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我尚未为这个世界做出什么贡献。
“噢 朋友 为什么你”
“这座伟大而智慧的城市 雅典的子民”
“如此在意积累财富 荣耀 和声誉”
“又如此看轻智慧 真理和灵魂的提高”
“你不为此感到羞愧吗”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自由循环(2)

2、

漩涡鸣人面如死灰地坐在床上迎接自己16岁的生日。窗边站着自称为Assassin的男人,而这个男人似乎也不打算对面前的局面做更多的解释。他的目光和窗外的月光一起垂向地面,他的沉默如同窗外的黑夜。如果鸣人什么都不打算问的话,这个男人似乎也不打算开口。鸣人深深叹了一口气:“所以。我现在还有办法退出这个什么鬼圣杯战争吗?”

Assassin抬起眼睛来看鸣人,他看了好一会,才回答:“没有办法。按照以往的经验,即使Master自己放弃圣杯战争的参赛权,最后也得不到什么好结局。”

“这群人脑子是有病吗?啊?还有这个什么破!圣!杯啊!真的会给别人带来幸福才有鬼吧!几个所谓的Ma,Master之间杀来杀去,最后赢得那个人才能取得圣杯,这有什么意思啊?我不想要什么圣杯,我想实现的梦想,我要靠自己的力量实现!”

鸣人在男人面前几乎急得跳脚,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男生而已,也许他做过拯救世界的梦,却也不想真的变成所谓的“漫画男主角”这样的角色。而且面前这个长得相当英俊的男人已经告诉他了,参加圣杯战争的结果只有两种,要么获得胜利得到圣杯,要么死。鸣人不认为这个男人在骗他,太荒谬的谎言根本没有说的必要。而且刚才出现在自己房间里面的Caster,那些“魔术”,切切实实地让鸣人感受到自己确实被卷入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里面去了。Assassin对于面前男孩的焦躁不为所动,他一直沉默到这个男孩发完脾气,才缓缓地走到男孩面前。Assassin比鸣人高得多,他俯视坐在床上的少年,少年一头金色的头发,碧蓝的眼睛都沐浴在屋内暖黄色的光中。

“是圣杯选择了你,Master。没人能拒绝圣杯的选择,你手背上的三划令咒,就是你作为Master的证据。但我看你似乎对圣杯战争完全不了解。如果你想继续活命的话,你还是听听我的讲解比较好?”Assassin说话的声音很沉稳,他的眼神也平静有力。鸣人自己也觉得奇怪,他总是忍不住去信面前这个人,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但他依然觉得面前这个男人似曾相识。无论是他那平静冷然又坚定的态度,还是那看起来坚毅沉稳的眼神,鸣人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Assassin在鸣人面前坐下,语速平缓地跟鸣人讲解圣杯战争,英灵,职阶,Master,继而讲到魔术回路,魔力供给等等知识。鸣人听得目瞪口呆,云里雾里。

“你作为英灵现世,有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吗?Assassin。”听到最后,鸣人忍不住问道。毕竟自己一看就不是会赢得圣杯战争的家伙,英灵也并非是自愿被自己召唤出来的吧,只能算是这个Assassin运气不好碰到了。但是无论如何,鸣人想,是这个男人救了自己的命。

Assassin又在看鸣人,似乎在这不长的时间里,他总是在注视甚至可以说是凝视着鸣人。鸣人看不见他的左眼,却依然可以感受到来自左眼的视线。

“我有……自己想实现的愿望。”Assassin说。“为什么圣杯……又选择了你。”

“什么?”

Assassin却不再说话了,他拉开了和鸣人的距离,靠着窗子站着。

“我先说明白哦。虽然很抱歉,跟着我的话,你多半没法拿到这个圣杯吧。我懂啦我懂啦,你也很倒霉,也不是你自愿被我召唤出来的……什么破圣杯啊。”

这次Assassin终于没有在看着鸣人了,月色包裹住他深灰色的披风,他像是漫不经心地伸出自己的手像是要接住这月色:“的确。你身上几乎没有任何魔力。也几乎没有做为魔术师的资格。但是……这也是我愿望的一部分。”

鸣人这次连“什么”都放弃去问了,面前这个家伙神秘兮兮的,但确确实实似乎是想保护自己的。甚至连鸣人窝进被子之后,Assassin还慢慢地说:“你可以安心睡觉,我会一直在这里警戒的。”

鸣人在被子里翻来覆去了半天,他这下放松下来才感到全身上下哪都疼的厉害,关节更像是被什么力量狠狠地扯过。啊,要说是什么力量的话,应该就是“魔术”吧。莫名其妙、不可理喻,太过于荒诞了,鸣人还没办法完全从冲击中恢复过来。他忍不住心里抱怨“这样的冲击之下,要人怎么睡得着啊”。然而就在这抱怨之后没多久,他却真的睡着了,甚至都打起了小小的呼噜。

 

他做了个梦。鸣人梦见了圣杯。说来也怪,他第一眼就确定“那玩意儿”是圣杯。和人们口中说的,会给满足人们愿望,金光闪闪的圣杯不同,鸣人确定,那个恶心的洞口就是圣杯。周围的一切都燃烧了起来,简直就如同身处烈焰地狱一般的光景,洞口中不停滴落着红色的、腥臭的血一样的东西。而鸣人发现了,自己正躺在这燃烧着的血泊里。断肢残腿像是水流一样,从自己的身侧流过。身体正在渐渐锈蚀熔解,血流冲过鸣人的皮肤,鸣人都能嗅到自己被腐蚀的那种臭味。

“鸣人!!鸣人!!!”他听见梦中有人喊着自己名字。吃力地转动了视线,就看见火焰中远远冲出来一个人影。人影就是人影,面目模糊不清。这个黑黝黝的,甚至都有点看不出人形的家伙跑到了鸣人的身边。鸣人感到自己的身子被人抱了起来,从那血流中挣脱的自己,仿佛整面背部的皮肤都被血流撕扯下来一般痛地钻心。然而那个人影的怀抱是温暖的,带着黑夜的温度,紧紧地包裹住了鸣人。

鸣人,鸣人。人影不停不停地重复着鸣人的名字。

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我会向圣杯许愿让你没事的!那个人影又这么说道。

为什么要向圣杯这么无趣的东西许愿啊。即使在做梦,鸣人却忍不住这么想。自己的梦想靠自己的力量去实现吧。

但是梦中的鸣人只能如同一具尸体一样软在人影的怀里。人影紧紧地、紧紧地抱住鸣人的身躯,那种力度,甚至梦的外侧都能够感知。

鸣人在床上挣扎了半天,他几乎要喘不过气,终于凑够了力量猛地张开眼睛,就看见了Assassin凑得很近的脸。

“咳咳咳……”鸣人被吓得一口气没咽下去。凑近了看,这个Assassin的确是个面容端正的美男子。

“我看你似乎很难受,就把你摇醒了。”

已经是早上了,天色大亮,日光利剑一样插进屋里。

鸣人全身跟散了架一样,连爬起来都需要半天。鸣人的父母常年在国外工作,日常都是鸣人自己在打理,虽然经常迟到,但是鸣人基本没有翘过课。鸣人像半死了一样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最后还是给班主任发了一条信息请了假。上课?饶了他吧,他就从卧室走到客厅就用尽全身的力气了。

Assassin自顾自地用了鸣人家的厨房给鸣人做了很丰盛的早餐,虽然鸣人昨天便被告知过,英灵现世之时会得到有关于现界的所有知识,但是还是被男人的厨艺震惊了。鸣人觉得这个Assassin简直就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无论是哪一个东西,都好吃到鸣人把自己的舌头也吞下去的地步。鸣人左手右手各抓一个饭团,嘴里还是被塞满的。他鼓着自己的嘴,口里含混不清地说着每一个人能听懂的话。Assassin就坐在一边看他,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神色却似乎有点温柔。

“你自己不吃吗?你昨天说过从者需要魔力吧?我又没啥魔力,你不吃饭能补充魔力吗?”好不容易把满嘴的东西咽下去的鸣人有点不情不愿地请Assassin来和自己一起共享早餐。

男人却不为所动:“不需要。我和其他从者有些区别。”

受到拒绝的鸣人感到有些尴尬,他咳嗽了一声转移话题:“那接下去我该怎么办?”

Assassin的视线缓缓地移过来,像一把无形却锋利的刀一样:“没什么需要Master做的,我会把一切都处理好。”

“等,等一下……”

“你作为Master的经验为0,轻举妄动只会让你自己丧命。你只需要把一切都交给我处理就好。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要质疑,不要阻止。”

“等一下等一下,怎么感觉你要干什么不好的事情啊!”

Assassin站了起来,鸣人的视线也随之牵动,Assassin的面容钢铁一般生冷。

鸣人突然注意到,Assassin没有左臂,在那深灰色的披风之下,左边是空洞的。视线突然就痛了起来,鸣人自己也弄不懂为什么。

“Master,战争之中是没有好坏,也没有善恶的。大家都只是想活命而已。”

Assassin给人的感觉是灰暗的,这和他的职阶很匹配。他像是从黑暗处溶出来的一抹深灰色的剪影,没有任何的气息、杀意,同时也没有任何的感情和破绽。他站在客厅里,鸣人感到自己似乎感觉不到他,又觉得他的存在有强烈的压迫感。即使此刻鸣人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看动画,视线却依旧忍不住往坐在角落里的Assassin身上飘。没人知道Assassin在想什么,毕竟他看起来别说没有欲求,似乎连感情都没有。然而这样的家伙,又说有想要实现的愿望。要说愿望的话,鸣人的愿望很小,无非就是考试多考几分,免得给爸妈打越洋电话的时候老是挨骂。往大了说,就是类似于宇宙和平啦,世界和平啦,这些不着边际的,男孩子的愿望。他才不要梦里那个流着恶心玩意儿的破圣杯帮他实现什么愿望呢。

经过了富有冲击性的夜晚,又度过了极为无聊的早上,鸣人此刻的愿望大概就是立刻就从这个所谓的“战争”里面解放。比起“战争”,更让鸣人感到不安宁的是Assassin。Assassin,这个男人的存在本身似乎就会压迫到鸣人一样,鸣人每一分每一秒似乎都会注意到他的存在,他甚至都感到自己可以听到那个男人的心跳和呼吸。

“放松,Master。”角落里的暗影开口了。“你会感觉到我,是因为从者和Master之间会有深层的灵魂联系。再过几天,你就会习惯了。”

鸣人知道,自己并不讨厌这种“链接”的感觉。但是同时,他感到非常害羞。难以形容那种接续,像又一双眼睛无时无刻不注视着自己,又像有一双手,紧紧地拉住了自己。他意识到,那双眼睛就是Assassin的眼睛。那双眼睛不是全黑的,它甚至是血红的,里面有一圈圈的波纹,连着勾玉形状的纹路。这双眼里纹路的丝线,鸣人是第一次见,然而他竟然觉得那很美,又残酷又美,彼此交错的线条既纤细却又锋利,如果肉体撞上去的话,应该瞬间就会被削地四分五裂。

“你也能感觉到我吗,Assassin。”鸣人这么问道。

“链接对彼此都是有效的。”

“诶!那我是什么样的!我是什么样的!”

Assassin并没有回答,他甚至连眼睛都闭了起来,靠着墙一副不想和任何人谈话的样子。鸣人不甘心地撅了撅嘴,他蹲在了Assassin的面前,又问了一遍:“在你的链接里面,我是什么样的?”

Assassin连眼睛都不打算张开,他曲折一边脚,仅剩的一只手臂架在膝盖上:“Master如果这么有空的话不如去温习一下课本吧?虽然有点失礼,但我昨晚偶然看见Master的考卷,可都是不及格呢。”

“——!!你……你这个人!”

“我不是什么人。我是从者,一种魔力投影罢了。”

鸣人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此刻的Assassin有点颠覆鸣人的想象。毕竟这个男人一开始向鸣人呈现的是一种近乎无机质般的理智。那种理性似乎连温度都没有。而此刻,面前这个家伙,确确实实是在揶揄鸣人了。“你这家伙是在嘲笑我吧!是吧!”

Assassin的眼睛睁开了,又是这样长久的注视,眼睛直视着眼睛。鸣人感到有些害羞,这不符合日本的礼仪,没有人会这么长时间地去注视另一个人的眼睛。然而鸣人又做不到移开视线,像是有什么力量在抓住鸣人的注意力,在Assassin漆黑的眼睛里。

“什,什么啊……怎么了!干嘛一直看我啊!”鸣人率先从这对视中败下阵,他连耳尖都红了起来,仓皇地别开了视线。

Assassin用轻到几乎无法察觉的力道叹了口气,他的眼神依旧没有从鸣人的脸上移开,而后他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圣杯真是一个可恨的东西。”








————————————————

我要再次重申,老助是秒天秒地秒空气的存在~~~~

评论(16)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