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我尚未为这个世界做出什么贡献。
“噢 朋友 为什么你”
“这座伟大而智慧的城市 雅典的子民”
“如此在意积累财富 荣耀 和声誉”
“又如此看轻智慧 真理和灵魂的提高”
“你不为此感到羞愧吗”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少年心事(24)

24、

有好长一段时间,甜瓜听着声音。人声、海潮、风。这些声音自然而然地涌入他的脑袋是因为他脑中一片寂静一片空白。他也试图想过一个成熟的成年人到底该做什么,处变不惊、面色从容,即是他此刻光着膀子手里拿着花束也能够像身着西装三件套一样充满风度,回答一句:“啊,我也喜欢你。”而且边说的时候还边配以优雅微笑,眼神温柔中带着拒绝和包容——和那些影视作品中的男神们一样。然而甜瓜他做不到。他感到自己的血液彼此推搡着挤进自己的心室,让心脏不得不超频跳动而使自身的肉体免于停顿死亡。他知道脑子中想的那句优雅的、淡然的“喜欢”意味着什么,它仿佛再说“别开玩笑了”“现实一点”“大家都是大人了”。他没办法这样说出口,一方面他自然没有“大人”们的处变不惊,另一方面他觉得如果这样说出来,又要把Alex的赤诚至于何地呢?

甜瓜呆呆的,感到胸口都要起火。

Alex虽然捂着鼻子,流着鼻血,狼狈地一塌糊涂,然而自从他告白往之后便没有了逃避,他的眼神笔直从海风中刺过来,以一种用刀尖架在甜瓜脖子上的凶狠架势,这股魄力仿佛又在甜瓜胸口添了一把热辣火焰。而在这节骨眼上,甜瓜的脑海中又开始思绪万千,他好笑地想着Alex在网络上的形象,百星屠皇、沉默猛男、社会佩奇、人狠话不多。他真的如那些网友所言,以沉默和凝视,以勇气面对这是个人都想要逃跑的局面。

所以我也不能服输,不能逃避。这么想着的甜瓜忍不住也微微地挺起了胸膛,这导致Alex的视线在暗处摇晃了一下。

“现,现在,我我还没有办法回答你。”这结巴、干涩的一句话出口,甜瓜心里忍不住冲自己翻了个白眼。还没等甜瓜说下一句,Alex向前走了一步,甜瓜本能般后退了一下,那感觉就像往游戏的时候突然发现画面中的人物心跳如鼓擂,而一回头发现一个火箭靓仔正拉着自己的锯子从旁边飙车而过。

“一个月。”他说,声音平平静静。他这么说的时候又往前了一步。甜瓜忍住自己往后退的欲望,以询问的眼神看着Alex。

“我给你一个月时间考虑。”Alex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其实挺潇洒,长腿一跨,几乎要贴着甜瓜站。视线从上面垂下来,甜瓜觉得如果背后有面墙他可能要壁咚自己。甜瓜也微微抬着眼睛看Alex,他的鼻子挺拔精致,鼻翼上还挂着血。

血迹让甜瓜想笑,而Alex的视线让甜瓜胸口火热却又想逃。

在那告白之后,他们又在海滩上走了一阵,事后甜瓜回忆这一段,简直就像是喝醉酒之后的断片。Alex说了什么都变得模糊暧昧,被海风擦去音节。他只能回忆起自己手心汗地像个雨林,胸口鼓动,腿脚微微发软,要是他没控制住,那双脚可能就会自作主张往反方向跑。


他和Alex一起坐电梯,一起上楼,在走廊上准备分手。他把手上的花束从右手换到了左手,正从口袋里套门卡。他的手腕被握住了。Alex突然握过来,一点声音都没有。甜瓜感到他的手心也汗津津的。两个人没动,走廊上没有声音,白色的灯光显得暗正从高处冷漠地看着他们的头顶。他一呼一吸,也能听到Alex站在很靠近的地方一呼一吸。两个男人凑在一起,体温比平时更热。甜瓜不止手掌,连手腕都开始流汗。

甜瓜慢慢使劲,把手腕从Alex的钳制中拔出来,他刷了门卡推门走进去。他很快关了门,又很快地洗漱、收纳整理自己的行李,这期间他的大脑没有在思考任何的事情,身体顺着任务的意志执行。直到他躺在床上。

关了灯的旅馆,嗡嗡作响的换气系统,甜瓜陷在充满了消毒水气味的床单枕套之中,他反复地把手机开机、关机,滑动屏幕,手指点开QQ之后,盯着特别关注发呆。他关了QQ之后又点开了购票软件,机票显示飞机起飞时间为第二天早上八点五十分,还显示了他的身份证,登机口,在下面一个小角落挨着选座按钮的是“改签”按钮。在黑暗中没有声音。在黑暗中有个声音拉着他的手指按了改签。他瞪着改签界面,上面提示了明天的日期、后天的日期、大后天的日期、一周后的日期。他不知道Alex会来,而这几天的忙乱之中,他似乎也忘记问Alex到底哪天离开。

甜瓜又把程序切回QQ,他点开与Alex的聊天窗口,光标在聊天框上有节奏有秩序地跳。

他最后在聊天窗口发了句“晚安哦”。


游戏活动结束之后,各个主播也陆陆续续地返程。性子急的,当天晚上就回家了。甜瓜买了第二天早上的飞机票。他正对着镜子刷牙,有用电动剃须刀把下巴剃干净了。他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虽然他偶尔自恋,也会觉得自己长得“非常帅”“万千少女的梦”,但他的理智当然知道他的外貌只是处在“还不错吧”这个阶梯的。

他又在镜子中看了自己几眼,他左看右看,反复确认自己有没有那一个角落……哪怕只有一个角落可以让人误以为是女人。他又在脑海里想象自己成为女装大佬的模样,被自己恶心个半死。

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他微微抬头,凝视着自己的喉结。

洗漱结束之后,甜瓜感到疲惫不堪。虽然飞机起飞时间是八点五十分,但住的旅店离机场较远,无论是坐机场大巴还是换乘地铁机场线都需要一个半个小时左右,再算上值机时间、安检时间,甜瓜早上五点就起床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身子到底是靠哪里驱动的,把剩下零星的洗漱用品、毛巾、手机线都整理清楚了。他把客房的灯都关掉的一瞬间,隔着对面的窗子,他看到了霞光满天。自然的美稍微减缓了一些他的疲惫。他把房卡从客房的供电卡插上拔下来,低着头拉行李箱,昨晚Alex送的花说实话有点蔫了,但他依然包了几层报纸,好好地插在自己的背包上。

门开了,他侧着身子提推箱。视线里突然就出现了一双脚,又出现了一只手。那只手修长有力,却显得清瘦,它握住了甜瓜的行李箱把柄,最后接管了行李箱的控制权。

甜瓜已经搞不懂自己是惊是吓还是别的什么情绪,目瞪口呆地看着Alex正握着自己的推箱。他穿着一件颜色显得很高级的灰色运动衫,一条一样色系的运动裤,这灰色显得他更瘦更高,他戴一顶黑帽子、黑口罩。在甜瓜还在发呆发愣的时候,Alex已经熟练地翻出手机叫了专车。

“……你?怎么……?”甜瓜陷入了失语的境地。

“我送你去机场。”Alex倒是镇静地很,言简意赅。他见甜瓜还瞪着眼张着嘴,像个沙雕,又补了句:“你前几天有发一些图片给我,我从照片里有看到你的行程。”


评论(38)
热度(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