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我尚未为这个世界做出什么贡献。
“噢 朋友 为什么你”
“这座伟大而智慧的城市 雅典的子民”
“如此在意积累财富 荣耀 和声誉”
“又如此看轻智慧 真理和灵魂的提高”
“你不为此感到羞愧吗”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A瓜」少年心事(13)


***ooc,私设,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13

晚饭的时候,母亲在饭桌上掏出了一盒冈本热感安全套。Alex吃了一半的米饭硬生生吞进气管,咳得鼻涕眼泪横飞。连父亲都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的爱人,嘴巴几乎是拧了一下,才说:“吃,吃饭呢……”

母亲面色凝重端庄,隐约间又似有点欣慰:“年龄到了,自己注意点。男人说到底,负责任是最重要的。事情做出来,就要负责。懂吗?”

Alex咳完,气都还没喘顺,实在是忍不住把自己的声音抬高了一个八度:“神经病啊!我只是去参加个游戏活动而已啊!”

母亲的脸却完全严肃了起来,在那上面找不到任何一丝的戏谑:“我看了很多关于你现在玩的那个什么直播的报道。妈妈觉得这个职业,可好可坏。你真的去了之后,那些小姑娘,有的长得可漂亮,死命要和你……你怎么办?”

“什么东西。”Alex答道。“我没兴趣。”

“没兴趣你又找衣服又找鞋,还去理了个头发?”母亲边说手边冲Alex的头发上摸去,被Alex一脸不耐烦地挡掉了。

Alex实在不想听妈妈的语重心长耳提面命,往嘴里扒拉了剩下的几口饭,就算晚餐结束了。上洗手间的时候,他忍不住冲镜子里看看自己的头发。头发这几天刚剪的,特意叫朋友推荐了市区里据说剪得最“酷”的店。那是一个时下流行的韩式发型,但是Alex嫌理发师把侧面剪得太短,越看越碍眼,越碍眼越想看,每次路过镜子总是得在镜子面前抚弄侧边的头发半天,因此又没少被母亲嘲笑。他甚至连晚上入睡前,都想着这侧面的头发得争气,趁着还没见面的这一两天多多少少长长一点。而后在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满脑子想得都是要戴哪个鸭舌帽遮住这个剪坏了的头发。


他最后选了一顶黑色的鸭舌帽。

喜好排名前三位的衣服裤子一套穿在身上,剩下的全都塞在了黑色的背包里,鞋子刚从鞋包保养店拿回来,黑色底面上爬行电路纹样。戴一块黑金色的卡西欧G-ShockGA-110GB。这块表表盘大,黑色外框衬着框内的金色齿轮表盘呈现出一种热烈和冷酷并存的金属感,即使远远看去,也能望见手腕上凝着一抹金属色,像别着一把烧着的兵器。Alex出门前站在对着落地镜几乎把各种正常的奇怪的造型都摆了一遍,直到母亲从房间里探出头来,笑眯眯地看他,他才背起包,拿起机票出发。

旅途并不漫长,两三小时的飞机,Alex似乎是歪着头在位置上睡过去的。下了飞机之后他忙着研究路线,买票坐机场大巴,联系D5游戏的线下活动策划负责人员。特别关注捏爆瓜头这一天也是静悄悄的,一条信息也没有。入住了游戏策划组安排的酒店后,Alex又躺在床上睡了一下午。直到晚上饿到醒来,Alex摸出手机,才看见捏爆瓜头发来了几条留言和两三张照片。一张照片是一件衣服,胸口那块被扯出来,黧色布料上缝大大小小七八颗澄黄的金属星星。图片下面写一句:把你的最爱带去现场~谁叫你不来,来了就送给你~!

Alex一笑:“如果我见到你,拿剪刀把这些星星一颗一颗剪下来。”

捏爆瓜头十分嘚瑟,发了成排表情,Alex的手机在他的手心里震个不停。捏爆瓜头说:“你来剪啊,你来剪啊!你敢来,我剪刀都给你备好!你又没来啊哈哈哈哈。不用担心,我会给你录视频滴!”

Alex正躺在酒店的床上,这不是多好的酒店,被单上传来一股浓重的漂白粉味,屋里潮湿,甚至天花板上有一块碍眼的污渍,却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官方的说法是因为临时定这么多人,又要定在会场附近,选来选去,只能选这个快捷连锁酒店。Alex来之前特意查了住宿情况,活动会场边上几步路,地铁口边,就有一个四星级酒店,人都没住满,只是房价贵,就算特价房也要800块钱一晚。那些成年人世界的法则和话语规则,他不是不懂。

“你住的好吗?”Alex问。

“住的挺好的!官方还帮我们安排酒店呢!我本来还以为要自己定酒店,这些省了不少钱。哎。好可惜,你如果来我们还能见个面,我可以把本来用来住旅店的钱请你吃顿好的!”看起来捏爆瓜头还挺开心。Alex想这个人要求还挺低,即使被塞进快捷酒店,依然觉得主办方好极了,欢天喜地的。说起话来又一股傻乎乎的劲,老想请别人吃饭,这邀请再俗套也没有了。

“你要请我吃什么?”Alex问他。

“会场旁边不是很有名的海鲜自助嘛!说是什么稀奇的海鲜都是国外运回来的。你爱吃海鲜吗?我请你吃那个!”这次捏爆瓜头答地还挺快。比起海鲜,Alex好像更喜欢吃肉,只是Alex想起自己曾在哪期杂志上看过那间海鲜自助的介绍。介绍称它是最美的海上餐厅之一,几乎三面被海包围,无论是昼夜亦或是春秋冬夏,各有各自的海景之美,都可以在那家餐厅里一边吃着自助餐一边欣赏。Alex觉得如果能在那里和甜瓜吃一顿饭也不错,即使他并不是真的那么喜欢吃海鲜。他喜欢杂志上的照片,餐厅就像夏夜海面上一只巨大的独脚鸟,在它的腹部,摇曳着暧昧的灯火和食物香气,玻璃窗外是三面是漆黑的海,一面是繁华都市。似乎能从这张照片里听到海的声音,呼吸道夜色的味道。

更晚一点的时候Alex突然想吃泡面,他正准备去楼下的24小时超市买。门一开,这酒店的过道十分逼仄狭小,三步放一个灭火器,天花板压得非常低,灯光呈现一种黯淡的象牙白色。走道对门也出来一个人,不经意地就碰到了,或者说不想碰到都不行。Alex瞥了他一眼。一米七几中等高度比自己矮了些,中等身材,一头短发刘海一层平平地扣在脑门上,眼角下垂,带黑框方形眼镜,显出一种乖顺的模样。

Alex整个人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顿了一拍。心脏似乎都不跳了。

那个人穿一件黧色T恤,胸口装饰性地缝了七八颗金属星星。

“啊,对不起。”他低着头,说一句话,声音很轻、很温柔,像是一片羽毛。

是他。

Alex感到自己的脊椎里简直一瞬间蹿起一道闪电,把所有漆黑全部都点亮。

他的心脏这才苏醒了,在胸腔里怦怦乱跳。


评论(45)
热度(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