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我尚未为这个世界做出什么贡献。
“噢 朋友 为什么你”
“这座伟大而智慧的城市 雅典的子民”
“如此在意积累财富 荣耀 和声誉”
“又如此看轻智慧 真理和灵魂的提高”
“你不为此感到羞愧吗”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自由循环(10)

10、
鸣人在床铺上哭了个畅快,他迷蒙地感觉自己的整个人都像一只虾一样弓着。他靠着Assassin的侧腹是有力的,Assassin抚摸他头发的手指十分温柔。他像回到更小的时候,父母还陪在身边,父亲的手指也经常落在他的身上,沉重、有力并且比母亲的要烫。他觉得自己大概睡着了,不知怎么,坐在一列火车上。那是一列像船般的火车。他像站在甲板上,火车奔跑在漆黑的河中,两岸垂下无数芦苇,天空中飘着细雪,似全黑纸张上的密密白点。夹着雪的冷风直直从远处横切而来,芦苇便刷刷作响。
鸣人不知道此刻站在那里的到底是谁,可能是自己,又或者是Assassin记忆里的那个恋人。
Assassin站在身后,他披着一件融入夜色般的黑色披风,鸣人冷得发颤,Assassin便敞开披风,把鸣人紧紧抱住。Assassin的怀抱很热,皮肤贴着皮肤。鸣人这时才发现自己竟在这雪夜中穿着一身短袖和短裤。
像以前无数的梦境一样,鸣人是无法控制这个梦境的,与其说他是参与者,不如说他是看客。他听见自己问Assassin:“如果这样过去便是那里的吧。”
Assassin的脸贴在鸣人的头发上,这样鸣人便感觉到他在点头了。
“最终,还是拿到圣杯了。”这话说得平淡地很,鸣人的嘴边都氲开白色雾气,听起来,似乎在念无聊的悼词,他把手伸出来接雪,他那已不在细瘦的胳膊,上面全部都是蜿蜒的疤。那雪是悬在空中的,没有一片真正落下来。
他和Assassin拥抱着,在这黑暗中站了会,没过多久便不下雪了,竟下起了雨,豆大的雨点砸在甲板上,砸在他身上。他又湿又冷,只能不住把自己的身子往Assassin的怀抱里缩去。河面上浮起了淡青色的雾气,芦苇的花穗在雨中上下摇摆,更远的地方黑色的天幕与河、青色薄薄雾气、褐白色的芦花融在一起,显出朦胧颜色。四周皆寂然,唯有雨水之音。

这里的河流有种气味。
浅浅淡淡、却无法明确形容到底是那种气味,一种从来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味道。那大概便是“彼端”的味道了。鸣人也不懂为什么他们不回到车厢里去避雨,这个在河流上展开的露台只有他和Assassin,如果从天上看,他们就是雨帘之中,一个渺小的凸起。
Assassin就在雨里,从背后紧紧抱着他。冰冷的雨水在他们的身体间找寻缝隙,雨水越是冷,他们的身体就越热。

火车到站了。鸣人用湿哒哒的身体,背着沉重的行李,混在面目模糊的人群中。车站的人极多,像是涨潮,而这潮水,本身带着一种麻木之感。从车站的大小来看,这是一个不大的城市,然而人口密集。车站出口卫生状况糟糕,不少小摊贩开花一样。鸣人和Assassin紧贴在一起吃拉面。鸣人饿极了,脸都要扑到面里。Assassin在一旁,连筷子都没动。
“诶,你不吃吗?可以补充魔力哦,还不错!”鸣人脸都没抬。他金色的头发全都贴在皮肤上,Assassin就用手指一点一点把它们都挑起来。
“我早就不用那种方式补充魔力了。”
鸣人似充耳不闻,用筷子夹起面条,还放在嘴前吹凉了,笑嘻嘻地伸到Assassin的面前:“啊——”
纵使Assassin眼神再沉稳,里面此刻仍有些无奈和别的什么:“都说了……”
“啊——啊——啊——”鸣人依旧笑嘻嘻的。
鸣人自己在梦里是看不见自己的脸的。他不能想象Assassin的目光落在梦中鸣人的脸上,只会看到因为笑容而狰狞起来的疤。
Assassin向自己的Master屈服了,他把头伸了过去,垂下眼来把筷子上的拉面吃掉。
鸣人又夹了满满一筷子,他伸到Assassin面前,看Assassin一副要吃的样子,又马上把筷子上的面条塞进自己嘴里。他故意用力咀嚼,眼里全是得意的笑。
Assassin便也笑了一下,手指轻轻弹在鸣人的额头上:“傻瓜。”

这座城市果然如同它的车站一样小而拥挤,它地处偏僻,充满了贫瘠的气味,这其间又夹杂着渴望财富的气息。梦中的天空没有亮起来的时刻,依然黑沉沉的,街道都是一水脏白色的泥土墙面,窗子大开,人从窗内探出头来。看不清他们的脸。
“买点什么吗?外来人,买点什么吧?”模模糊糊听见街的这边,街的那边都有人说话。远听都是吆喝声,走近了,却什么都听不见。
鸣人在一个摊铺面前停了下来,这大概是这里最大的摊铺了,白色的蹦床一样的展铺被摊开,亮到刺眼的灯全都打商品上。像是细沙一样铺满整个摊铺的是石头,石头大小不一,几乎通体透明,在透明中又夹杂异色。多以青色、红色为主,如植被埋在地下的根系一样,在石子内部蔓延。
“买一些吧!”店家声音听着热情,却又带着点疏离。
这个梦境走向越发诡谲,鸣人看见自己竟然真的买了一大袋这种石子。石子用大帆布袋包着,极重,然而Assassin很快便把帆布袋从鸣人手上抢过去了。
漆黑的天幕又开始落雪,这次的雪很大,掉在地上被多人践踏,很快就变得脏兮兮的了。
“如果打开了圣杯。真的召唤了圣杯……”鸣人说道。
鸣人的话却被Assassin打断了,Assassin轻声问:“你会许下什么愿望?”
鸣人感受到了,梦中的自己在凝视面前的Assassin。湿润的Assassin,一个雪夜的暗影。
Assassin保持着他死去时的年轻模样,天生贵族般的惊人美貌,然而眉眼之中却已经褪去了曾经的傲气。原本锐气毕露的眼神现在是无波的,以前看起来刻薄的嘴唇,在此刻显出坚毅线条。
凝视着这样的Assassin,鸣人感到酸楚的东西从身体深处涌了出来。眼眶在寒冷的冬夜热了。他身穿短袖短裤,站在雪里,红着眼睛。
“对不起……”鸣人说。“把你召唤出来,对不起。”
一瞬间,Assassin的脸上像什么表情都没有了,犹如刹那潮退,不留一点情绪,又像被打翻了颜料盒,什么色彩都有。
英灵是魔力的投影,本不是人,也不是什么“东西”。
“你那么辛苦找圣杯,是因为这个吗?”Assassin淡淡地反问。
“一开始。是想实现你的愿望。想赢……帮你。”
“嗯。”Assassin点点头。
然而鸣人却没有接下去,他只是深深地看着Assassin,又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Assassin的手又抬起来了。这次他的手指弹在额头上的力道,让鸣人在梦的“外边”都觉得痛。
“傻瓜。”他说。






————————
此章源于我今天中午做的梦。

评论(8)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