“三位大明星,再加点什么不?”
这是多大一个话题?和SST的三位在役选手一起吃饭,其中两个还是人气爆棚的话题王。他想待会和这几个人一拍照,再把照片把微博上一贴,又会获得不少粉丝。
吴灏什么都没要,倒是程茗和刘志峰要了一堆东西,什么牛肉、羊肉、掌中宝,秋葵、菠菜、猪腰,他们连价格表都没看一眼,也无所谓这顿饭是到底是孙慕阳还是吴灏要掏腰包。
吴灏刚挨着吴锐坐下,孙慕阳就“哐当”一声把自己的塑料椅挪吴灏边上了。他可不会错过吴灏这位话题制造机。吴灏瞥了孙慕阳一下,什么都没说,但他秀美的脸上写满了“你干嘛”这三个大字。孙慕阳自来熟地很,他一把兜住了吴灏的肩膀,又把放在吴灏面前脏兮兮的酒杯满上:“超级~大明星,来一杯?”
吴灏皱起眉头,十分不屑:“我晚上不喝啤酒,液体面包,会胖。”
程茗和刘志峰似乎已经对吴灏的这番言论见怪不怪,倒是吴锐孙慕阳等人一脸震惊地看着吴灏。
孙慕阳感到即尴尬又新奇,心里隐约暗暗赞叹“好一个话题制造机”,他殷勤地拿了几根刚烤好的,喷喷香的牛肉摆在吴灏面前:“来点?”
吴灏面色雪般冷淡:“我晚上不吃东西。还有你不要老碰我,我很讨厌别人碰我。”
孙慕阳百折不挠、越挫越勇,他变着法子和吴灏套近乎,他觉得好玩极了。当年他爱上联盟2这款游戏,就是因为在游戏里面戏耍对手让他感到十分痛快。他能敏锐地感觉到吴灏和吴锐之间有点什么,这个谜题让他好奇,让他忍不住想捅捅口风。他知道自己有点贱,又有点八卦和求知欲。
吴锐算是松了口气,由于孙慕阳,吴灏没时间搭理他。现在他面对吴灏不自觉会紧张,那感觉有点像去医院做牙,闭着眼睛张着嘴,在黑暗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器具就会划到神经狠狠地痛一下。孙慕阳全程都围着吴灏打转,又忙着拉着吴灏、程茗、刘志峰合照。吴灏被烦的要死,本来只是面色如雪,到后来简直都像结了冰。
吴锐就缩在旁边低头吃饭也不说话,林翔靠近小声问一句:“锐哥,你啥时候和吴灏认识的啊?”
吴锐没好意思说自己是单方面强迫被“认识”的。他觉得他说出来也没人信。“有天我去看吴灏比赛……就……就那么认识了。”
“锐哥你还会专门买票去看比赛啊?你票都上哪里买?我都买不到。”林翔有点惊奇。
想来也是,吴灏打得都是甲级联赛,按现在这个趋势,连小组赛的赛场门票都是一票难求、有市无价。
“那啥,有人送我的。”
“说!是不是阳哥送你的!阳哥怎么这样啊,送你票都不送我票!”SST战队里面就数孙慕阳混得最好,林翔会这么联想也无可厚非。吴锐无从反驳,只好暧昧地笑笑。
饭吃到最后,啤酒喝了两三箱,大家都有点微醺了,除了吴灏。
吴灏一没吃东西,二没喝酒,像个仙人一样坐在撸串店里。吴锐有点醉了,就看着吴灏不停地笑。吴锐一旦有点喝醉就爱笑,见着谁都笑嘻嘻的,像捡到了什么宝贝一样。
“我以前在赛场见过吴灏,我当时还想‘哇,这哪里来的姑娘这么美’,真是,差点把我迷死过去。”吴锐说话又笑开了,吴灏就坐在吴锐手边,他们离得极近,吴锐突然就盯着吴灏的侧脸痴痴地看。然后又伸手玩弄吴灏的耳坠,还有耳坠上那闪亮亮、红彤彤的耳饰。
“真好看。”吴锐说。他醉眼迷蒙,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说吴灏的那耳饰还是说别的什么。
孙慕阳硬要拉着SST战队的人继续合照。孙慕阳那边同那几个人拉扯,吴锐这边坐在桌边傻兮兮地笑着看。孙慕阳看不下去了,说:“锐锐你倒是过来跟我们一起拍啊!你这酒量也有点太浅了吧,给你醉成这样!”
吴锐忙道:“我没醉,我没醉。你们拍就好,你们拍就好,你们都好看。上相。”
四个大男人醉醺醺地笼在一起,吴灏站他们旁边,身材精瘦,面色清冷,眉目如星,吴锐看着吴灏,想,这哪里像萧峰啊,简直就是仙子。
吴灏的视线这便同吴锐的视线对上,吴灏薄唇轻启:“锐锐,过来。”
吴锐酒瞬间褪地一干二净。他看过吴灏的个人简介,吴灏1998年生的,今年19,比他小9岁。他忍不住大喊一声:“握草,你才多大,你凭什么叫我锐锐啊!那是你能叫的吗?”
吴灏非常镇静,那种没喝酒的,绝然的镇静:“孙慕阳刚才那么叫你。你不叫那个吗?”
吴锐曾经在队内的昵称是叫锐锐没错。但是JC的队员基本都比吴锐大,只有林翔比吴锐小两岁。先不说以吴锐这年龄放在现在的电竞界得被叫一声“哥”,就光这几年他那越发充满年岁气息的样子,别人不叫他声“叔”就不错了。
孙慕阳也就是喝的有点醉了,才喊了吴锐的昵称。
锐锐?恶心谁啊。
“你既然叫这个,我为什么不能叫,孙慕阳可以这样叫你,我为什么不能叫?”吴灏走近了,他的声音又沉又利,他在逼问吴锐。他凭高视下,影子几乎都把吴锐整个人笼住了。
吴锐就觉得大脑一下就炸了,他感到血气瞬间就涌了上来,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和吴灏对视。
还没等吴锐说话,程茗倒是先行一步挤进了他们之间:“灏子别这样。”
吴灏用眼神刮了程茗一眼,程茗没有退开,静静地回看他。
“这都怎么了,都怎么了,多大事。”孙慕阳也匆忙跑过来,这局势发展轨迹实在清奇,孙慕阳简直一头雾水。“吴锐你也真是的,喝点酒就发疯。”
孙慕阳边说边扯吴锐胳膊,吴锐的火气还没去,这火气来的莫名其妙却又有迹可循。也许,他总有一天会被自己的自尊心折磨殆尽。吴灏比他小很多是没错,可是叫一句昵称怎么了?昵称不就是给人叫的吗?吴锐装傻也骗不了自己,吴灏对他有点别人没有的那种亲昵感觉。吴锐说不上来为什么,但他也不讨厌,不,说不定还有点喜欢。那可是吴灏。
吴锐又想,他和别人不一样,别人都讨厌家里有个更小的和自己抢营养,他却从小就想要个弟弟。他小时候看见别的小孩有个弟弟跟着简直羡慕地不行。他就想有个小尾巴跟着他。吃的、穿的、玩的,他会把一切最好的都给弟弟。吴灏的出现,某种程度上满足了他。当然这个念头,吴锐自己不敢说,甚至大部分时间都不敢想。
他见过吴灏的豪车,住的总统套房,他上过吴灏的粉丝俱乐部。
世界上哪有怎么怂的哥哥。换他他也不认。
气氛没有因为程茗和孙慕阳的阻拦而显得和缓一点。林翔平时斯文,看见要打架都躲得远远的,这下都过来拉着吴锐,轻声细语劝一声:“锐哥,你这是咋了。”
林翔问得好,吴锐自己都想问自己一句“这是咋了”。
程茗一直挡在吴锐和吴灏之间,他和吴灏一般高,身材也差不多,一双大手抵着吴灏的胸膛。他身上有种超越这个年龄的镇静和沉稳,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却有点残酷,他说:“灏子,他们都什么人,不值得你动手。”
电光火石之间,吴灏竟然一拳招呼在了程茗身上,程茗整个身形都被这一拳砸歪了。
吴灏说:“那你还挺值得我动手的。”他一脸肃杀,眼里都含着冷光。
孙慕阳又忍不住连说几个“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他觉得这吴灏可真是个人间珍宝,直叫他大开眼界、目瞪口呆。倒是吴锐心大,不仅没因为程茗的话生气,还帮着扶了了一把,怕程茗摔着。
这下连刘志峰都过来把吴灏架开了,刘志峰的身材大概是吴灏的两倍那么大,被他挡一下,吴灏简直都要看不见了。

这顿饭欢快开场,飓风过程,崩盘收尾。
开心的大概只有孙慕阳,他唯恐天下不乱,既看了场好戏又收获和SST的合照数张,正准备找个好时间去自己的微博上挂着。
吴锐是坐着孙慕阳那驾奔驰回去的,到了宿舍他匆匆去洗了个澡,洗掉一身酒味就窝到了自己的床上。他什么也不想看,什么也不想想,就这么躺着,像一具会呼吸的尸体。
队里其他人又在看电视,电视声音开的特别大,听声音,是在回放今天联盟半决赛的精彩时刻。电视里说“MagicHao三场比赛贡献4次三杀,他的状态简直好到变态”。
吴锐翻了个身,把脸朝向了墙壁。
没过多久,孙慕阳就来信息了,“老老实实跟哥招来,你跟吴大明星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啊,我还想问问别人是咋回事呢。”
“我看吴灏这小子对你不一般啊,他可是为了你揍了他的亲亲爱侣程茗。”
“什么亲亲爱侣?”
“网上一些小姑娘专写他们两的爱情故事,我看过几篇,写的那叫一个火辣。写的好,写的好!”
吴锐想了想今天在吴灏个人主页里面看到的爱情故事帖,心下有点了然:“那可能在那些小丫头的故事里面,我很快就要变成一个恶毒小三了。”
吴锐想,孙慕阳看到自己这句话肯定要在那头哈哈笑上许久。以前吴锐就喜欢和孙慕阳聊天,他觉得孙慕阳真的像个太阳一样,永远那么开朗那么有活力。他感到今晚他必须要和孙慕阳多聊会,他不会和孙慕阳聊那些真正苦闷的事情,他可以聊游戏聊战术,聊聊孙慕阳的小孩老婆,聊聊他的生意和像永远卖不完香蕉牛奶以及肉松饼。












要暂时告别灏灏和锐哥了……
我要专心把歆羡写完……

评论(1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