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停止空想。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A瓜」少年心事(3)


OOC警告告告
有私设。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03
这个游戏只是个游戏,对于Alex而言。
因为同班同学推荐便去玩了,和其他游戏一样,他轻轻松松地、呼吸吃饭般简单地打到了六阶。在六阶之前,他并没有受过挫。他在这游戏场上意气风发,攻守自如,甚至心情平静愉悦之中暗含一种年轻人特有的冷漠与残酷。做主播也不是他的初衷,他只是顺水推舟罢了。他玩着玩着就把第二名甩了老远。有人说他是版本的幸运儿,他以一种超越年龄的冷酷看待这件事情,他认为只有结果才是唯一,六阶星的颗数说明了一切问题。适应版本本来就是电竞玩家、职业选手、平台主播的重要生存技能。
怪版本还不如怪自己吧。Alex冷淡地浏览着论坛,思考着这件事情。
讨论他的人多了,看直播的人多了,送礼物的人多了,有人跟他说“爱丽你最近有点火”。
那是什么火?Alex懒散地、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自己的粉丝群,群里聊天记录和表情包像海浪一样此起彼伏。比起被关注的快感,他感觉到更多不得不每天准时开直播的疲惫。随着粉丝越来越多,讨论他的人越来越多,他像突然背了快石头。期待的重量没有任何形态颜色也没有任何实质,他却感受到一种束缚。他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喜欢被人关注、赞美、讨论还是讨厌被人“看见”。
他划拉了会QQ菜单,几乎是在最下面的地方看到了甜瓜的头像。他盯着那头像想了想那天下午他在耳机里一遍一遍听甜瓜喊自己的名字。甜瓜说“救我,救我,爱丽你必须救我”。
这个人真笨拙。Alex想。其他人要和他玩,说话千回百转、委婉动听,几乎都以一个成年人的狡黠态度。而甜瓜就像个……Alex斟酌了一下词汇——白痴。就像那群没事吃瓜的网友粉丝们说的,“从未见过Gay地如此生硬之人”。直播开黑的时候像个傻子一样满嘴“爱丽”,下了播明明加了好友却再无往来。
搞什么?Alex又想。
甜瓜的名字和头像已经在列表里铁块一般沉到了底部,这安安静静的状态和QQ聊天列表最上方翻腾着的那些榜上有名的人皇截然相反。Alex只是出于礼貌与教养敷衍地回复这些人皇们。哪个人邀请他没点私心?Alex也并不是不懂这些。
他17岁了,和成年人一步之遥。

Alex不太主动,说是百星屠皇的矜持也好,说是少年特有的羞涩也好或者说是他本性有点冷淡散漫任性自我,对人际交往不怎么上心。Alex也没有联系过甜瓜。那必须要划拉到最下面才能在列表里面看见的名字渐渐淡出Alex的视野。
原本是这样的。
Alex难得应粉丝们的要求在非排位期间玩了把匹配。说实话他有点困又有点无聊,直播间翻腾的是弹幕,而在他的世界里只有游戏的BGM和自己的呼吸声。而后,他的呼吸声顿了一下。这一下顿的有点快,细微,小到他自己可能都没有察觉。他只是把鼠标移动到了匹配的头像框上面,自己不知所谓的点了几下。头像框下面几个小字写着玩家的名字,他用气音念了一声:“甜瓜。”
他一直盯着那个名字直到进入了角色选择界面。比赛聊天室里面早就聊起来了,Alex这才注意到除了甜瓜之外还有几个有名的人皇主播。那几个主播和以前没有任何区别地发一些粉丝爱看的骚话、垃圾话,配合着他们选择的角色、皮肤换来换去。只有甜瓜早早就按了准备健。从Alex的视角看去,就是一个穿着漆匠皮肤的慈善家像个乖小孩一样安安静静地坐在荒芜的餐桌前。Alex准备了一堆“滚”“丑拒”“飞天吧”之类的词语准备送给这批人皇,结果打到聊天框却变成一句简短的询问:“甜瓜?”
但Alex还没等到任何回复,不,应该说发了也看不见吧。

游戏就开始了。

湖景村是一张人类和屠夫都不怎么喜欢的地图。人类嫌这张图面积大、空地多,屠夫也嫌这张图面积大,距离远。Alex对这张图并没有太多想法,他只是厌烦人类卡bug点,而整张图在更新后bug点有点多。
这局游戏开局Alex算是十分幸运,跟着耳鸣没走几步连捡两个推进器。他一遍装配零件一遍调整视角,远远就看见海边电机盘站着个朦胧不清的小小人影。他找寻人类的身影像是一种狩猎的本能,冰冷、敏锐、嗜血。
海边离他没几步远,他甚至选择直接走过去。
Alex走近了,就看见穿着漆匠皮肤的慈善家“啪嚓”一声翻下一块板。慈善家那鬼鬼祟祟哆哆嗦嗦的样子有点好笑有点滑稽又有点可爱。不知怎么让Alex想起开黑那天甜瓜在语音里面指挥自己,嚷嚷着:“爱丽!盖他板子!对,盖板子。”
Alex操作的小丑静默不动,以游刃有余的放松姿态和慈善家对峙。慈善家隔着板子看着小丑,耳边跃动着监管者的追击音乐,Alex好像能听到慈善家像好不容易才鼓足勇气装出毫不惧怕的样子,喊一声:“爱丽,你踩不踩板子!”
Alex几乎是从喉咙的深处漏出一声轻笑。
隔板一刀的时机刚好、角度刁钻,Alex心知肚明这个慈善家根本躲不过这一击。只剩半血的慈善家捂着腹部,踉跄着跑向海里,画面里的人物的狼狈姿态更显得他身后的小丑正享受着以强欺弱的狩猎快乐。Alex甚至连技能都没用,他以精准到像是某种精密的机械仪器一般的预判,直接用平A砸在慈善家消瘦的身子上。
然后慈善家飞进了海里。距离还挺远。看起来像是个喜剧。
更喜剧的是,Alex走过去就发现甜瓜玩的这个慈善家像是一头死死地扎进海床里了一样根本“捡”不起来,更别说绑气球、上椅子。
Alex对屏幕上只剩下2台的电机无动于衷,他像是好奇,又像是好玩,在海滩上围着这个捡不起来的慈善家转过来转过去。

这场匹配因为人类三出,慈善家英烈自爆作为最后结局。
几乎就是在匹配结束当下,那个甜瓜的聊天框立刻在AlexQQ上亮了起来。
“刚才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卡bug的。”甜瓜这么写到。
Alex没有打开电脑上的QQ客户端,而是用了手机。他低头想了会——瞎子都看的出来甜瓜没有在故意卡bug——而后他慢而认真地回复到:“你是因为知道那里很容易卡才往那里跑的吗?”
这是一种奇妙的延伸。当Alex打下那句回复的瞬间他清晰、明了地觉察到了那种感觉。像是为了确认似的,他又显得漫不经心地加了一句“最近连排位都经常有人往那个点跑,原来是这样。”
Alex发完回复之后就用手机指着自己的下巴,他连手指都像弹琴一样在桌面上轻轻地敲击着。就像预判人类的动向、预判走位、预判翻版翻窗时机一样,他在等,他在等他的预判变成现实。
“不是这样的。”果然没过一会,甜瓜一大段一大段的QQ回复发过来了。甜瓜如他预料的一样先是解释了自己的刷点不好,又解释了Alex的压迫走位让他“无路可逃”(Alex对无路可逃这个形容非常满意),最后又情深意切地陈述了自己没让队友来救选择了自爆就是不想卡bug给大家造成困恼云云。
Alex都看笑了。
他故意晾了甜瓜一会,这期间甜瓜又发来不少求饶的表情包。Alex收表情包收到满意,才写一句:“逗你的。你是不是傻。”
“啊?你这个人?你是魔人吗?爱丽你怎么这样啊?”甜瓜的声音偶尔显得奶声奶气,语气也软,连责怪听起来都有点像在撒娇。
Alex没忍住笑出声。他感到那种从游戏中延伸出来的愉悦滋味。

他是屠皇。
Alex握住了鼠标点开了下一局的匹配。
他知道自己天生有一种狩猎本能。

评论(17)
热度(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