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停止空想。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一线跨越(10)part 2

吃完午饭后吴锐抢着收拾垃圾,他和SST的辅助陈夕一起拎着大包小包垃圾袋往场馆的背后走。陈夕身型比吴锐高大的多,虽然年纪小,站在一旁却有种微妙的压迫感。陈夕看起来大概也就十七、八岁,他逆光站着,仿佛把阴影都投射到了吴锐的身上:“吴锐前辈前几年的比赛真的很亮眼。一开始我加入SST战队的时候,教练让我打辅助位置,我不愿意。大家都知道辅助,又累活又多,控制视野、保护射手,做的好事应该的,做不好就会被骂。而且即使你做的再好又怎么样呢,观众谁能记住你。后来,有人给我看了前辈的比赛视频……”陈夕说道这里停了下来。现在的场面似乎有点奇异,他们正站在场馆的后门,没什么人,离进场时间已经接近了,大部分的观众都在正门排队。“我是看了前辈的比赛视频,才下定决心打辅助的。我……我也想赢,我也想证明自己,我是不会输给前辈的!”陈夕是真的年轻,他唇边新长出的胡子似乎都还是软的。他有一头现在时下高中男生流行的厚刘海发型,他的眼睛几乎是藏在刘海下的,在刘海之后闪烁着,有些看不清晰。

吴锐没做好准备,他只是想来帮忙倒个垃圾,免得自己显得太像个混饭吃的不速之客。他没想到会得到SST战队现役辅助的宣战。吴锐前些年也被宣战过,那时他们的游戏圈还不像现在这么大,那时这个圈子也没有“反派”、“人渣”,大家就像一群学生参加学校的篮球比赛一样,单纯、天真。大家的宣战像开玩笑,却又不像,他们把这些宣战贴子、言论挂在联盟2的游戏论坛里面。吴锐是过来人了。他第一次被宣战的时候,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内心却是嘲讽的,他正处在上升期,几个辅助角色玩得风生水起,谁他都有点看不上,他表面谦逊,内心不屑,当然最后这个圈子是分水轮流转的。后来那些想要挑战他的人在舞台上和SST战队掰手腕,而他甚至都不是坐在替补席上,而是坐在电视机前面。

吴锐看陈夕,自己大概比面前这个男孩大了十岁。他太小了,虽然他似乎缺少了点顶尖的天才选手需要的灵气,但如果他一直在SST战队,保持继续参加这种高规格的比赛,吴锐可以想象这个男孩未来也肯定是个明星选手。

但是无论如何,吴锐心存敬意地收下了陈夕的宣战。

 

吴锐倒完垃圾,在场馆里陪孙慕阳逛荡了一会,拍了照片,又去了个洗手间。他回到座位的时候,比赛的ban Pick环节以及开始了。吴锐经过一群群SST战队的粉丝群。他看那群粉丝群里面居然有很多女孩子,年龄不大,一副青春昂扬的样子,一水的穿着短裤短裙,大腿露在外面,又白又细。她们笼着腿坐着,脸上画着有点夸张的装,印着SST战队的队标,手中举着各式各样的海报、灯牌。吴锐惊奇的发现,SST上单刘志峰人气也很高。有些粉丝在画板上画一憨态可掬的小胖子,小胖子一手抓啤酒,一手抓几根串儿,旁边用秀气的字写着:“刘胖胖有女友算我输。”

“时代不一样了。”孙慕阳说,他手里还抓着三大包麦当劳薯条,像只仓鼠一样一根一根把薯条往自己的嘴巴里塞。“现在玩联盟2的女孩特别多。”

吴锐再一次感叹生不逢时:“我们那时候,满会场大老爷们,能来个女的都能上头条。”

“可不呗。你看我那直播没,我简直就是女孩之友,我现在每周二,都专门为女性玩家服务,交他们怎么玩英雄。这选着教的英雄,得选的有技巧。专门要选那种操作不太复杂的,靠点战局意识的辅助。女观众最喜欢玩法师啊、辅助什么的了,手又不太巧。”孙慕阳嘴里还塞着薯条,鼓囊囊的,一眼扫过来,眼神里有着些戏谑般的惋惜:“吴锐你说你,你要是做直播,专门教这种辅助英雄,哎哟,我都能想象你女粉千千万啊。而且我跟你讲,这种女粉丝最爱买零食什么的了,零食是易耗品,比卖个配件啥的赚多了!”

面对孙慕阳的恨铁不成钢,吴锐心里很平静。Ban Pick的第一阶段已经结束了,和SST对阵争夺决冠亚军席位的NT战队在第一轮的英雄禁用中全方位地针对吴灏,三个英雄禁用全部选择了吴灏的拿手英雄。还没开始正式比赛,赛场里已经因为这种Ban Pick选择掀起了一整小小的高潮,观众们呐喊,吹着口哨,敲着充气棒,晃动着念着小灯珠的手牌。

这就是吴灏。吴锐想。他是第一次在现场看吴灏比赛,他感受到了吴灏作为选手对于其他人的压迫,他不仅在英雄的操作技巧上压迫对线的敌队选手,他甚至会在战术上压迫到对面的英雄选择空间。他的存在,仅仅从侧面看去,就对整个比赛都具有举足轻重的控制力。

SST的粉丝很大一部分也是吴灏的粉丝,吴锐已经感觉到他被各种呼喊“灏神”的声浪紧紧地包围住了。

在这群浩荡的声浪中只听解说扬起了声线:“吴灏选好英雄了!是暗影猎手!”人群又爆出一整欢呼,尖叫。解说的声音就浮在这些欢呼声和尖叫声里面:“我也像现场的观众一样!兴奋!说真的,我特别喜欢这种选手,大家都知道暗影猎手因为版本的改动、更迭,现在是一个不太适合比赛、不太适合版本的英雄了,基本也不会出现在比赛赛场。但是,吴灏的招牌英雄。他就是敢拿,这种有冲劲、有自信的选手,我个人特别喜欢,你敢放我成名英雄,我就敢拿。虽然很多人说大比赛啊,要稳一点什么的,但是这种有杀气的选手,我想大家都喜欢。能吃肉为什么要吃草,大家说,对不对!”解说说道最后,话费一转,问向这坐得满满当当的观众席。瞬间,这容纳一万人的场馆沸腾了。亮眼的场馆灯光在场馆的穹顶上投射出星星纹样,人群中闪烁着灯牌和荧光棒,观众的呼喊在这个空间里几乎都变成了金色的烟气。坐在吴锐身边一个瘦瘦小小,戴着眼镜的女孩子几乎都要跳起来,吴锐听到这个女孩声嘶力竭地喊“对——!灏神——最——棒——了!!”喊到最后吴锐甚至都能听到女孩的破音。

吴锐看着女孩那身影,看着她奋力地抖动自己手中的荧光棒,那亮黄色的细细棒子,在空中被急速地甩来甩去,划出金色的、烟火般的光影。吴锐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身子像有了自我意识一样站起来,他挥舞着自己的胳膊,他听见自己大喊:“对——!”

坐在旁边的那个瘦小女孩都被吴锐吓了一跳,她说:“诶!你也是灏神的粉丝吗?男粉?中年男粉?”

被称为“中年男粉”让吴锐下意识地愣了一下,女孩却以为他没听清,毕竟会场这么吵,他们都像在海里。她脸颊因为激动而微微发红,眼睛湿润闪亮,她扯着已经沙哑的嗓子大声重复了一遍:“你也是吴灏的粉丝吗?”

吴锐这次没有犹豫、没有愣神、非常干脆:“是啊!”









评论(1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