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我尚未为这个世界做出什么贡献。
“噢 朋友 为什么你”
“这座伟大而智慧的城市 雅典的子民”
“如此在意积累财富 荣耀 和声誉”
“又如此看轻智慧 真理和灵魂的提高”
“你不为此感到羞愧吗”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A瓜」少年心事(16)

***OOC,私设,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有玻璃渣有玻璃渣有玻璃渣有玻璃渣。


16

“就让我敬往事一杯。”


小小的蛋型场馆,边框圆润,里面挤满了年轻鲜活的面孔。主会场中央放两列电脑桌,每台电脑前都放两把窄椅。远一点男女主持人就位,声音洪亮,正介绍着来参加活动的各位主播。甜瓜此时正在一个窄窄的后台,看着前面的舞台,等待着自己的名字被念到。他有点紧张,但更多却似乎是迷惘。他并没有想到介绍主播的环节可能会成为今天下午最折磨人的一刻。

女主持人第一个念的是虚伪的名字,会场的天花板都快要被尖叫声给掀了。甜瓜在后台站得后面了,只能远远看见前面的一个模糊人影走出去。虚伪的照片甜瓜见过,在魔人团还能四个人一起玩游戏的时候。虚伪发在魔人团四人群里,那时这位屠皇剪了个奇怪地发型,他不怎么会拍照,显得胖了。他还在群里发语音,乐呵呵傻乎乎地问“你们看看我的新发型帅不帅”。

现在那个群聊甜瓜还没删,甚至连折叠也没有,它只是沉在了很下面。

站在虚伪后面的是老白。男主持人才在台上声情并茂念到“我们都很熟悉的人皇”的时候,嘘声已经起来了。而后更大声的尖叫、鼓掌像要和那嘘声打架一样怒气冲冲地爆发出来。在那嘘声、那欢呼、这两道撕裂的声音的夹缝里,主持人几乎是提了一口气才念完“老白”这两个字。甜瓜又远远地看见了,老白不快不慢地走道台上去,他的背绷地笔直,看背影都觉得他在紧张。

后台和前台间隔着巨大的幕帘,黑绒布,上面全是灰,它像一个肮脏的分界线,前台的光鲜和后台的黑暗被明显的区隔。在这黑暗中,没有聊天的声音,只有外头粉丝们的欢呼,夹着嘘声在盘旋回荡,像枯林夜色中的一只鸦,你看不见它,却时刻感觉到它在每个人的头颅上盘旋。

甜瓜抬起眼看向天花板,他什么都没看到。

他在盯着那只鸦。

他盯得专注,甚至连主持喊自己名字的一刹那,他都没反应过来。还是站在他身后的屠皇刀锋轻轻地推了他一下,他才如梦初醒一样走上舞台。这不是甜瓜第一次上台,他念书的时候,也在学校的迎新晚会上讲过相声。似乎每个地方的舞台都一样,灯架上的灯光一打,跟挖了一块太阳放在架子上一般刺眼,甜瓜微眯着眼睛,做出事先练好的僵硬微笑,挥手,走路。他往台下瞥一眼,跟瞎了一样,除了光,什么也看不见。他在光里没听到欢呼、尖叫、没听到喊自己的声音,他什么都没听见。他又紧张又镇定,分不清到底是紧张还是镇定,他只记得自己按照先前导播给的路线走,他得站在老白的背后。

甜瓜在台上站了一会才回过神来。这时那群主播们都被介绍地差不多了,后面上台的几个,观众们连掌声都送地敷衍。台上站四排主播,这人气站位,肉眼可见。观众离得远,估摸着不知道这四排的最后一排有多窄。四排有几个主播身材又高又壮,站得像跳芭蕾一样小心翼翼,生怕背一下子靠在后面的装饰展板上把那纤细华美的展板压折。

甜瓜站在第二排,还算舒服,至少不用垫脚收腹。只是灯光太热,他不停地流汗,耳朵里也朦胧地很,只能依稀知道主持在说些什么。

“相信在座的各位已经非常清楚我们的游戏规则了!就是我们公主组的主播们,可以随意选择我们勇士组的主播,勇士组的主播不能反抗,必须和他们搭档。但是,我们还有一个特例!”女主播的声音穿透力惊人:“就是我们的特邀嘉宾!特邀嘉宾即是我们的国王!他拥有最无上的权力,可以有一次命令别人的机会。不管是任何的人,公主组还是勇士组的,都不能反抗!”

“大家是不是已经知道我们今天的国王是谁了呢!”

甜瓜像顶着正午的烈日一样,眯着眼向前面看去,女主持相当热情地把自己的话筒冲向了观众席。粉丝们非常配合,零星的声浪很快就汇合成海,波涛汹涌:“Alex!Alex!Alex!”

尖叫、口哨、掌声。

Alex是被更为特别对待的。他从舞台另一侧的拱门出来,门开的时候,烟雾升腾,甚至连主舞台的灯都瞬间灭下去,打一簇锥光,直直落在Alex身上。的的确确是国王级的对待。一下子身处黑暗的甜瓜这次倒是看清了,Alex在后台换了衣服。现在穿了一件利落剪裁的白衬衫,衬衫中央沿着门襟刺绣几列放射般的黑色线条。走近了,甜瓜甚至能看到那衬衫领子上竟然还打着一根鎏金色的纤细一字型领针。

Alex甚至连笑都没怎么笑,就是冲观众随意地挥了个手,在那锥光中。甜瓜就能听到尖叫声已经开始一浪高过一浪,此起彼伏。他甚至都盯着锥光的发射源,无聊地想:Alex这次肯定能狂涨一波粉了。就在这之后一秒钟,“啪嚓”一声,甜瓜听见一声细小的、无关痛痒的声音。站在第四排一个粉丝人数刚刚破万的主播,不小心把展板的一角压断了。但就和这微小的声音一样,这件事本身也是很微小的,现在所有人都在关注着国王陛下,哪里会有人在意这被一层又一层主播遮住的小小展板。


在进行主播间的“选择”环节开始之前,甜瓜他们得到了10分钟的“商量”时间。说是商量,其实大家该找的“对象”早就在来之前找好了。有些实在没抓到配对的人,基本早就自暴自弃,想到时候被工作组随便安排个人应付应付了事。

灯光从来就不平均。

甜瓜正和刀锋凑在一起。刀锋战士,也算是个屠皇,但说到底甜瓜并不真怎么在乎这个人到底第几,他喜欢交朋友。他和刀锋最近一起玩了几次,他觉得自己挺喜欢刀锋,也觉着刀锋挺喜欢他的,配合也挺默契。有时候人和人之间就是有种缘分。心照不宣。

刀锋正说着话,甜瓜侧耳听了,刀锋声音甜瓜也算喜欢,那些字节音符在他耳边滑来滑去。

……Alex走了过去。

从甜瓜身边。

甜瓜点头附和着刀锋的话语,他听着那些词词句句在耳边落下。他的眼睛盯着Alex的领针,细细一根,很美,金色难得显得如此高贵。随着Alex的走动,光也在那领针上滑行。甜瓜并不知道为什么Alex有一种奇异的气质以至于每一件他身上的佩饰都像是一种未出鞘、未开刃的兵器。

“甜瓜,你在听吗?”刀锋说。

甜瓜的身子几乎都被这轻轻的一声吓得抖一下:“我,我在听,我在听。”

刀锋微微笑一下,没有戳穿他。


和导播事先要求的一样,甜瓜与其他勇士组的主播一样,规规矩矩地在自己的位置上站好等待着被选择。这群主播站成两排,大概是紧张,大家都站得笔直,抬头挺胸地甚至有点像在站军姿。甜瓜无声地又瞥了眼不远处,Alex倒好,在一旁坐一把花俏的椅子。这个年轻的家伙脸上依然是没有表情,他眉眼既感觉干净清爽又似乎冷漠疏离,他的神态显出一种不自知的上位者的无聊,真的像一个心知肚明的国王,在看下方的一场闹剧。

几个公主组的屠皇之间为了抢另一个勇士组的人皇主播吵得不可开交。观众们欢声笑语,屠皇们一边笑一边撸袖子摆出真的要打人的架势。甜瓜看着也在旁边笑,觉得这几个人演得还挺好的,明明排练的时候笑场过很多次。

虚伪在对面,笑得挺开心,他声音低沉悠扬,连连摆手:“我不要了我不要了,我要做一个没有勇士的公主。”

“所以屠皇虚伪想选谁啊?”

虚伪还在笑:“我不选不行嘛!”

观众和主持一齐说:“不行!”

“那我选微笑吧。”虚伪说。

这个结果让甜瓜有点惊讶,这和他先前听说的不一样。老白就站在勇士组的队列头,甜瓜却不敢真的探头去看。他只能在调整自己的站姿,在余光里瞥见老白正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甜瓜过了会,觉得这个结果他不意外。观众们的尖叫声依旧继续,很好奇人的身体怎么可以持续爆发出这种高亢的声音。甜瓜听着,不知怎么,觉得心里也像被这尖叫声的尖刺刺着了,有点难受。

大概过了十分钟,终于轮到刀锋了。事先甜瓜和刀锋都是属于“没东西彩排”的那种主播。给予他们的也就是女主持的话筒一伸,嘴角一笑,甜美一句:“那刀锋战士准备选哪位主播搭档呢。”

“我要选……甜瓜!”

这名字念出来,没什么悬念,自然也没什么效果。倒是甜瓜挺欣慰自己的粉丝相当捧场,鼓掌、喊名字、尖叫的声音至少撑得起场面。甜瓜在那一刻还觉得,也许这次活动也就是这样了。他真没有在期待什么。虽然心里不知怎么,这么多天了,依然有种自己都搞不清的空虚和失落。


“等一下。”一个声音突然说。

这一刻十分神奇。一个被声音填充的几乎没有一丝缝隙的会场,要如何做到一瞬间“唰”地一下安静。像所有人,甚至是这个建筑本身,都屏住了呼吸。

甜瓜心脏在胸腔里面“咚”地一声,直接蹦了一个极。他的视线第一次像一支射出去的箭一样,迅捷而精准地插向“国王”所安坐的方向。

那是Alex的声音。甜瓜知道,他非常确定。

“我。”Alex的声音即使通过了麦克风的扩大依旧很轻,带一点点口音,声音里依旧有种未脱开的稚气。接下去的十秒钟时间,Alex在平静的呼吸,像个少年在思索,同时他或许也像个真正的国君那样,用空白的时间和无言的空气来向在场的所有人展示自己权力的羽翼。

而后,他说——“我选甜瓜。”


评论(72)
热度(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