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我尚未为这个世界做出什么贡献。
“噢 朋友 为什么你”
“这座伟大而智慧的城市 雅典的子民”
“如此在意积累财富 荣耀 和声誉”
“又如此看轻智慧 真理和灵魂的提高”
“你不为此感到羞愧吗”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A瓜」少年心事(14)

***OOC,私设,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14

甜瓜在24小时便利店里选好泡面,正结着账,旁边电动门一开,进来一个人。高高瘦瘦,大半夜还戴着个鸭舌帽,这让甜瓜忍不住多看了那个人几眼。是方才在走廊上不小心撞到的那个对门。

对方也看了甜瓜一眼,那一眼从帽沿下射来,很轻很淡……很利。像一把误伤人的小刀。甜瓜的视线向下,就看见这人手上戴一块表,电子表表戴粗,表盘大,显得对方的手腕更加纤细。但是却的的确确又是一双男人的手,虽然瘦,但骨节分明,手指修长,皮肤白皙,有血管安静地匍匐下方。隐约间,能看见表盘里一抹金色,被黑色衬托,像入鞘的匕首。

甜瓜有点不好意思,害羞地笑了一下,挥了挥手里的鲜虾鱼板面:“你也来买……泡面?”

这句突然的问话,似乎让这个年轻的对门愣了一下,高个子的男人没回答,只是微微点了下头。甜瓜看清了他的脸。对于甜瓜来讲,对方这张脸显得有点过于秀气了。那些女粉丝嘴里说的什么“眉眼干净”“眉清目秀”“眉清目朗”之类让甜瓜全身发麻鸡皮疙瘩都要爬起来的词语似乎也可以用在这个人身上。他眼睛长,似乎是单眼皮,却显得很有风采,甚至可以说有种东方韵味。鼻梁挺拔,嘴唇薄。神色十分冷淡、镇静,看起来并不好接近。

甜瓜听说下榻的那间快捷酒店已经全部被这次活动的主办方包下了,他便在心里暗暗猜想,这位到底是哪个主播,又忍不住想,这个主播要是开个摄像头估计会狂吸一波粉丝。大家都是为了娱乐。一个主播游戏技术好是基础,真正让他红的却并不一定是技术。更多是声音、脸、幽默感、梗,甚至是CP。

“你也是主播吧?”甜瓜问。对方依旧没有回,但是也没有走的意思,这个高瘦的男人就站着,视线没有移,眼神有点尖锐。甜瓜越发感觉到尴尬,他本身就稍微有点怕生,做主播这些日子还算稍微地锻炼了他和别人社交的技巧,可说到底,他依然是那种有时远远看见半生不熟的点头交宁可绕道走的人。甜瓜硬是挤出一个笑容,放柔声线:“那,明天见?”

甜瓜和一只老鼠一样灰溜溜地跑回酒店门口,才突然醒悟过来自己和对方一样是去超市买东西的凭什么自己要跟逃兵一样离开。

他忍不住翻出手机。

甜瓜的QQ没什么秘密,也没有特别关注这种无聊的东西。他只有一个分组,叫“星星男人”,里面只有一个好友,备注名是“星星男人”。甜瓜找这个星星男人聊天:“Alex,我前面不是跟你说我房间对门住一个我不认识的主播吗,我刚才去超市买泡面又遇到他了。他长那样女孩子可能会很喜欢吧。但是对于我们这种钢铁直男来说,长得实在是太gay了。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能吃吗?男人是靠各方面能力说话的。还有这个人阴森森的,老看我。我和他说话,说了……4句?说了4句,他一句也没回,就一直看我一直看我。”

星星男人有空的时候回信息很快,几乎是当场就回了三个大字:有意见?

“没意见没意见,就在想他是谁,说不定还是一起玩过游戏的人呢。虽然对于我们钢铁直男来说,那个长相真的很一般。但是他做主播肯定很赚啊,开个摄像头什么的,女粉丝一波接一波的好吧?”

“正常点,说这些干嘛。”星星男人回复依旧很简短,看起来几乎都有点冷淡了。

这几个字刺了甜瓜一下,让甜瓜有点而烧的大脑突然冷却,他这才意识到他正站在酒店的大堂里。大堂简陋,大门口立着块方形广告牌,背景硬着像素都糊了的第五人格乐园画,前面黑体大字“欢迎第五人格各位主播入住本酒店”。人声、灯光、大堂地毯的微妙气味一齐向甜瓜的感官涌来。有一小段的时间,甜瓜有点恍惚为什么自己要站在这里,又以什么身份站在这里。

“我在想。”甜瓜在聊天框里一个字一个字地敲。“什么时候才能和你见一次面啊。”

“?”

“有线下活动你要来哦。”

“??”

“我要和你面对面打一局,然后射瞎你。”

“???想什么呢你?活着不好吗?”

甜瓜自己看着手机发笑,和Alex聊天总让他感到快乐,可这快乐里却似乎有藏着丝他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酸楚。他一眼看去,这大堂里全是人,全是主播。各式各样的男人,三五成群,往沙发上一座,桌上摆几听铝罐啤酒,百威喜力,聊天吹水,互留QQ号、YY号,好不热闹喜庆。更远的地方有一小间吸烟室,云雾缭绕,竟像个仙境,门口立着个垃圾桶,上面全是烟头。至少这一刻看,D5这个游戏正有着无限的前途和钱途。大家干自己喜欢的事,同时能喂饱自己的肚子,主播真是一个羡煞人的职业,玩玩游戏就能赚钱,还能在游戏里认识很多人,获得许多粉丝,每天受到关注受到追捧。

他和爱丽之间的,连接着的,这一个小小的游戏。连接着这一个似乎相当“轻松”的职业。但是就像某个文章写得,这是一个抽象的时代,所谓的抽象就是可能一瞬间,它就再也不被问津进而再也不被理解。他在第五人格,可能还有那么点名气。可能有一天这个游戏会不红,那些说着“甜瓜我们永远爱你”的ID也很可能一旦暗下去就再也不会亮起。

“Alex,给我看看你的照片啊。”甜瓜写道。

星星男人发来一张胖虎照片。

甜瓜又望着手机乐呵呵地笑了会:“说句实在的。如果你长得跟我对门那哥们一样,开个摄像头你当晚就百万人气好不好!”

“Alex!阿拉克斯!爱丽爱丽!”

“正常点行吗?”

“我真的想有机会看看你。”

“有病记得吃药,电竞繁忙,我先睡了。”

甜瓜毕竟还是开心,他抓着自己的手机一路笑到房间门口,就是在门口满裤兜地找入门卡。住对面间的主播也回来了,手上提一袋东西。甜瓜瞥一眼,隔着袋子依稀能认出里面有一桶和自己一样的鲜虾鱼板泡面,一瓶脉动,好像是新出的仙人掌口味。这个主播果然是眉清目秀,身子纤细高挑,甜瓜心里先讽刺一句弱不禁风,却望着这个人想是不是Alex也差不多长这样,可能五官不如面前这个主播精致。但又感觉应该差不多——高瘦、有股超过年龄的冷然和稳重。

对门依旧没说话,淡淡地看甜瓜一眼,连点头示意都没有,开门自己房间的门进去了。

虽然也许Alex性格也这么坏。甜瓜想。但至少,让Alex不再只是一个抽象的ID,不是一段视频语音,不是QQ分组里的多少页聊天记录,不是这些只存在于互联网里的抽象符号。而是一个具体的、真实的,人。

 

当然。甜瓜做梦也没想到的事。第二天,这个想法就实现了。

这事实突如起来,猝不及防,惊雷炸响。那时甜瓜正睡眼惺忪地在洗手间刷牙。走廊上游戏官方的工作人员正发放活动会场的入场选手证。一个走道窄地让人窒息,偏偏又像一排牢房门开了,里面钻出一个个昼伏夜出睡眠不足跟鬼一样的主播们。他们有的甚至都靠在门框上,就这几分钟的时间也要假寐一会。甜瓜把嘴里的唾沫吐完,把嘴巴擦干净才出了门。对门也开着,高个子的男人懒散地依着门栏,腿放松地伸着,背后染一片晨光。甜瓜这种钢铁直男对这牌画报一般的姿势不顾一屑。

“甜瓜?”工作人员也是个带着熊猫眼的女孩,蓬头垢面,面如死灰,还非得挤出一个疲惫的笑容。

甜瓜确认了自己的身份后,就收到一个选手牌。牌子做的倒是挺精致的,看起来竟然是这几天看下来官方做的最好的东西了。

甜瓜收了选手吊牌正准备关门,忽然听见那个熊猫眼女孩用几乎是甜了三度的声音说:“你……你是Alex,对吗?”

甜瓜脑子里,轰地一声。

一片空白。

他从未闭合的门缝处看出去,那边晨光居然还可耻地照耀着对门男人的后背,勾勒他的影子。男人伸手接过那张选手证,手指艺术品一样地修长。男人说“我是。”的声音和甜瓜在Alex直播频道听到的一样轻、淡、冷静,像湖面没有一丝波纹。

甜瓜倒抽一口冷气,抽地自己胸腔肺腑都发凉发颤,而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

8月18号太过于美好,以至于我现在都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最后A和瓜的那无忧虑的、默契的笑声,何尝不是我写少年心事的初衷呢……


以及,我真的做梦也没想到爱丽是这种宠妻性格呀……稳重冷静,偶尔顽皮,基本全程跟着瓜TUT各种为瓜作弊……我已经嗅到了瓜日后恃宠而骄的气息了(虽然我觉得瓜现在已经是恃宠而骄了=  =)

评论(33)
热度(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