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停止空想。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枪(6-7)

06

一些记忆残留着,但库丘林感到,与其说那是记忆,不如说那些是“知识”,和圣杯传输给他的关于现世的种种知识并没有什么不同。他或许只是一条在逼仄的管道里被挤压着前进的水流,并不是,也不曾是一条河。更不是人们所熟知的“库兰猛犬” 库丘林。他只是被圣杯告知了“自己”是“他的Alter”化,在他张开眼的那一刻,又像是得知天命一样看见了自己的道路。那个同样身为英灵的女人手中握着黑色的皮鞭,用湿润的眼睛注视着他,脸上带着近乎痴态的绯红。他感受到了女英灵扭曲却强烈的执念,混合着圣杯圣洁到堕落的气息。他感受到这个女英灵像母狗一样渴望同自己交配,但女英灵克制着自己,她又从自己的克制行为中产生了一股更高级更隐秘的快感。

他那一瞬间就笑了,他空洞洞的心里像是突然刮过炙热的风。如何实现一个事物的意义?让这个事物物尽其用。

“我向圣杯许了愿。”女人说。“我要一个能配得上我的,和我并驾齐驱的,绝对的、极恶的王。圣杯把你给了我。你是我的了!”

女人走进他,库丘林看出女人想拥抱他,但女人最终还是站在一个离库丘林不算近也不算远的距离,身上都带着细微地颤抖:“就是我想要的样子。这就是我想要的样子。如此地强大!完美!邪恶!”女人的眼神是闪耀的,既天真清纯又淫荡毒辣,她衣服洁白,上面缀着层层叠叠的透明蕾丝,裸露出的胸、腰、腹上的酮体几乎都带着雪的光辉。她扬起自己的脸颊,神态里毫不掩饰自己对于强大男人的占有欲,也正是这欲念点缀着她更为夺目,她咬牙切齿、面目狰狞、带着怒涛般的无上喜悦,她一字一句,一字一顿冲着库丘林说:“服!从!我!”

库丘林低头注视女英灵,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外形上可以等同于女神的、肉体极为完美的女性。在凯尔特的神话里她与众多的王、勇士订婚、结婚或是保持肉体关系。她是如此直白地忠于自己的欲望,也因此她赤裸的淫荡也满溢着非传统意义的纯真感。库丘林的视线从女王梅芙的身上滑走的,他的注意力只在自己的御主身上停留了短短的几秒钟。他满脸无聊的神情引起了女英灵的不满,但还不等梅芙挥舞她的皮鞭,说出什么刺耳的、宣告式的话语,库丘林答到:“敌人在哪里?”

女王梅芙微微愣了一下:“什么?”

“你说的事情有什么意义?”库丘林说。“你用圣杯创造了我,你要我做的事情,我会去做的。”

第一时间,胜利的笑容跃上了女王娇美的面颊,她容貌姣好,这个笑容显得光彩四溢又妩媚动人:“呵呵。我很满意你哟。对,服从我。”她似乎忍耐了一会,但最后她还是忍不住发出了高亢的笑声,喜悦包裹了她的全身,这个“胜利”她等得太久太艰难。曾经她甚至不惜发动一场战争,只为了得到一个男人的臣服,战士们的尸体被泡在血水里,在广袤的土地上流了三天三夜,湖泊江河全都被红。

她笑了半天,过了会,又像是突然回过劲来,眼神从狂喜转向幽怨,神情里不仅有怨恨还夹着遗憾。

这位永恒的美少女、贵妇在库丘林的面前变换着笑、沮丧、愤怒等等的情绪,但库丘林看着她,只是纯粹地看罢了。他轻微地甩了甩自己的手臂,如做一种无聊游戏,打断了梅芙的思路,冷淡地问:“需要我做什么?” 

梅芙使用他。

对待他态度的好与坏,全依凭自己的喜好。他并不真的排斥成为“王”,应该说,他从诞生开始便已经是“王”了,然而荣光、喜悦与他格格不入,繁荣、开放也与他并无关系,他只能通过毁灭一切,用荒芜来树立自己孤独的丰碑。因为这些是“注定”的。梅芙喜欢这样的王,便让他往那条道路上走。

梅芙说喜欢他、爱他、甚至是的带着情欲抚摸他肌肉的时候,他便能感觉到女英灵对于“库丘林”这个存在的“恨意”。

“你比他更棒……更强……”梅芙一遍遍地这么说对他,眼睛微眯,说不清是粉色还是肉色的头发,在白日或者在夜晚荡出柔色的光辉。而库丘林每一次都站在她旁边,即使他无聊到想打哈欠,却依旧必须站在那里。这是他的义务,也即是他存在的“意义”。


“……你也……太强了点吧。”立香说话的时候不得不抱紧怀中的材料,无论是赤红却散发着清冽香气的血泪石还是恶臭而滑腻蛮王的心脏,那心脏甚至还在立香的臂膀中跃动。站立在立香面前的狂王对赞美似有种天生的抵御力,连他自己都觉得,可能是在女王梅芙那里听过了太多的爱语,以至于他一句也不信。当然他又想,无论信与不信,他总是要去做那些事情的。

立香用闪闪发亮的眼神注视着库丘林,这眼神和其他年轻的男孩们崇拜力量的样子并无区别。立香被称为是人类最后的御主,库丘林却并不能从他身上看出什么绝伦性,这个黑头发蓝眼睛的男孩甚至连魔术资质都贫瘠地让人发笑,作为人类的局限性也一目了然。

库丘林把视线移开,他沉默地走过怪物们的尸骸,黑红色的视觉印象给所有在场的英灵以威压。站在立香不远的地方的是梅林,这位花之魔术师站着的地方不断盛开着花朵,溢散着春日的芬芳,是和自己这样带来灾难、厄运和毁灭的英灵完全相反的家伙。而这个家伙现在正笑眯眯地盯着库丘林,赞美道:“御主老是跟我夸奖您的强大,今天亲眼目睹了之后,果然是非同凡响呐!”

库丘林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立香正像没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一样身子僵硬地站着,低头拨弄着血泪石。而后库丘林继续面无表情的注视着梅林的满面笑容,不咸不淡地说:“哦,是吗。即使说再多好话对于我来说也没什么用。”

库丘林说完话又瞥了眼立香,立香魔怔了似地依然玩弄着他的那对材料,硕大的心脏蹭在他的衣服上,落下一块淤青般的污渍。而后立香抿住了嘴,两边的脸颊像只仓鼠一样鼓起来。

库丘林的手指划过自己武器的表面,魔枪带着尖锐的刺,他的指腹便在刺的边缘滑动。他的视线终是从立香的身上离开了,又再次落到了梅林的脸上:“还有哪里有敌人马上指出来给我吧。”

视线一直黏在材料上的立香这下倒是马上把头抬起来了,他忙不迭地说:“没有了没有了,已经齐了!”

立香那慌慌张张的态度,让狂王感到些许的可笑,但更多还是一种他自己也说不清的空虚。这是一个脑子有点问题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冲自己道歉的御主,库丘林冷漠地想,但这个御主做的也依然是拉着自己击落那些怪物、收集材料罢了。

说不上失望。库丘林并不曾期待,一点也没有,只是自诞生之时响彻他整个灵魂的空虚此刻又再一次如礼拜开始般,像有万千空虚的信徒在他内心的教堂内唱诗。



07

三天后库丘林知道了立香这一段时间来一起和他收集材料的原因。

迦勒底的诡异技术使得英灵们可以通过魔术材料和魔术仪式,让灵基得以强化,按技术人员的话说,那叫做“灵基再临”。在灵基再临的过程中,旧的肉身像被溶解、舍弃,而同时新的肉身重新被浇注、锻造。一定要说的话,库丘林甚至都感到灵基强化的过程才是让英灵真正了解到自己只不过是工具的过程。他们像刀像剑像戟,在炉火中被淬炼,又被投入水中以铸型、显纹。

当库丘林从室内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立香站在门外,他脸上的神情和那些刀痴把新刀从水里取出来端详的时候又有什么区别呢。

库丘林默然地看着立香,脑子里那些嘲讽的念头飞来飞去,他甚至带了点自己都难以觉察的恶意,说:“到此结束了,再提升也没用了……想尝试一下,得到了完全力量的我,捏碎你的脖子和脑袋有多轻松吗?”

他这么说着,手却自己动了,他难以明白自己现在所产生的某种近乎“癖好”的行为,但作为berserker他有理由放纵自己的欲望,他不想克制,也无意隐藏。他握住了立香的脖子,这次用上了大约万分之一的力道,立香立刻就满面通红,但他竟然就静静地看着库丘林,并没有一丁点的挣扎。

库丘林的手一下就松开了。

“不知该说你是蠢,还是该说你大胆啊,御主。真是让人无语的Master……”

立香没说话,他依旧拿他那双澄明的,属于人类,也只能是属于人类才有的眼睛看着狂王。

库丘林稍微变换了一下姿势,他全身的铠甲都发出了带着战争意味地响声,他说:“现在我已经得到了完全的肉体了。你还需要我去屠杀谁?好好地使用我吧,让你刷出来的那些魔术材料有价值……Master。”

库丘林也知道,人类的眼球甚至比他们的其他部位还要更加脆弱,晶状体、眼房水和玻璃体填充其间,任何尖利的东西都可以把这两个像晶体球一样的玩意捅个对穿,然而现在他被这双眼睛注视着竟然有了一种像要躲开的冲动。

“可能……”立香突然说道,他的脸正沐浴在这雪原之巅的晨光中,显得这个人类好像哪个部分正在闪闪发亮。“可能只是我自己的猜测吧。我觉得库丘林是很享受战斗的英灵。”

“迦勒底也有很多其他喜欢体验战斗的英灵,他们都说‘如果不是以自己的全部力量放手一搏,抱着死的信念,去攻击的话,多多少少会觉得十分遗憾,那是和输了、赢了都没有关系的遗憾’。”

“我就在想,虽然我是个好像也不怎么合格的家伙,我希望做到我自己能做的,这样,你在做你喜欢做的事情的时候,不会觉得遗憾吧。”立香说道这,面色都显得有些绯红,他害羞地用手指拨弄着脖子附近的碎发,“这,这是,我自己这么想的啦……”

“喜欢战斗?我?”库丘林的眼睛都眯了起来,那样子简直就是要送上必死的一击。“你上一次问我喜欢什么东西的时候,我早已告诉你了吧?那些都是无意义的事……怎么样都无意义。”

立香拨弄头发的手指慢了下来,最后干脆停在脑后不动了,他脸上的红潮也渐渐地褪去,很快就一点也看不出来了。

库丘林一旦走动,铠甲也为之震颤,一根根的骨刺本身就像凶器一样全冲向外界,周围的空气都充盈着危险和暴虐:“人类总是很容易自我满足啊。你这种行为不会也自以为是道歉什么的吧?无论怎么样都好,既然你强化了我,我作为从者,会为你做事情的。”

立香的视线跟了过来,他蓝色的眼睛里有点委屈、有点不甘,竟然还有点倔强。

库丘林缓缓地停下脚步,他也这么看了会立香,沉默了一会,才又说道:“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光之子,我只是他阴暗的投射,只有纯粹的……阴暗的一面罢了。”他说道这,竟轻轻地笑起来,嘴角很快的一撇,里面全是钢刀般的牙。“如果你不满意的话,随时换人吧。”

无声再一次凝结在立香和库丘林之间,库丘林这次甚至都叹气了:“不需要想那么多吧。好好地使用我,或者把我换掉。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吧。”

立香整个眉头都皱了起来,看他的表情,库丘林一度以为这个人类要冲上来揍自己了。但是这个人类只是像个傻瓜一样,声嘶力竭地冲着库丘林大吼了一声:“才不简单呢!!”

整个空旷的走道都响彻着立香那略带着点破音的喊叫,库丘林都被这声大喊怔地愣了,他心里暗暗觉得有点好笑,纵使立香自己可能已经怒火攻心,但在他看来简直就像是一只可爱的宠物犬在汪汪叫罢了。立香气鼓鼓的背过身去,走路时故意发出地“啪叽啪叽”的脚步声,某一瞬间竟然让库丘林感到一股想冲上去捏碎他的冲动。那冲动猛烈,突然,带着红黑色的不祥,并且阴暗地一塌糊涂。

库丘林想,毕竟圣杯只赋予了他罪恶的本能,他是没有任何一样贤德的“王”。

立香的身影越来越远,在迦勒底空旷的走道冷色金属的映衬下,显得他是那么的瘦小、没有力量。

战斗,是啊,战斗。库丘林冷漠地思考着自己,像思考一块石头、一棵树,他注视着御主即将消失在视野范围内身影。而后,他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或许我喜欢战斗吧。





——————————————————————————



在文章的末尾,猥琐求一波FGO好友,

用户ID:100,102,020,672

因为是个咸鱼,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助战英灵。不嫌弃的话就太好了:)(ios!b站的服务器!)




评论(2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