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我尚未为这个世界做出什么贡献。
“噢 朋友 为什么你”
“这座伟大而智慧的城市 雅典的子民”
“如此在意积累财富 荣耀 和声誉”
“又如此看轻智慧 真理和灵魂的提高”
“你不为此感到羞愧吗”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自由循环(1)

 

Fate背景paro

Assassin佐助   X   Master鸣人


1、

鸣人在烟雾里咳嗽,咳得厉害,烟雾是如此刺鼻、呛人。他没有想到在自家的卧室里面会腾起烟雾……不,现在不是想烟雾问题的时候,有另外的、更重要的问题要考虑。漩涡鸣人,今天刚好16岁,他和朋友在外面的小餐馆庆祝完生日回家,没想到在家等待他的却是一个杀手。说是杀手,却并没有立刻要了鸣人的命。那个杀手大摇大摆地立在鸣人的房间里,像是欣赏着窗外的夜景一样,一点也不急。

“哎呀哎呀,我的master告诉我,你就是最后一个master,虽然我从你身上感受不到一点魔力的气息。”那个人穿着一身华丽的衣饰,装扮十分复古,身型却十分高大,他转过身来的时候,鸣人看到了他眼睛周围居然像是镶了宝石一样闪亮。鸣人从看到他的脸开始,便感到四肢像不是自己的了一般,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站立在房间里的,他无法发出声音,也做不到别开视线。他就像被某种力量硬生生地扯着眼皮,扼住脖子,硬是要求他注视面前这个高大而怪异的男人一般。

“啧啧啧,别做无谓的挣扎。年轻的羔羊。你,的的确确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的魔力能够逃过我的眼睛。杀死一个无辜的人,我是不愿意的。但是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作为一个英灵之前,我在现界的身份先是一个从者。作为从者,我只要服从主人的命令就好。”

高大的男人慢慢地走向了鸣人,鸣人动弹不得,就算没有这诡谲的限制,鸣人觉得自己大概也无法说出任何一句话吧。太过于震惊以至于此刻他的大脑早就停摆了。怎么回事?我在做梦吗?鸣人不停地在心中询问自己,却一点答案也没有。男人越靠越近,最后近到几乎都要贴到鸣人身上去的距离。从这个距离,鸣人能看清男人的眼眶旁边果然是一圈连着一圈颜色各异的宝石。男人没有呼吸,但是他说话却清晰得很,语调很舒缓、很悠长:“作为对无辜者的仁慈,我决定让你自己选择怎么死去。也可以选择从身体内部爆炸出宝石这种特别华丽的死法哦~只要不要太为难我,太血腥的我都会满足你哟。”男人微笑起来,眼睛微微眯起,半边一圈宝石甚至都荡出一层像是地狱的火焰一样的光芒。

太超现实了,鸣人用尽了全身力气,甚至憋红了脸,背后攀附了薄薄一层汗,却连一个音节的发出来。什么从者、英灵、master,这都是什么东西?然而鸣人在感到荒谬到近乎可笑的同时,还敏锐的感觉到了锋利的恐惧,这恐惧源自于本能,他的身子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面前这个男人,高大、怪异,态度友好,全程都带着笑容,然而鸣人近乎直觉地知道,这个人是个杀手,接下去他眼皮都不会眨一下就会取下自己性命。

然而……该做什么好,能做什么才好?鸣人甚至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然而身子却依然定在那里,如同一尊石雕一样,纹丝不动。那么一瞬间,就一个小小的瞬间,鸣人近乎是带着绝望地想——能不能有谁来救救自己。

可是谁能来?鸣人都感到自己用的力量都要从自己的体内炸开了,依然没办法说出一个字,更不要说高声呼救了。

“怎么了?小羔羊?没有什么喜欢的死法吗?没关系,我最喜欢的一种死法,你肯定也喜欢。就是,宝石喷泉。很华丽地哦,那些红的蓝的黄的宝石从你的眼珠里面、嘴里、指甲里面喷出来。然后‘砰’地一声,你就变成一堆宝石哦。”

男人的手抚摸上了鸣人的脸颊,鸣人虽无法移动但感觉却并未丧失,抚摸他脸颊的手有一种宝石一样的、死一样的冰冷。

可笑的是,鸣人害怕到近乎哆嗦,他的身体任然一动不动,他甚至都能嗅到那种味道,死亡逼近的味道,有一种潮湿的、像是被雨浇透的苔藓、地衣一样的腥气。鸣人连闭上眼都做不到,他的视线里充满了那个男人眼眶旁那镶嵌进肉里的,一圈圈的,各种形状、颜色的宝石。他甚至荒诞地想,这些宝石是不是也是某些爆体而亡的人留下的,而自己死之后,产生的宝石是不是也会变成上面的某一科。

死亡的气味更加迫近了,甚至连窗外吹进来的风、流进来的月光都有血的滋味。

——“谁来,救救我”。

鸣人第二遍在自己的心里呼喊到,其实他这么想,真的仅仅像是意识的一种余波,他所有的意识几乎都被即将面临死亡的恐惧占据了。

猛然,地上瞬间蹿升起了灰红相见的烟气,那些烟雾犹如无数条巨蟒一样狠狠地插进了鸣人与那个诡异的男人之间。整个空间被一股血的腥味、雨的潮湿气味统治。男人竟然被这看似毫无力道的烟雾撞退了好几步。烟雾却没有停止,它们如群蛇狂舞一般在鸣人不大的卧室之中大张巨口,吐着信子。

鸣人感到身上顿然一松,他一下子跌坐在地板上,急促地大口呼吸,又立刻被满屋子刺鼻的烟雾呛得不停地咳嗽。烟雾围绕着高大怪异的男人,灰红色泽在雾气上流动,显得这雾气更加危险可怖。在这可怖之中,鸣人听到有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了。那声音如绸布、丝绒般优美、平顺,声调却低沉、阴冷:“你下次再对我的Master做这种事的话,我会把你脸上的宝石一颗一颗薅出来,再从你的眼珠里面塞进去还给你的,Caster。”

充满余裕的微笑终于从那名被称为Caster男人的脸上消逝了,他换上了不耐的神情:“什么啊!Master的情报有误吗?不是说这个小羊羔还没有从者?”

面对Caster的询问,男声却如同消失了一样,取而代之的是空气中的烟气渐渐幻化成了实体,那是一条一条身型硕大的毒蛇,灰红相间的纹理全都在象牙白色的月光下扭曲,仿佛连纹路都要吃人。它们张开的巨口中毒牙里全蓄着毒汁,有几滴滴落在房间的石头地板上,瞬间就把地板熔了个洞。

“别这样~别这样~我今天呢,只是来看下小羊羔的。我没有意思和从者正式起冲突。”Caster一边说着一边往窗边退去。只见他突然像鸟一样轻盈直接翻出窗子,他那华丽的,上面绣满了金银丝线,缀满了宝石的袍子在空中如翅膀一样张开。他就这样悬浮在了半空中:“哎呀呀可吓死我了,从者你是真的想杀了我吗?但是不华丽的战斗我是不会参与的哦,期待与你们下次再见啦,我现在可要回去好好教训一下我那个不靠谱的Master了。”

鸣人目光呆滞地坐在地上,看Caster那个家伙飞走,他看了好几眼,他才确定那个人的确是“飞”走的。他双手死命地捏着自己的大腿,疼痛一波波袭来,然而这个噩梦并没有醒。

那几只巨蛇变成了烟气随后消失,空气中依然存在着血的腥味和雨水的气息。在烟气和气息萦绕间,站着和刚才那个Caster全然不同的男人。Caster无疑是华丽到荒唐的,对比之下面前这个男人就显得有点太沧桑而低调了。男人大概30岁左右的外表,一头黑色的头发不算长,却蓄起了左边的刘海遮住了左眼。他的全身笼罩在一件深灰色的披风之下。鸣人看向他的时候,发现男人也正看着自己。男人的眼睛黑而深邃,鸣人呆呆看着,一瞬间,居然感到脑中一片空白,然而这种空白却让鸣人感到舒服而安宁。

面对着呆呆的鸣人,男人说:“Master,你再这样捏自己的大腿也不会有什么效果的。这就是现实。”

不不不,这算哪门子恐怖片的现实啊!

然而不等鸣人反驳,那个男人又他顺滑优美的声线接着说:“从者,职阶Assassin前来报道。”






——————————————————————

玩了一段FGO之后入坑了动画……买的小说也在来的路上了。突然大晚上开了一个脑洞,就用Fate的世界观paro来写佐鸣了。因为是佐鸣的故事,里面的英灵应该是不会出现Fate的人物的。如果有啥bug请原谅我这个萌新……最后不要期待更新速度,虽然第二话应该明早就会写了=  =


另外虽然Assassin这个职阶是最弱的=  =但是我觉得忍者就是这个职阶的代言人呀。再加上我们老助那日天日地的能力,职阶什么的才束缚不了他护妻的心(不。)

评论(30)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