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我尚未为这个世界做出什么贡献。
“噢 朋友 为什么你”
“这座伟大而智慧的城市 雅典的子民”
“如此在意积累财富 荣耀 和声誉”
“又如此看轻智慧 真理和灵魂的提高”
“你不为此感到羞愧吗”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自由循环(8)

8、

开学的第一天,并不太平。上课的教室被各个年级的学生们一圈一圈地包围起来,大家像一群凑在一块的麻雀似的叽叽喳喳。鸣人半推半挤地到了人群的前半部,便看见和自己一起上课的同学的死态。毫无疑问是死了。她的书桌上放着一个深青色的绒垫,而首级则被安详地放置在绒垫之上。属于早晨的、活力四色的太阳光,闪耀在毫无血色的首级的表面上。它的背后则成列着失去头颅的身躯,年轻女性那单薄贫瘠的身子赤裸着,平时用于活动悬挂装饰、投影的钩子上挂着这具身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目击异性的裸体并没有给在场的男生们带来任何的快感,几乎每一个学生都被这样的光景吓得魂飞魄散。

“那里留着魔力的残渣。是魔术师吧。”比起全身都爬起鸡皮疙瘩的鸣人,鹿丸冷静地很。整个班的学生都被临时安置在了试听教室,有些胆子小的女生,到现在还趴在桌子上哭泣。那名受害女生的父母、警察都赶到了学校。负责在试听教室里安置学生的老师亦是面如菜色。谁能想到开学第一天就发生这样的事呢,不,和无论是在学期的那一天,发生这样明晃晃的恶性杀人事件,从工作的角度还是从个人的角度,都让人感到害怕。

鸣人依旧无法接受自己的前桌死去的事实。虽然前桌一直话少点可怜,性格阴沉,在男生里那长相也不受欢迎。但无论如何,熟与不熟,女孩都在鸣人的面前坐了一个学期。上课打完瞌睡抬眼就能看到的,细细的肩膀,长发却很浓密,黑色的河流一样非常顺滑地披在她的背上。死亡这件事情降临地太快,太没有实感了。

“正常情况下圣杯战争的参与者是不会这么大摇大摆的,声势弄得这么大。毕竟对不属于魔术界的人隐蔽才是第一要务。”鹿丸拍了拍鸣人的肩膀,跟鸣人解释起来。“但是我是说正常情况哦。毕竟我听说参加这个战争的很多人都是变态。”

“这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变态吧!那混账图什么啊!”鸣人忍不住拔高了声音。他皮肤上的鸡皮疙瘩仿佛都没办法褪去。

鹿丸就坐在鸣人的身边,他们现在在这个教室的后半段,试听教室的窗帘用的是猩红色的绒布面料,它被紧紧地拉着。不等鹿丸说话,受害女生的父母从教室门口进来了。母亲四十多岁,她的周围没有别人了,她也不在乎形象,亦不在乎这里的这么多学生,这么多双眼睛。她只是失声痛哭。面部扭曲惨然、涕泗横流,如果不靠走在身边的父亲扶着,可能就要软倒在地板上了。

屋内所有的交谈声都停了下来,只有这位母亲的哭声悬挂着。

鹿丸叹了一口气,他凑到了鸣人耳边,犹豫了一下:“我想,大概是想警告你吧。当然,我这是我的猜测,毕竟什么事情都很偶然,我们线索太少,推断不出什么。”

第一时间,鸣人心里是觉得好笑的。他觉得这太离奇太变态了,这怎么可能?然而第二秒,他便信了。似有一种残酷的理智和直觉在他的心里冷漠地提醒他,鹿丸的猜测很大概率是真的。鸣人想,他跟他的前桌,甚至都不熟,是真的不熟。一个学期说不上几句话,鸣人没抄过她的作业,最多只在考试的时候向她借过橡皮擦。那时从前座递过来的小小橡皮被一张作业纸仔细地包着,上面用水笔画了小兔子的图案。这只是一个因为老师安排,偶然坐在自己前面的女生而已。

 

放学了之后鸣人迟迟不肯走,他无法一走了之,这个校园里游荡着一个想要杀自己的杀手。硬是把鹿丸赶走了之后,鸣人背起了自己放在社团里的木剑,从第一层开始,他到了每个教室查看。太阳已经彻底沉了下去,天边只留下虚弱的余辉,浅浅的一抹橙红看似很快就要被夜色一口吞没了。鸣人自己也知道这个行为可笑至极,他连一点魔力也没有,凭什么和那些魔术师争斗。然而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他怕自己的身体都会因为愤怒和焦心而炸裂。他推开每一间可以推开的教室的门,从这头走到那头,查看每一个角落。他紧攥着手中的木剑,剑柄又硬又冷。

Assassin从黑暗中溶了出来,“没有魔力的你是不可能找到魔力线索的。Master。”

听见Assassin嗓音的一瞬间,鸣人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孩子一样委屈,鼻子瞬间就酸了,他粗声粗气地说:“我知道!”

“那又何必浪费时间呢。”

鸣人不说话了,并不是他不想反驳,而是他居然什么都说不出口。那些愤怒在他的胸口堆着、挤压着,堵住了他嘴里的每一个句子。鸣人没有看自己的Assassin,他想,这个从头到尾都把自己拒绝在圣杯战争之外的从者定然是不会帮自己做什么事的。

扫荡完了一楼的教室,鸣人继续走向二楼,Assassin就静默地在他的背后跟着,他即不阻止,也不参与,他存在与不存在仿佛没有什么区别,他就像鸣人一道在暗处的影子。

鸣人这无意义的行为一直持续到了深夜,他走完最后一间教室,背着木剑到了24小时的便利店买现煮的泡面吃。深夜的便利店有形形色色的人,鸣人就像一个贪玩晚归的少年一样,坐在最角落的位置,用叉子搅动着碗里的面条。就在这看似正常的动作中,鸣人偷偷地流了两滴眼泪。但是这泪水被他第一时间抹掉了,他扳着自己的嘴,做出了凶狠的表情。

 

查看学校的每一间教室耗费了鸣人大量的体力,鸣人回到家匆匆忙忙地洗好澡后,倒头便睡。然而鸣人却觉得自己好似睡着了,又好似没有睡着,心中大睁着的血红的眼睛,眼睛上按秩序排列着细密妖娆的纹路和勾玉状花纹。他听见Assassin平滑优美的嗓音在耳边非常近的距离响起:“真是好大的胆子。”

鸣人知道了,自己大概又开始做梦了。

这个梦发生在他的学校里,深夜的天幕流动着铁锈一样色泽的云团,Assassin高高地坐在天台的外延,他的身型像是从这锈蚀过的云间降下。与他相对着,地面上站着的女性像一把带毒的刺一样。她海藻一样卷曲、幽绿的头发无风自动,不时能从她浓密的长发间听到咀嚼之声。没过一会,便有一个像是食团一样的残渣从她的头发间掉落下来。她的眼睛被黑色的布蒙着,却仿佛能从那黑布之中感受到一道墨绿色的视线。

“你的Master还喜欢我的礼物吗?”女人说话了,声音犹如沙漠上被风常年磨砺的岩石。

Assassin面无表情,语气却相当温柔:“过一会,你的Master也会很喜欢我的礼物的。”

Assassin的轻声挑衅让女人白皙小巧的脸上露出怒容,她三步并作两步,直直从墙壁上行,和地面垂直的姿态,她却如律平地。很快她便到达了天台,和Assassin隔了一个略微安全的距离。纵使女人如此杀气腾腾、动作迅猛,Assassin却根本不为所动。他甚至像都没在看这个女人。

他只是抬头注视此刻呈现了暗红色的天幕。很快,闪电便来了。然而没有一丁点的雷鸣声,只有电的光火,在云层里流蹿炸裂,一道闪电向天台劈来,继而,无数道闪电齐发,雷霆万钧,剧烈的银白光芒瞬间将此处照亮有如永恒的白昼,而四处一片皆为寂然,无风无雷,只有光唯有光。云层之上如同无数光的火山瞬间复活喷发。天台的地板,全都在这暴躁的闪电光火之中瞬间被劈开劈裂劈地粉碎。

女人用头发覆住了自己全身,又在闪电中朗声狂笑:“好强的魔力。看来你的Master魔力也很强大。我就有点可惜了,Master能力不强。但是性格奇怪这点,我也是很喜欢的。”

闪电终于全部停止,墨绿色的头发依然在空中张牙舞爪,女人的嘴角勾起,表情居然还是开心的,她甚至像个小女孩一样鼓起掌来:“厉害厉害。”

但她的笑容并没有持续太久,在空中浮动的头发突然全数像被某种力量硬生生拉扯开一般。她的发尾全变成了利刃。她动不了,哪怕就是一下,像是空中有无数丝线束缚住她的身体。Assassin终于是动了,他不紧不慢地,像是享受般走了过来。欣赏着女人带着惊愕的脸,Assassin原本无波的面容之上荡出了美丽的笑意的波纹:“我听说你的头发,非常锋利,还能咀嚼人骨。”

“我就想试试,是不是这样。”

锈铜色的云朵被拨开了,月亮露了出来。那是一轮完满的血月,月面上秩序排列着细密妖娆的纹路和勾玉图案。它洒落殷红的光。女人的头发从四面八方,刺穿了她自己的身体。每一簇头发都是一把尖利的刀,有的从左臂穿入、从右腹穿出,有的直接把她的左右大腿紧紧地钉在一起,还有的直接捅穿了她的口腔。血液流动、滴落,也没有任何声音,它们很缓慢、很浓稠,甚至在月光的照射之下,都不再是血的颜色。

“不要心急。”Assassin微微一笑,优雅的礼教之光从他俊美的脸上一逝而过。太刀“雪”在他的右手之中凝结成型。他举起刀的样子,已然是一个贵族,没有一丝余赘的动作,线条流畅的姿势。即使在这血红的月色之中,雪的刀面,已然反射着纯白的光。

切下女人头颅的过程很慢,Assassin的表情平顺、安详。女人的惨叫之声,犹如歌剧唱到最高潮,在这空间之中飘荡。Assassin没有让那个女人立刻死去,毕竟女人是英灵,生命力是顽强的,只是这顽强在这个时候显得无用且可笑。她活生生地感受自己的头颅一点一点的,被这把干净洁白的刀具切割下来。

她的头掉下来了。却并没有滚落到地板上,毕竟她的头发连着她的头颅,插进了她的身体之中。她的头就这样,被自己的头发支撑在了空中。话是已经说不出来了,毕竟喉咙已经被割断了。从充满了血的嘴里只能发出“嘶嘶”蛇吐信子一样的声音。

Assassin身上一滴血也没有。“雪”上也依旧纯白。他站在女人的旁边,美目微垂,眼里略带着些不屑:“真是低等的魔力。英灵也是有三六九等的呢。”

“……你连作为食物都不配。”

月光越发盛大、完满,简直如同血之光从漆黑的天幕中淌落。

鸣人挣扎起来,他切实地让他的身子摆动,他极力要立刻摆脱这个梦境,他感到恐慌和害怕。不仅仅因为这个梦里血腥的场景,红到刺目的月亮,咏叹一样的惨叫。还有其他东西,鸣人能感觉到那个东西在那里,它无声、无形、无味、无色……无处不在、无孔不入。

鸣人使尽了全力,绷紧了全身的肌肉,他都能感觉到自己在发热出汗。“砰”地一声鸣人终于是从梦中醒来了。他整个脸砸在地上,鼻梁都砸地发痛。此刻的疼痛却让他感到安心,他略喘着气翻过了自己的身体,从窗户看出去,是午夜的天空。天气清朗,一丝云也没有,星星在其上闪耀,而暖白色的月亮显得极为亲切。

鸣人松了口气。

这口气却卡在了一半。Assassin出现在了窗边,黑色头发、黑色眼睛、黑色披风,沐浴在清亮月色之下的Assassin的一切都是黑色的。只有他手中的太刀是亮的,银色的月光照在刀面上就边变成了血色——因为有血液在那冰面一样的刀刃上蜿蜒。

 







——————————————————————————————

“请问作者,你这么啰啰嗦嗦的一章到底想表达什么中心思想?”

“想表达宇智波很屌……”

“难道你不觉得作为Assassin他有点太屌了破坏了剧情的平衡了吗?”

“………………不觉得啊……?????你没看过一拳超人吗?”


评论(27)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