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我尚未为这个世界做出什么贡献。
“噢 朋友 为什么你”
“这座伟大而智慧的城市 雅典的子民”
“如此在意积累财富 荣耀 和声誉”
“又如此看轻智慧 真理和灵魂的提高”
“你不为此感到羞愧吗”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A瓜」春秋(1)

***警告:这是一把超级大刀。不喜欢吃刀的千万不要看!!!!!!!

OOC。请勿上升真人。




“我没有为你伤春悲秋不配有憾事

你没有共我踏过万里不够剧情延续故事”

——林夕《春秋》


01

Alex作为战旗直播平台的一哥,订婚那天,牌场自然很大。在约摸十年前,直播平台还在野蛮生长的时代,Alex用自己精湛的游戏技术稳坐好几个一线竞技手游的玩家排行的头名,是名副其实的“皇帝”。没有观众不喜欢强者,可以说Alex是帮助战旗直播在平台竞争中杀出一条血路的重要助力。他代表了手游竞技的巅峰实力,这也让战旗直播很长一段时间标榜自己是各个平台间最“硬核”的那一个。

婚庆宴席定在超五星酒店的“江山厅”,四面气派玻璃墙,三面环湖,一线水色,更远是城区夜景,金碧辉煌。有报道说仅仅宴会厅门口的自助甜点就花销几十万。一条长得几乎没有尽头的走廊铺似乎三千丈的红毯,上面站无数主播,名流,老板,各路媒体记者,一时间星光璀璨风光无二。

Alex的脚塞在意大利高定的皮鞋里发痛。宴会还没开始他就已经感觉自己精疲力竭。他的未婚妻专门为宴会买的高跟鞋不合脚,没站多久就直喊脚疼,女方父母心疼女儿,便早早叫了未婚妻去上面的房间休息。

他的未婚妻是个财团最小的千金。脸生得像个天使,身材却像个诱人的恶魔,声音悦耳动听,脾气挺好,更惊喜的是在床上火辣非常。Alex知道未婚妻特别喜欢自己,他亦对这一切没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

挺好的。

他的父母也很满意。


脚指头发涨地撞着皮鞋内里,Alex保持脸上一抹轻到不能再轻的笑容,远远看见走来四个人。Alex心下了然,笑容已经摆在脸上了。那四人算是他多年相熟。

Alex从手游第五人格开始真正走上“运营发家”之路,那年他才17。在当时,这个游戏里面有四个人很火,火到如日中天,他们叫自己魔人者联盟。这个名词在现在看来确实十分羞耻,但是当时的的确确吸引了无数粉丝。Alex和他们私交还行,一起玩过几次游戏。为首的是虚伪,他身量高,体格不错,声音低沉富有磁性,站在那就一副大将风范之感。虚伪朗声说“恭喜你爱丽。我们哥几个给你买了份礼物。”

Alex声音清淡又不失礼节地说了句谢谢,他等了会,才看见一个瘦高的身形从虚伪背后钻出来。

是甜瓜。

魔人者联盟里面最不起眼的那个主播。

当然现在这个甜瓜也不是主播了,像一切的“普通人”一样,安安分分找了份平台运营的工作,最近听说他刚升官,做了个小管理。当然据说,他只管五个人,又据说,甜瓜性格和善,连这五个人都管不住。

甜瓜穿一件挺正式也挺低调的白衬衫,一条没有任何特点的西裤,毫不耀眼的皮带。只有腕表显得稍微有丝夺目,江诗丹顿的艺术大师哥白尼天体球2460RT,漆黑皮革表带,极富质感的银白色表盘,上面细致镂刻黄金十二宫浮雕。

Alex面无表情得飞快瞥了眼那腕表,沉甸甸一大块,显得甜瓜的手腕瘦得寒酸,配称不上这奢华限量表。

礼物被甜瓜鸡爪般的手抓着,大红纸袋,上面烫金龙凤,双囍,袋沿细细写一排娟秀小字:百年好合。

Alex看那双手,比以前见过的,握住的,感觉上要更瘦许多。

“恭喜你啦。”甜瓜说,声音因为感冒而显得很闷。

Alex接过袋子,碰到了甜瓜的手指,很短的一瞬间,Alex感到甜瓜的手很冷。

“谢谢。”Alex又说一遍,声音淡。那红彤彤的袋子也很沉,不知会不会比甜瓜的那个腕表更沉一点。

Alex又忍不住打量了甜瓜一眼,以一种极快却极深的眼神。甜瓜的视线垂落地面,头偏着,礼物送完之后,左手抓着右手腕,往后退了两步,不动声色地缩回了虚伪背后。

甜瓜的样子让Alex感到有些刺眼,无法说明的细微针扎感使他很快就把自己的注意力转到了其他三个人身上。他说:“我带你们进去。”


宴会厅高耸的穹顶填充了粉色的纱帐,因为未婚妻少女心思重,要求整个订婚会场布置要如甜美梦幻的花园。Alex带着这四位相识往边沿走,路边真金白银硬是砸出了一条被粉色绣球花包围的“花路”。Alex给甜瓜他们安排的位置离舞台很远,前面早就乌压压一片观众。

“爱丽,你这会场倒真是大!有钱,你牛逼。”老白边入座边感叹。

甜瓜坐在老白的左手边,对老白和Alex之间的客套充耳不闻,正仔细研究酒桌上连包装都相当奢华的酒包。他看完正面,见老白居然还没和Alex寒暄完,就又翻到酒包的背面研究盒子的环保回收标识。

Alex终究依旧没和甜瓜对上哪怕仅仅只是一秒钟的视线。


洗手台的水正哗啦啦地被浪费,宴会厅欢乐甜蜜的音乐隔着几层隔音材料显得沉闷而扭曲,Alex正靠在湿哒哒的洗手台上,他一边缓慢地松开自己的领带,一边目光呆滞而笔直地望着地面。他脑子里什么都没想。

订婚宴会是成功的,他和未婚妻基本都按照彩排的套路来,谁都没出岔子。女孩穿十几万一件的白纱,灯光一照,真的像个画里走出的天使,她梨花带泪,轻轻说“这是我人生最幸福的一天”。彩排没这句,因此Alex在台上愣了一下。但是他用他那一贯的、令人可恨的冷静和聪明,眨眼之间,就已经回答“不是的。以后会比今天更加幸福。”

台下传来欢呼喝彩,掌声雷动,背景音乐推至高潮。

女孩破涕为笑,她是真的美,眼睛像泉水一样柔情动人,那之中写满了爱意。Alex也在台上笑,他在沸腾的煽情背景音乐中,静静地看着这个女孩。


Alex没带手表,因此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这男洗手间呆了多久。悬挂在墙上的米黄色灯光暧昧朦胧,不知怎么了,他突然想抽根烟。然而他又突然意识到自己根本不会抽。

作为宴会的主角,他明白自己不能缺席太久。主桌都是些重要的宾客,据说都是哪哪的商业巨鳄,又是哪里的“很有能量”的人,准岳父耳提面命,Alex知道自己怠慢不起。因此他对着镜子好好地又系回了领带,整理了发型,他现在像个有身份的人,擦手有自带的方巾。方巾从日本带回来的,柔和的深蓝色的布面,上面绣一只眼巴巴望着月亮的兔子。这方巾十分精贵,源于绣工手艺人精湛技艺,那兔子活灵活现,显得又可爱又可怜。

Alex一抬眼,从镜子中看见甜瓜正走进来。

甜瓜也看见他了。在镜子中。

但是很快甜瓜就低下头去。这个一米七六左右高的三十几岁男人并没有像其他这个年龄段的男人一样开始发福,反而显得更干瘦了些。他脸也消瘦,眼睛下方有黑眼圈,走近了看,那是一张和这个世间大多人并无二致的、被生活折磨得疲惫不堪的脸。

没有什么特别。

Alex依旧靠在洗手台上,他在等他。

过了几分钟,甜瓜从内室走出来了。甜瓜没抬头,他沉默地走到Alex身边,像没了呼吸一般安静地把手伸到水流之下。

Alex轻轻咳嗽一声,但这声些微难堪的咳嗽声,很快和洗手的水流一样打着漩涡,卷入漆黑的下水道之中。甜瓜跟聋了一样,连眼皮都没抬。

Alex嘴唇发干、舌苔发涩,他有点想抽烟,却又再一次意识到自己并不会抽。





评论(16)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