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我尚未为这个世界做出什么贡献。
“噢 朋友 为什么你”
“这座伟大而智慧的城市 雅典的子民”
“如此在意积累财富 荣耀 和声誉”
“又如此看轻智慧 真理和灵魂的提高”
“你不为此感到羞愧吗”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A瓜」少年心事(18)

***OOC,私设,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18

明白与承认,总是伴随着苦涩。

这一刻的来临太快了。好像每个人都是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被推上舞台的。他和Alex并排坐着,他们距离太近了。甜瓜可以看清Alex的左脸上有一颗将爆未爆的青春痘,他嘴唇上方,少年期特有的柔软的胡渣从之间细细的近乎透明的绒毛。Alex的嘴唇有点干,上面有翘起来的死皮。
太近了。
他想。这实在是太近了。

总的说来,甜瓜从来没有幻想过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和Alex肩并肩的。不。可能就是在某个因为剪辑视频而迟睡的夜晚,当自制力渐渐随着困意而失去对思绪把握的时刻,他想过。Alex作为第五游戏史上首位百星屠皇,他的威慑力其实是远超观众们的想象的。技术主播也好、娱乐主播也罢,说到底游戏的本质依旧是输赢,常胜将军自然会受到所有人的青睐,不管这人嘴巴上到底承不承认。况且这个家伙在星数破百之后,继续一骑绝尘,所有看似紧紧咬着他的竞争对手,最终终究是追赶不上。谁不想和这样的人并驾齐驱、一试高下呢。
这个念头,甜瓜藏得很深。第一次和Alex一起玩的时候,牵线搭桥的老白说一句很中肯的话:“爱丽,如果你想要练技术的话,其实你还是和小沐木啊,蓝胖子啊他们一起练比较好。我实话实说,这几个人整体实力确实是比我们强。”
那时Alex没说话,甜瓜也没有。甜瓜在沉默中承认:是这样吧。这沉默中还有一点炙痛,一点不甘。
这感觉很像甜瓜第一次得知屠皇榜上的百星杀手年仅17岁一样。他几乎目瞪口呆,反复和朋友确认:真的吗?是这样吗?17岁。
真的,是这样。17岁。
问题被一一肯定了。
他嚎一句:“这家伙还没成年啊!”
朋友被他嚎地捂紧了耳朵,连退三步,冷冷淡淡回一嘴:“天赋这东西还讲年龄吗?”
甜瓜看着朋友,不知道心中什么滋味,就觉得辣、呛、涩。
“你看过Alex的主播没?有空也可以去看看录屏。我觉得你们玩人的真的都要小心他。他技术准确,执行力非常好,关键是思路非常清晰。该不该守人,要不要放,先杀谁后杀谁,想得非常清楚。我看都不知不觉学了好几手,对于人类的一些小细节的处理。”朋友喋喋不休,嘴巴一张一合,赞美一句接着一句,似连绵不断,他连一口气都不喘:“真的是太强了。你学学人家。你整天送交互斩,都成梗了。”
“学什么学啊。人家玩的是屠夫,我玩的是人类,有可比性吗?啊?”虽然甜瓜嘴上逞强,那天之后他偷偷在战旗注册了一个小号——cnjaiugkjhu29668。他终日直播,但偶尔有点时间,也真的会开这个小号,混迹在一群用“爱丽爱丽666”刷屏的粉丝里面偷看。Alex直播的时候话少,对思考过程也很少说明,他总是说个结果,这边那边机子被点了,我感觉废墟里有人,空军来了。他的沉默让甜瓜感觉到一种高傲,这高傲源自于天才的孤独,他们的思路总是不被理解,时间久了便也不屑被理解了。Alex还让甜瓜想到念初高中的时候班上总有那么几个数学学得特别好的同学,其中一个做数学题从来只写答案不写过程,学得数学公式从来不是背的而是自己推导出来的。自己咬着笔杆,揪着头发,冥思苦想几乎用尽了所有脑汁才算出来的题目,对于这些人来说,就是瞥一眼的事情。那些复杂的计算公式在他们的脑海里就是一道0.2秒的闪电。闪电亮了,答案也就有了。甜瓜不能理解他们怎么可以算得那么快,他们也不能理解甜瓜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题目都不会。
有一次直播,画面里的小丑在圣心医院里抓捕最后一个求生者:空军。甜瓜就看见小丑一抬锯子,冲上楼梯,二阶锯技能给于这个胖乎乎的屠夫飞一般的速度。小丑在快速的冲刺过程中,在无人的楼梯上开启了金身技能。甜瓜心里哎呀一声,连“Alex失误了”几个字都还没想出来,就看见在台阶的末端,空军“砰”地开了一枪,被Alex这预判的金身完美格挡。
甜瓜心里又哎呀一声。
这些天才怎么可以如此可恨。
时至今日甜瓜还在自己的床头上贴第五人格的地图结构图,这结构图他自己画的,画风十分“朴素”,只有他自己能看懂那是什么鬼东西。标注日积月累,玩慈善家是个技术活。这个求生者比起空军、前锋这些强调“硬”对抗的角色来说,是靠间接的“软”对抗达到目的的类型。他必须熟悉地图,了解什么地方可以倒车,什么地方适合转点,什么一块板与另一块板之间要如何利用。即使他可以说是“努力”到了这个地步,他依旧在人皇榜上排不上前20,他有段时间甚至都魔怔到做梦都在想路线,然而正如大家所说的那样,“人皇屠皇们的视频你们随便看,学得会,算我输。”人都是这样的,努力着努力着,就对自己的界限看的越来越明晰了。
为什么这些天才不能自己活在一个伊甸园里面,为什么要跑出来把我等凡人的世界搅和地如此不得安宁呢!
Alex的主页上传着精彩击杀锦集,精妙走位躲前锋撞击,气球刀、隔板刀、预判金身、预判恐惧震慑、极限拉锯……甜瓜翻来覆去,看了七八遍,喜欢的片段来回播放个十几二十遍。
天才怎么可以这么可恨。Alex是比他获得所有星星加起来都要明亮而他自己却不自知的那一颗星。
天才最可恨的地方在于:如何叫别人不喜欢、不爱他。
夜深人静的时候,钻在被窝里甜瓜因为看Alex的剪辑视频一心满足,他闭着眼睛,脑海里全都是那些精妙到只有人类才可以把握的微妙技能判定、沉默中游刃有余、杀手般锐利的直觉和仿佛可以洞穿别人内心的准确预判。、这视频真是看得甜瓜浑身舒畅,神清气爽,振奋不已,在这之后,在睡着之前,甜瓜也必须苦涩地承认自己可能一辈子都做不到这样的地步。
而后他又想,如果不能做一颗星,就好好地沐浴在星光之下吧。

无论如何,至少星光很美。

至少星光很美。美,这个词好像自诞生起就不是用来形容男人的。Alex的手指的确修长,这和他的身高成比例,这双手像是几只灵动的蝴蝶般翩然落于键盘上。“你拿鼠标。”Alex说。甜瓜下意识的瞥了Alex一眼,就看见Alex的嘴唇上面干起了皮,甜瓜从桌子下摸出一瓶未开封的矿泉水给Alex。这瓶水,甜瓜早就拿了,早也想给Alex了,没想到一向以冷漠(懒)著称的Alex又是指挥甜瓜入座又是指挥工作人员检查电脑软硬件,真的像个国王亲临战场般十分威严,这让甜瓜失去了递一瓶水的机会。Alex从调试鼠标灵活度到调节键盘按键都显得认真,神情专注让甜瓜都可以想像Alex十年之后将会是一个如何充满魅力的男人。
“你就控制视角就可以,其他教给我,听我指挥,可以吧?”Alex说话的时候,目光是直接像尖刀一样刺向甜瓜的。眼里有狩猎的光芒。Alex曾经公开过自己的QQ空间,甜瓜自欺欺人没几分钟,还是忍不住摸上去,把那几乎什么东西都没有的QQ空间翻了个遍。空间相册里只有一百多张图,其中90%是异形的游戏照片,还有几张恐怖游戏截图,和FPS游戏截图。血腥、尸体、黑暗,是这些照片的主题。甜瓜看了看照片的时间,发现这些都是两三年前的截图,那时Alex才15岁。一个天赋异禀,甚至性格里有一些嗜血的男孩。甜瓜光看那些截图都能看得毛骨悚然,诸如被异形开膛破肚,人体断成两节,肠子流得到处都是,又或是身体好好地,脑袋上扣一个异形怪物,脸被啃个稀巴烂。他并不能真正理解一个小孩要怎么样直视这些东西,并且玩得趣味盎然津津有味,然而他透过这些照片,却感受到一个孩子孤独的视线,从黑暗中,带着肃杀的意味,射来。
看Alex这么认真,甜瓜心里有点不安,他实在是有点害怕恐怖游戏,怕给Alex的“夺冠”之旅拖了后腿。然而他面对那群粉丝都不好意思讲一句自己“真的害怕”,面对Alex更讲不出来了。他的嘴唇犹豫了半天,才吐出一个:“哦……”
“这游戏的背景故事大概也知道了吧。”Alex又问,他声音很平静,甚至有一点以往他玩排位时候带着冷酷的漫不经心。
甜瓜露出一个极为礼貌的笑容:“嗯?”
“你来之前都不了解一下就来吗?你早就知道自己要来了吧?”
甜瓜继续保持着微笑,即使这笑容背后所有东西早就塌了。他没想那么多,真没想。自从知道Alex没有来之后,他所有的想法全部都变成了“娱乐娱乐就好了,不知道情况才娱乐嘛”。不,到底是哪里来的胜负心,为什么一个娱乐赛也要这么认真,争什么第一啊?
Alex的视线没有从甜瓜的脸上移开,那眼神依旧利,对于一把刀来说,锋利只是一种习惯。这把刀并不伤人,Alex眼神里有丝责备,但是更多竟然还是无奈。
基本上每个恐怖游戏的背景都大同小异。游戏的主人公开车经过一个森林的时候突然遇到暴雨,雨水如注,车又恰逢其时地果断抛锚,车旁边果然有一栋废弃建筑物可以躲雨。男主人命中注定鬼使神差不在门口等雨变小或者呼叫救援,非要走进建筑物喊一声“有人在吗?”。黑暗中不出所料蹿过一个黑影,门啪叽一声、又咔嚓一声被锁了。男主这时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一架100%电量的手机,他掏出手机一照门边的名牌,发现这里果不其然又是一个废弃的生化实验室。游戏的本质就是要帮助这个自己找死的男主人公逃出升天。
甜瓜把这个故事听到一半都已经可以预见待会将会如何果然如此地出现各种丧尸、异形或者和穿着肮脏染血制服手拿巨大柴刀,肠穿肚烂额头破碎脑内养蛆的护士姐姐玩跑跑抓。甜瓜还没开始玩已经头皮发麻,鸡皮疙瘩爆起,他大大深呼吸几口:“哎呀……这个游戏……好像没什么新意啊……”
他心跳加速,自己分不清到底是因为害怕紧张还是因为真的离Alex有点太近了。
Alex的手搁在键盘上,手臂弯曲,两个人之间没有距离,Alex的胳膊就轻轻地贴在甜瓜的星星衬衫上。甜瓜感到Alex的体温真的很高,像火炉像太阳,胸腹那一块都被这体温弄得又辣又烫,似痒还无。
Alex顿了下,没有第一时间接甜瓜的话。他也没看甜瓜。倒是甜瓜能看见Alex的耳背,一点一点地红起来,那薄薄的耳轮也被这绯红染过,最后变得艳丽起来。“别怕。有我呢。”过了会儿,Alex说。
这一次Alex说话时没有回头,他看着面前的游戏导入界面,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看向哪里。

评论(23)
热度(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