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停止空想。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一线跨越(09)

09
吴锐迷迷糊糊的醒了,他是被手机震醒的。他倒在床上仔细思考了一下今天到底是星期几,而后他确定了今天是星期六,今天将举行联盟2这个赛季的第一场决赛。手机一直在床上嗡嗡嗡地吵闹,吴锐低头一看,是吴灏这个祖宗。他不敢怠慢,赶快按下接通键,就听见手机那头吴灏气势汹汹地问:“你到哪了?我在场馆没看见你!”
吴锐心想,下午2点开始的比赛,我早上九点多就到场馆,我是有病吗?
不等吴锐回答,吴灏又接着说:“我的粉丝都来了!”
吴锐心里叹了口气,欲哭无泪,想,我也不是你粉丝啊?我干嘛要和你的粉丝团待一块。但最近吴锐似乎渐渐开始对吴灏这种性格有点免疫了,他甚至癫狂地觉得,如果吴灏是个女孩子的话,这种小脾气还挺可爱的。

吴灏是在一周前送来门票的。
在撸串摊和SST战队的3个队员发生那场闹剧后的第三天,吴锐陪着林翔在F市的各个景点逛,F市中等大小,老城区年代久远,倒是有很多景观。刚来F市的时候,吴锐也很喜欢,时日旧了也就有点厌了。吴锐尽职当导游当了一整天,陪吃陪喝陪逛,晚上又抓了孙慕阳出来胡吃海喝了一顿。那顿没了别人搅合,吃得非常开心。晚上吴锐喝了不少,当然啤酒醒的快,吴锐走到宿舍附近的那条小巷的时候酒基本都已经褪地差不多了。在昏暗的路灯下,吴锐远远就看见一辆红色特斯拉跑车,他活到现在也只见过一个人有这种车。吴锐隐约猜到了这车是谁的。他的本能想掉头就走,可是又觉得“凭什么是我要走啊?”,内心纠结着纠结着就走到了跑车前面。
果然吴锐一靠近跑车,车窗就拉下来了,黑漆漆的车里坐着一个美男子。吴灏什么都没说,连看都没看吴锐,只是用修长的手指夹着,从里面递出来三张票。
吴锐瞥了一眼票面,是定级赛决赛的现场门票。决赛的门票在两个月前已经开售了,上架5分钟不到便被抢购一空。那是可以容纳1万人的大场馆,吴锐连最角落的位置也抢不到。说实话,吴锐现在还是有点在赌气,然而这一点小小的感情抵抗不住决赛现场门票的诱惑。他在看票面的时候还非常不争气地看了下位置,位置在场馆的正中,可以很容易抬头看比赛的现场视频,算是现场观看比赛最黄金的几排位置。
吴锐默默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手却很小心翼翼,甚至都有点“狗腿”意味地接过了门票,虽然姿态狗腿,吴锐道谢的时候确实是很诚恳的,他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在现场看过比赛了,他是真的想去。
吴灏依旧没讲话,也依然没转过头来看吴锐。好像他赌气赌地比吴锐更厉害,他的侧脸甚至比正脸更为精致,他面色极冷极酷,像在演偶像剧一样点了点头。随后车窗便拉上去了,吴锐出于礼貌站着等车开走。车却一直没走,昏黄的路灯照得整个小巷更小更窄,这辆跑车在这里显得格外格格不入。车一直没启动,吴锐正纳闷着的时候,车窗又拉了下来,这回车里倒是开灯了。吴灏那张漂亮的脸沐浴在灯光下。在亮堂的车里飘来又轻又快又小声的两个字:“锐哥……”
“啊?”吴锐发出了毫无意义的音节。这个音节根本不足以解释他心里几乎像是有成群的烟花炸开,噼里啪啦地震耳欲聋,声音又响颜色又亮。吴锐站在这条安静的小巷里被震地一阵耳鸣。“什么,你说什么?”
然而吴灏没有给吴锐任何继续询问的机会,车一下子就发动了,毫无疑问这是一辆超跑,启动速度极快,吴锐还在被震地发蒙发傻的状态里,车已经绝尘而去,驶出小巷了。

“锐锐,我觉得这事不简单。你信不信?我觉得你要起飞了。这灏神,真是360度变着法子在跟你道歉啊。那是谁,那可是灏——神——MagicHao,你懂不懂我把那天晚上我们的合照Po到我的主页和微博上,我涨了多少粉丝?一晚上涨1万!1万,这是一个什么概念!而且我看了下,好多妹子!这么一想我的香蕉牛奶……”
吴锐坐在副座,听着孙慕阳喋喋不休。吴锐在得到票的当晚就把这事告诉了孙慕阳。吴灏给了三张票,时间又刚好,吴锐就邀请孙慕阳和还在F市呆着的林翔一起去看比赛。一周前孙慕阳就在说吴锐要起飞,自己粉丝因为po了合照涨了好多,一周之后孙慕阳居然还在说。“因为涨粉还没有停止啊,就因为几张照片!”孙慕阳的热情丝毫不减。“我真的是爱死灏神了。”
“你那么爱他,就是你今天9点就来接我的原因?你有好好看票上面写1点开始检票吧……”吴锐深深叹了一口气。周六的一大早就被吴灏一通电话吵醒,没到9点,孙慕阳又开到宿舍门口狂摁喇叭,要带吴锐一起去比赛会场。吴锐心里原本非常期待能在现场看决赛,而他现在却有种决赛绑架了全世界硬要自己去看的错觉。本来吴锐计划好中午三个人一起吃个午饭,大概在1点左右到达现场,他真是一点都没想到刚刚9点他就已经坐在了去往场馆的路上了。
林翔坐在后座笑眯眯地附和孙慕阳:“没想到是吴灏送锐哥的票啊。早点去看看SST战队的准备状态也很好啊。”
“对啊对啊,我还可以排照片、录视频,预计又有一波涨粉。吴锐,你是不懂哥的苦啊,哥要养家的好不好,我们这种做直播的最怕过气了,而且说实话,联盟2还能红多久,我还能红多久,谁知道?你以前不也是看星际出来的吗,你看看现在还有谁看星际。星际连比赛都要没有了。所以趁着这一波,能赚我们得赶快赚。”
林翔又附和了:“对啊对啊,阳哥说的在理。”
孙慕阳说话都是笑的,嘴角也是、眼也是,他开车很快又很稳,他注视着远处的路况,眼神里却只有务实。吴锐觉得自己早该知道,孙慕阳告诉自己直播是请人代打的时候,孙慕阳已经完全蜕变成一个商人了。他先一步走向了更真实的生活。这当然没有什么错,甚至吴锐都觉得自己才是错的,自己每年一到春节都感到难熬,他想回家却又不想回家。每次坐火车回家,在车上的时间,从车站走到家门口的时间,站在家门口等待母亲开门的时间,一分一秒,都是煎熬。他尚未为人父,他只是为人子都已经这么难了。
“吴锐,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和灏神说说,什么时候来我直播间一起打直播?林翔也来。我们可以一起,三排,怎么样?”车快开到会场的时候,孙慕阳聊着聊着,就聊出了这么一句。
吴锐还没消化完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林翔从后排座位巴拉上来,脸塞在驾驶位和附驾之间:“是呗,锐哥你和吴灏说说嘛。我们搞直播都这样,还是要抱抱团,弄个圈子,你不混圈,谁知道你啊。打得再好都没用,渠道非常重要的。像我这样,要是没有阳哥帮扶下,真是连饭都要没得吃。”
吴锐真没觉得自己在吴灏那里有什么特权,虽然他能感觉到吴灏对他有种说不出原因的亲昵,他却不怎么愿意利用这种亲昵。可是他似乎也没办法拒绝孙慕阳和林翔,这么多年兄弟,话都说到“不知道还能红多久”这种程度了,吴锐怎么能说一句“不行”呢。吴锐只能支吾一声:“那我问问他吧。”
孙慕阳回头看着吴锐:“就这么答应了?为难的话,你不答应也行的。不是什么大事。”
吴锐像说给孙慕阳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一样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他自己也打直播,他自己决定来不来,我就是问问。没别的。”

开了一个小时的车,三人终于到了场馆。就像吴灏在电话里说的,虽然离比赛开始还有很长的时间,但是场馆外围已经被各种各样的人包围住了。气氛火热,甚至都像已经开启了某些活动。场馆外各个战队都有自己的门面摊卖战队的周边,也有北狐工作室官方的周边商店,观众们这一堆、那一堆聚集着热热闹闹的、喜气洋洋的。说笑声、打闹声充斥了整个空间,吴锐刚到光呼吸几口空气,都能嗅到满鼻腔的火热的气味。每个人都像是过节一样。这样的气氛也感染了吴锐,虽然他方才还在抱怨着被打扰清梦,一大早就来场馆,但此时此刻他的内心也忍不住随着火热起来。他甚至忍不住想,管联盟2到底能火几年呢,人只有此刻,只有现在!
原来JC队里最喜欢看现场比赛的是ADC位置的李云流,他经常和吴锐说,打比赛不为别的就是快乐。李云流是吴锐见过的最享受比赛的人,他喜欢赛场、只要不是JC的比赛,李云流几乎都回去现场观赛。他老和吴锐说:“你看,你就像沉在人们快乐的海洋里面。”
吴锐突然好想和李云流发发微信,告诉他,自己现在居然也很快乐。虽然好像这么说,本身就似乎有点悲情。
“要是云流在,他肯定很喜欢。”孙慕阳说。“云流最喜欢这样了。”
虽然场馆外很热闹,吴锐却没有逛太久,他只是忍不住溜到SST的展位前面,在里三层外三层的粉丝包围圈中看了几眼吴灏的超大海报,有瞄了几下正面印着吴灏照片,背面印着SST队徽图像的钥匙扣。他有点好奇,又有点骄傲,当然这骄傲哪里来的,吴锐自己也说不上来。估摸着,吴灏叫吴锐一声“锐哥”,吴锐便真的暗暗把自己当成是一个哥哥了。
吴锐挤得不凶,很快就被一个堪比硬汉的女粉丝给挤出了包围圈外,他退了几步,就看见远处一个大高个戴着墨镜口罩在冲自己招手。大高个旁边还站着笑嘻嘻的孙慕阳和林翔。吴锐瞬间就知道大高个是谁了。
他走进了才发现,大高个今天的头发居然是半边粉半边白的,墨镜和口罩把他只有巴掌大的脸包的严严实实,露出两边的耳朵上挂着成排的别针样式耳饰。
“锐哥……”在口罩的背后发出一声细小的几乎像是蛛丝一样的声音,但是这声音虽然小,也足够站在旁边的孙慕阳和林翔听见了。几乎是“唰”地一下,两个人眼神飞快地瞥了一眼吴灏,又直直地刺向了吴锐。个子高大醒目的吴灏却对旁人的目光浑然未觉,他后面说出来的话,倒是中气十足:“你怎么来的这么迟!有没有时间观念?我早上8点就给你打电话了!”
吴锐心想,你可真没把我当哥。他想完,又忍不住解释几句。就被吴灏一句:“迟到没有借口!”给堵得严严实实。甚至连不明情况的孙慕阳和林翔都帮起腔来:“吴锐你和人约好了时间怎么能迟到呢?”
“我……我没……”吴锐百口莫辩。
他能说什么呢,票还都是人家给的。吴灏带他们提前进场,带他们参观后台,还带他们去SST的训练室。吴锐想说一百遍“谁跟他约了时间了啊”,却只能憋着。谁叫他现在还在和SST战队的队员一起吃午饭呢。

评论(1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