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我尚未为这个世界做出什么贡献。
“噢 朋友 为什么你”
“这座伟大而智慧的城市 雅典的子民”
“如此在意积累财富 荣耀 和声誉”
“又如此看轻智慧 真理和灵魂的提高”
“你不为此感到羞愧吗”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歆羡(12)part 3

佐助能够看到鸣人房间里的一切,通过他的摄像头。现在科技很先进,用一个手机app就可以时时监控。他把手机握在手中的时候,就像把鸣人那个又小又逼仄的房间握在手中。从细节到全局都可以被掌控。
佐助知道椿的死讯比鸣人更早,毕竟那几个追债的人是一风堂的干事,他在昨天的晚上就看到了现场照片,肮脏又昏暗的楼梯间,死去的女性惊恐地瞪着她浑浊的双眼。对于椿的死亡,他并没有什么怜悯,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鸣人会怎么想,接而他又想到椿房间里面的那些关于鸣人的照片怎么办。今天是星期五,按照椿提供情报的频率她手里会有10张以上的照片,她那里还会有鸣人每天行为的记录表。他当然不能让鸣人看到那些东西。夜半的庭院漆黑幽密,他看着庭院,冷漠地注视着黑黝黝的池塘。
第二天早上,特殊清洁队一大早便到达现场收拾椿的房子了。他的任务一方面是要把这间房间收拾地干净,更重要的是要把一切不利于“宇智波家族”的东西销毁。他们很专业,做这些事情得心应手。当然,他们不仅专业而且忠心,可以整理遗物也可以杀人,这取决于宇智波家的需求。佐助不知道到底杀害椿的凶手是谁,但是他早就预计到了椿必然死去的命运。不,或者说,每个人都是必然死去的。佐助在心里朦胧地替椿规划好了人生,以灰色产业营生的人自然要准备好其代价,他并没有自恋到认为自己可以取代宿命,他只是在加快那个进程。
鸣人当然会很伤心。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所有事情都要付出代价,就看自我如何在各种欲望里权衡罢了。佐助很早就明白了这点。
就像国际关系项目竞赛极为无聊,但他必须继续坐在会场里。因为父亲依然注重佐助的学分,佐助必须要拿各种各样的学习奖项去向父亲讨要资源和人脉。他想立刻飞奔向鸣人,他想静静地抱住鸣人,安抚他,然而他要舍弃这种心情,因为就长远来看,资源和人脉的意义,无论对自己还是对鸣人来说都更积极。
没有任何结果的安慰在佐助眼里越发变成一种愚蠢的行为,但是他知道鸣人喜欢。
有专车把佐助从比赛会场送到鸣人的住处,专车后时常备伞,佐助却不拿。淋湿自己不仅显得有诚意而且可以换取同情心。雨下入注,风如咆哮,电闪雷鸣,佐助记起儿时看过的纪录片,片中拍摄热带雨林中的蟒,在暴雨中穿行,腰身粗壮,花纹细密可怖,闪电的光总是时不时照亮上面的斑纹,斑纹便如同要活起来一般。蟒类都无毒,以毒素麻痹猎物不是他们的风格,它们总是给予猎物热烈拥抱,绞碎每一根骨头。

热开水除了烫没有任何味道。佐助喝了一口便把杯子放下来。鸣人站在一旁帮他擦拭头发,风吹着关闭的窗子都发出脆弱的呻吟。屋内的灯并不敞亮,闪电在遥远的天际划出狰狞线条。雷声很闷,像沉闷的心跳。佐助觉得这样的时刻很平静很完满,外面越是风雨大作他内心越是平稳安宁。
方才雨稍微小一点的时候,鹿丸便告辞走了。佐助欣赏奈良的眼力劲,他想他可以暂时把奈良从潜在威胁名单中调出。
鸣人从方才到现在都没说什么话,甚至连鹿丸要走,他都没有象征性地阻拦一下。佐助也想不出该说什么安慰的话语来稀释悲伤,他只是长久地拉住鸣人的手。用毛巾擦完头发后,鸣人又翻箱倒柜找到一个型号古旧的电吹风,调到柔风的档位,帮佐助把头发吹至全干。
两个人就这么并排坐着,窗外的天际依然阴霾,屋内唯有风声和雨声在盘旋。
“谢谢你帮忙请的清洁队。我想我应该没勇气去收拾椿姐的房间吧。”鸣人说道,他的声音很轻。鸣人和佐助说他看到各种各样的东西从椿的房间里被清理出来。他伸手和佐助笔画,椿的口红,各种颜色,整整一个柜子。他又说,椿姐用的最干净的那支口红是自己送的。那是一种很亮很亮的橘红色,像是朝阳的光辉。他还说椿姐有笔记本,专门用来写爱情小说,过程绮丽梦幻,却基本都以女主殒命结局。
“故事里面的女主角老是被男人骗。我以前就问椿姐,为什么她笔下的女主角总是那么惨。椿姐就会说‘因为女人在爱面前都很愚蠢’。”
佐助感觉到鸣人确实是伤心坏了。
鸣人终于向佐助打开了话匣。他像突然开始拼一面自己从不愿意拼的拼图,这个拼图关于他的童年、他的母亲、母亲的去世、他到处务工、受人冷眼、他看着椿受折磨却无能为力。他说到最后近乎声嘶力竭,他半瘫在佐助的怀抱中,一边哭泣一边自责,他一遍一遍对佐助说“我好没用”。
佐助紧紧地抱着鸣人,他感到鸣人正在被回忆这条巨蟒一点一点地绞碎。他清楚冷静地知道,现在他所能做的就是张开自己的怀抱。
鸣人在其他人面前佯装的面具,只会在自己面前破碎,佐助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他收紧自己的怀抱,加强了力量,他轻吻鸣人的头发。鸣人到最后已经不知道能说什么,他把头枕在佐助的肩膀上,闭着眼睛,像要把整个人都缩在佐助的怀抱里一样。佐助当然也不会拒绝他。
雨幕如织,这间又小又破的房间被雨水包围有如一个破陋的巢穴,闪电、风声、雷声就如同摇篮曲。佐助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宁。











我个人是非常喜欢看各种蛇蟒的。而且南方多蛇类。每次去动物园都要专门在爬行动物馆看上很久……所以我觉得我大概比较适合蛇院(?????)

评论(23)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