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停止空想。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A瓜」少年心事(8)

***OOC,私设,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08

Alex在同龄人里面算是高的,他又高又瘦,四肢非常修长,手指也漂亮。现在这雕塑般的手指一掀,手机啪叽一声砸在床单上。整个晚上排位赛的直播他连话都很少说,十几万的粉丝跟沙丁鱼一样塞在他的直播间听他的呼吸。但是这群鱼头鱼脑的粉丝们很满足,这个晚上的Alex冷酷嗜血,在游戏里大杀四方、捷报频出。连比赛过后,几个和Alex相熟的人皇在聊天框打一句“爱丽爱丽我们那么爱你,你别锤我嘛。”,也只能得到一句像是从冰层下方掏出来的“滚”。

粉丝们花痴连连,“冷酷的爱丽好帅哦!”

九点打完排位,Alex连告别都没有说,直接关了电脑。主机停止的瞬间,房间里恢复到了一种属于夜晚的安静。悬挂式的空调,风正对着悬挂着的羽毛吊灯吹,那个灯稳地很,就是四周地羽毛被吹地一抖一抖的,真的像在振翅。Alex呆呆地看着那里,看了好一会。而后他又瞥了眼床上的手机,他从没有这么嫌弃过自己的手机,即使那手机现在还是反扣在床上的,他连看自己的手机壳都觉得碍眼。手机壳挺酷,漆黑一片,上面一蝙蝠侠的大块胸肌,更上一层是有点浮雕质感的蝙蝠侠纹样。这是他去年几乎以剁手的程度买的正版蝙蝠侠手机壳,他一直爱不释手,只是现在他看着那明黄的浮雕都觉得讨厌。

但,他更讨厌忍不住又把手机拿起来,点开屏幕,打开QQ,刷了几下聊天列表的自己。

他手指用力,把聊天列表拉了一下,又拉了一下。这聊天列表刷屏倒是挺快,一会儿这个主播找他开黑,一会儿那个管理找他商量事情,一会儿管理群里聊得热火朝天,一会儿粉丝私聊他跟他表白。

甜瓜的头像越沉越下面,像他们刚认识时那样。

Alex连脸上都浮现出嫌弃的神色,手指像要触碰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把和甜瓜的聊天记录点开,眼睛甚至都微眯起来。

没有。一句新留言都没有。

他们的记录依旧停滞在几个小时前Alex发的那个“哦”上。

Alex嘴里忍不住“嗤”了一声。他手指一掀,手机又再一次以倒扣的形式,啪叽一声砸在床单上。

 

满天小星星上线了。

这个没有头像的,像是水军一样的账号冲进甜瓜的直播间。那时,甜瓜正在奶声奶气,甚至有点五音不全地唱一首童话镇。主播和弹幕其乐融融无比和谐地互动,那画面十分和平,和平到就像一颗榴弹扔进Alex的脑子里。这小星星,“啪”一声就炸了。但这爆炸也是十分冷静甚至可以说是冷峻的。他往这个斗鱼账号里充了笔“巨款”,连送给甜瓜好几个火箭礼物。

“谢谢小星星的火箭!哇,这么多架的吗?谢谢老板,谢谢小星星老板!”就在甜瓜连乎谢谢的时候,Alex冷不丁写一句:“你唱得很难听,别唱了。”

直播间一下子没声了。

正在播放的伴奏估计是甜瓜在网上找来的,连歌曲的原唱都消地十分随便,甜瓜一停下来,竟莫名显得这直播间像一个旧时候乡间搭的野戏台,在上面唱戏的都是些入不了流的角。还没等甜瓜说话,Alex自己脑子里面已经一团乱麻了,他坐在电脑前,一时间像是凝固了一样,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他甚至不知道屏幕上那句刺眼至极的话到底是谁用了他的双手给打上去的。

甜瓜清了清嗓子,咳嗽了声,把那带着杂音的伴奏关了,耳机那头传来些窸窸窣窣的响动,Alex不知道他在干嘛。等了会,甜瓜才说:“谢谢老板们的礼物。下次你们要是觉得我唱歌不好听,直接说就好啦。别送礼物破费了。我看见了,就不会唱了。”

Alex心里咯噔一下,觉得堵得慌,又觉得疼。

甜瓜的声音小下去,沉默,只剩下呼吸,像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撑住自己的场面,又极细微地重复了一遍:“谢谢大家的办卡、飞机、火箭。”

 

Alex很早就躺下了,平时他虽然睡得比一般主播早得多,却也大多要拖到12点才入睡。晚上11点38分,他已经在床上张着自己的眼睛盯着天花板盯了将近一个小时。他脑子里似乎乱哄哄的,又似乎什么声音都没有。他每每抓起手机又不知道自己该和甜瓜谈点什么。他凝视苍白的聊天界面,其他记录都被收进了聊天助手里,屏幕上独留一个冰冷的“哦”字。

手机震了一下,Alex一下没抓稳,鼻子被砸个正着。而后这个手机像戏谑似地在他的脸上嗡嗡震个不停。他忙把手机从自己的脸上掀看,想看看是哪个家伙。他一愣,忍不住多看一眼。这是一个QQ电话,打给他的人是甜瓜。

Alex几乎是从床上蹦起来了,他东倒西歪地跑到桌子边,拿了耳机,大概由于速度太快了,接头插了三次才塞进手机的耳机口里。

他咳嗽了几声,又深呼吸一下,才接通。

“喂?”他的声线还是那样好像有点淡漠、有点漫不经心。但估摸着是空调温度太高,Alex手心里全是汗。

耳机那头沉默了一会,才传来甜瓜朦朦胧胧,居然显得有点缥缈的声音:“喂。Alex。你睡了吗?”

“干嘛。”Alex淡淡一句,装腔作势。

“哦……”甜瓜的声音闷,仔细听还能听到那端传来呼呼地风声和车辆驶过的声音。

Alex担心甜瓜下一句就要通情达理说一嘴“那我不打扰你睡觉了”,忙说:“本来要睡了。被你吵醒了。”

“啊……那……”

甜瓜还没说完,Alex立刻打断他,有点没好气地口吻“算了。醒了都醒了,什么事嘛?”

夜晚盆地城市的风声通过甜瓜的话筒传来,甜瓜的语气听起来有点不好意思:“诶,那什么……其实也没什么。我才下播呢。就,有点想听你声音嘛。”

Alex的手机背面,汗津津的,发潮。他背靠着墙,心里有些柔软,语气也不自觉得软了些:“怎么了?在外面?”

“哎呀,停电了呗。热死了。然后我被迫下播。”甜瓜顿了下,又说:“今天有个老板,送了我五架火箭。牛逼吧!”

Alex太阳穴突突直跳,一时语塞。

“Alex我问你个问题嘛……你觉得我唱歌是不是很难听?”

一瞬间,Alex觉得自己有点喘不上气,但他天生的那种特有的镇定和聪明,电光火石之间又让他找到了一个绝妙的回答,他说:“我还没听过你认真唱歌。”不管Alex到底有没有听过甜瓜唱歌,他都可以回一句“我以为你没有认真在唱”。

耳机那边又一下子没了声音,Alex心如火炙地等了会,有点焦虑,他忍不住喊一声:“甜瓜?”

“……那。那什么。你要不然点首歌?我给你随便唱唱?”甜瓜的声音小得几乎都听不见。

又开始了。Alex想。心脏在他的胸腔里,怦怦乱跳,而他的脸在烧,手掌里从接电话开始都是汗,又黏又湿。

“嗯。”Alex回答。

“你想听什么呀?其实我会唱的也不多哈哈。想听啥嘛。”

“会唱的不多你还让我点歌。”

听见Alex这句淡淡的吐槽,甜瓜没回答,就在耳机那头似乎有点开心,一直笑。

“你点你点。”甜瓜说。“这样我就可以拒绝你,说‘我不会啊’”

“点嘛!”甜瓜催促他,声音都有点像在撒娇。

Alex倒在床上,他看着空调的风吹向吊灯,把那羽毛吹地一荡、一荡、又一荡。

“那你唱童话镇吧。”

“……啊?那,那首我,唱不好。”甜瓜的声音沉下去。“我会跑调。”

“好不好听的人说了算吧。”

“啊。”

“不是你让我点歌的吗?”

“嗯。”

“那你唱呗。”

“诶,那什么……这首我……”

“现在你这首歌唱得好不好,是我说了算的。你自己觉得好不好,不算数。”

Alex边说边闭上眼睛了。他在等待,等待他耳边响起那五音不全的歌声,等待那被粉丝们戏称为“调音师也救不了”的音准。他已经准备好了,如果甜瓜唱完歌问他唱得好不好,难不难听这种问题,他要犹豫一下,然后再假装不情不愿,假装嫌弃说一句“还行吧”。

在这之后,他还要再说一句——“反正比我好多了”。

 

Alex的耳朵里,童话镇这首歌的前奏响起了。

 

————————————————————

笔力太差。写不出脑中他们千百种的好。

评论(45)
热度(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