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我尚未为这个世界做出什么贡献。
“噢 朋友 为什么你”
“这座伟大而智慧的城市 雅典的子民”
“如此在意积累财富 荣耀 和声誉”
“又如此看轻智慧 真理和灵魂的提高”
“你不为此感到羞愧吗”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A瓜」少年心事(20)

***OOC,私设,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后半段关于Alex的描写全部都是私设,妄想,请务必不要上升真人!!!






20
Alex放弃了,所谓的百星屠皇的自尊早就荡然无存,谁年轻的时候没为自己的一时冲动买过单呢?别说拿娱乐赛的第一名了,Alex现在正额头冒汗,牟足了劲,为不做最后一名而奋斗。整个席间只剩下几只队伍还没有通过体验关卡了,Alex想自己和甜瓜的这个组合应该就是算的上是舞台上最惹眼的一队。“爱丽,爱丽你快射他啊,用枪!”甜瓜的声音迫切异常,还显得非常近,他的抱怨、不满、急切都鲜活不已:“爱丽,你这个枪怎么就射不中啊!”
Alex忍不住在心里翻白眼:你视角晃地跟坠机一样,我射个鬼啊。然而他只是抿住了自己的嘴唇,更加集中,试图从这堪比空难现场的旋转视角中找出一丝射击boss的机会。
这太难了。
连号称玩家劝退型游戏的黑魂,Alex都能无压力50小时内通关,并在网络上以观看网友们的一千零一种死法为乐。他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自己要被按在这个从制作到操作到系统甚至到故事情节(由于死了太多次而被迫了解了一切的细节)都显得十分平庸的游戏面前“受虐”。
这甜蜜的拷问、浓郁的折磨。
他想对甜瓜说一声“能离开点吗?很热”。甜瓜得寸进尺的身子不知餍足地贴在Alex的背上,柔软、丰腴、甜美之类的形容和这具硬邦邦的雄性肉体并无任何交集。如果炙热不能遇到凉爽、坚硬不能遇到柔软,不能互补还有什么意义呢。Alex像被卷入漩涡般地自我拷问:硬邦邦的男人什么地方好?我不是应该喜欢咖啡屋女仆之类的玩意吗。
回答Alex静默而焦着询问的只有画面上血口大开、唾液喷了一屏幕都是的boss的嚎叫。Alex可一点都不觉得这就是那些女同学们说的“命运的钟声”。
这大概是命运的嘲弄吧?
因为只能抓着鼠标却不能碰触键盘的任何一个地方的甜瓜,心急地用自己的胸膛供着Alex的肩胛,他那贫瘠的胸膛估计是A-,没有任何肉质触感,应该说更像是某种金属。它像一面滚烫的盾牌一样,几乎“砰砰”作响地挤压着Alex的背部。Alex比甜瓜更为消瘦,都要说的上是皮包骨头的程度,两个人的骨头几乎都要隔着皮肤撞在一起、叉在一起,撞得有点发痛。
Alex从这细小的疼痛中,体味出了一种诡谲的、麻酥酥的快乐。
“爱丽开枪啊!瞄准瞄准!”
画面中的镜头并不稳定,男主人公被两个操作者撕裂般的操作虐待地够呛,正“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却也总算是在各种空枪里走了好运,用最后一发子弹打爆了boss的脑门。甜瓜欢呼雀跃:“哎呀,我真是太厉害了!”
Alex环顾了一眼几乎变得空荡荡地舞台——已经通关的队伍早就去后台歇着了。他只能用“反正也不是最后一名”来安慰自己隐约的好胜心。他还没自我安慰结束,甜瓜开开心心的一胳膊搭住他的肩膀。Alex微微侧头,瞥甜瓜一眼,没说话。甜瓜的脸贴的近了,眼神发亮,眼睛因为笑容而弯着:“阿拉克斯,我们还是很有默契的!”
每次甜瓜大言不惭,Alex内心都是有很多话说的,但是它们越是多,却也变得越是静默,像被密封在肚子里,慢慢发酵,最终变成带着毒素的蜜糖。“鬼才和你有默契”、“你会不会靠得太近了”、“你镜头转的连我都要吐了”、“根本就吓得不行还要叫我不要害怕”、“我!根本!一点都!没在害怕!好吗!”。
——“你才比较可怕吧。”
Alex满肚子的牢骚,最终却化为一声叹息般的气音。
甜瓜还相当委屈:“哎呀,你叹什么气嘛……我,我玩恐怖游戏是有点那个。理解一下,理解一下。”
见Alex还是没说话,甜瓜这才显露出一丝慌乱,他轻轻拉远了点两人之间的距离,手臂规规矩矩地从Alex的肩膀上拿了下来,腿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逾越退后了几步:“爱丽,你是想要第一名吗?……真是不好意思啊。”
一直被迫呼吸甜蜜空气的Alex终于从这暴击般的晕眩中得到了星点喘息的机会。他得以顺畅呼吸的时候,又对甜瓜站远了几步这间事情感到空虚。他已经陷入了一种自己无法把持的混乱与迷惘之中,他沉默地看了甜瓜半天,试图理清自己的思绪,这依然拯救不了他的结结巴巴:“不不不不不,不是。”
“啊……”
甜瓜正被笼罩在舞台昏暗的灯光和填满场馆的恐怖游戏音效之中。Alex往前走一步,这才能更清晰一点地看见甜瓜脸上的小心翼翼、那些微的愧疚、些微的羞耻、些微的后悔与过意不去混杂在一起。会场的BGM正切到一首编曲诡异阴森的华尔兹,但再诡异阴森,华尔兹依然有着必须起舞的甜美浪漫气势。
Alex的手正在他的腿边踌躇,并没有伸出。他嘴巴掀开,却又犹豫沉默。
甜瓜看着他,眼神里都是疑惑。
会场内的乐曲旋律正升降、倾斜、摆荡……想像那血色的裙摆旋转、飘动、连绵起伏。
“我,我早就料到啦。”Alex说。声音被盖在钢琴、小提琴舒展悠扬的音色里。
“……什么啊,你早就料到我这么菜了吗?”甜瓜佯装着生气,眼神很亮、在笑。
Alex呆呆看甜瓜的眼睛一会,又别开视线。
圆舞曲摇摆着,钢琴提琴的音色、俏皮机灵的鼓点彼此相融交错。那一瞬间,Alex觉得自己大概真的会像个绅士一样伸出手去邀请。
啊。这一切都大概是因为会场的灯光太过于昏暗,让那些漫布角落的心思有空间生长。又或者是这首华尔兹太摇曳的错吧。

“男人就该和游戏过日子”,这句话乍一看的确是豪情万丈,但是就像是纸糊般的豪情万丈一样,对于Alex来说,这光芒四射的屏风背后,是孤单的童年。他刚出生的那几年,是父母的生意成长期,他们经常忙得焦头烂额并没有时间很好地照看Alex。Alex在WH市市郊的奶奶家度过7岁前的夏天。村里有个小孩早慧,十个月就已经可以说简单的双音字,咿咿呀呀地跟在村里人的身后。Alex直到将近2岁才会说话,家里人一度十分担心。后来Alex即使说了话,也只是在不得不说的情况下。他从小就不哭不闹,内向少言,又过了些年,父母生意终于上了正轨,也有时间松口气关心关心孩子了,他们把Alex接回WH市,花了大钱,让他上市里最好的小学。在入学的面试上,他们发现了,Alex有极为轻度的语阻。当然语阻这个词看起来风雅些,换成粗鄙的词就是“口吃”。
孩子们有着一种近乎本能的残酷,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和自己不一样的人。如果蚌上有一丝缝隙他们就必然撬开,然而在撬开的过程中,他们甚至都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同学们追着Alex说他是“小结巴”。班上刚好还有个弱视,被叫做“小瞎子”可以和他凑成一对。他并没有和小瞎子成为“朋友”,因为连这个家伙也和他说:“我妈说你是结巴。比我还差点。”
他没有朋友。
如果再家里父母苦口婆心劝他一句多交朋友,他会用非常清晰,没有一丝一毫停顿的流畅语言说:“我宁可和电脑玩。”
属于00后的电子产品,各大社会主流媒体扼腕叹息、视之为牛鬼蛇神的电子游戏,却变成了他童年时期的一道光亮。他沿着这道光亮行走,最终发现了自己的天赋。
Dead by Daylight这游戏他玩了2500小时以上,他化身成女猎手安娜,用其染血的斧头和精准刁钻的角度猎杀人类。那群小小的人儿在荒芜的场景里四处逃窜,他在电脑前冷笑,知道并没有任何人可以真正逃开。人类奔跑的狼狈样子做的挺好,很滑稽,很像他曾经在小学里奋起反抗之后四散而去的那些孩子们的身影。他把这群弱小的人类屠杀了个遍。后来他的兴趣转变了,他把这个游戏榜单上有名的屠夫写在自己的记事本里,给他们排名,最后写了个趣味盎然的标题“狙击名单”。他想像自己一飞斧一飞斧地把这些高手从榜单上击落下来,他进行一场抽象的狩猎。

除了人际关系之外,他做什么事情都十分顺利。

Alex“你你你你你你你”了半天你不出个所以然。他的手指甚至都在拧着自己的大腿,拧的发疼。幸亏后台的灯光够昏暗,Alex猜想甜瓜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他却可以看得清甜瓜那双眼睛,闪闪发亮,在里面找不到任何的阴翳。
“我什么嘛!”甜瓜笑着说,声音很柔和,听起来都像在撒娇却又有点像在鼓励。
Alex像舌头冒火般嘴里发烫,他呼吸,手都攥紧成拳头,手心黏糊糊地让他感到恶心,全是汗。这时刻甚至比他以前的一切时刻都还要难熬难堪。毕竟在Alex的人生天赋点上,主动社交是个被锁死的天赋技能。
甜瓜微微一笑,笑声很轻也很轻盈,但他的声音和刚才玩恐怖游戏一样紧绷绷的,甚至有一丝颤抖。Alex感到自己居然听懂了甜瓜的紧张。
甜瓜说:“哎,那什么。我不是说了吗。邀请你去会场旁边的海鲜自助。”甜瓜说完这句话,没急着说下去,Alex在暗处看着甜瓜的双手手指绞在一起,不安地来回摩擦。Alex觉得有点好玩,忍不住盯着那食指,盯了好一会。
在这好一会之后,甜瓜又说:“爱丽。你能赏个光,和我一起去吃晚餐吗?”
Alex突然了解到,原来甜蜜是一把斧头。那些曾经被自己迎面一飞斧爆头的人类原来是这样脑浆都要炸开的感觉。




——————————

我被我自己写得给甜到了ORZ

评论(41)
热度(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