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我尚未为这个世界做出什么贡献。
“噢 朋友 为什么你”
“这座伟大而智慧的城市 雅典的子民”
“如此在意积累财富 荣耀 和声誉”
“又如此看轻智慧 真理和灵魂的提高”
“你不为此感到羞愧吗”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爱丽丝.续一

***双向性转请一定注意。黑洞般的OOC。全部都是妄想。请勿上升真人。


摸鱼让我快乐。溜了溜了。



09

甜瓜在家休息了一周,这间小小的房间,30来平,一半放床一半放书柜书桌。一个朝阳的角落放一张矮脚小桌,平时甜瓜就坐在那里给爱丽补习。

爱丽每天都来,总是手插口袋,面色冷淡从房间外面走进来。酷地一塌糊涂。手里提溜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草莓、香蕉牛奶,各种奶糖,卫龙大面筋、面包、甚至还有冒着冷气的哈根达斯冰淇淋。

“哎呀,我感觉你都把学校门口小卖部买空了!”甜瓜笑眯眯地说,她心口又烫又热,高兴地不得了,却又不知道怎么好声好气说一句谢谢。爱丽听甜瓜这么说,连脚步都踌躇了两下,最后依旧无声地走过来,结结巴巴:“我……我我我看你,什什么都挺爱吃的。”

甜瓜假装嚷嚷:“我才没有这么贪吃呢!”并作出一副生气神情。果然爱丽又开始面无表情、手足僵硬、像个锈了的石头人一样:“我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甜瓜鼻子里哼一声,而后偷偷地拿眼睛余光瞄爱丽的脸颊。

她的脸颊真是白皙,像是银白月光洒满皮肤。这清冷、淡漠的面孔上染上了一点懊恼、无措的红晕,竟给了甜瓜一股玷污了月色般的刺激。爱丽的眼睛,是她全身上下最能代表她的地方,那双似乎天生冰凉的瞳孔深邃,大部分时候在它里面流动着慵懒、漫不经心、独属于聪明人的那种无聊和对于凡事的耻笑。偶尔它之中有惊心动魄的杀意。唯独在极少的时间里,它像月色之下平静的海面一样美而温柔。

“嘻嘻。”甜瓜从床铺上蹦下来,因为有轻微的脑震荡,她被母亲逼迫一定要在床上躺着。她躺地骨肉酥软、生无可恋,她看见爱丽的时候,早就想蹦下来了。爱丽被她这一蹦,吓了一跳,但她长期习武打拳,身子比脑子反应还快。

甜瓜被爱丽一把结结实实抱住了。

爱丽身上有一股香味。甜瓜以前有幻想过爱丽身上的味道,她想象那味道是雨、是薄荷、是融化的冰川。她从没幻想过,原来真正的气味是阳光晒过衣服后,那种温暖的芳香。这唤起了她的记忆,想起冬日的夜晚,身子塞在暖融融、厚实的被子里。她现在也真想一头塞进去。

甜瓜顺着爱丽的拥抱,也用手抱住了爱丽的后背。那薄薄的肩胛,覆盖着充满了力量的肌肉,显出一种带着弹性的坚硬。甜瓜把脸贴在爱丽的肩膀胸膛,自己一点都不认为这个行为到底有多么奔放大胆,她嘴上还要揶揄爱丽:“你好瘦啊!然后胸!真小哈哈哈。比我小比我小。我有C呢!厉害吧!”

爱丽呆呆的、静静的,石像一样完全凝固了。

“但是你身上好香啊……”甜瓜说着,还装模作样地抬头嗅了嗅,她鼻子小巧,那玲珑的鼻子装腔作势地动着,鼻翼像只小蝴蝶,来回乎扇。

爱丽还是没动,没说话,没出声。她身体每一寸皮肤,每一块肌肉都绷着,几乎要绷断。便利超市的袋子还挂在她的手腕上,轻轻地晃动,哈根达斯冰淇淋在袋子里冒着冷气。

过了会,甜瓜才从爱丽的怀抱里退开,站远了点:“我没生气啦!别紧张。……谢谢你。”说到这里,不知怎么她突然羞怯起来。连方才拥抱时都没烧起来的脸颊,现在倒是自顾自地发烫。“我……我觉得那天你超级帅。谢谢你。谢谢你救我。如果你没来,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然后还要谢谢你来看我。你能来看我,我真的好开心。”

甜瓜总觉得自己满心的欢喜,从爱丽走进这间小小的房间时就要溢出。然而她发现自己竟然是如此的愚钝笨拙,除了复读机一样的谢谢,竟再也说不出其他语句了。她努力地保持脸上的微笑,注意力却总是被落在爱丽脸上的那些细细碎碎的阳光吸引。那像蝴蝶振翅时落下的金色粉屑般的日光,松散地点缀在爱丽的眼角、眉心,衬地爱丽那十分立体的五官更加清丽深刻。

甜瓜心里没有一丝一毫嫉妒地赞叹: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

连她的不屑,她的残酷、暴戾、冷漠,都如此绝伦。更不要说她的沉默、稳重……温柔。

爱丽的脸是一节一节红起来的。她的锁骨形状优美,过敏一样爬满了红点,之后是脖子、下巴、脸颊、额头……双耳。她高瘦的身子虽然纹丝不动,却显出一种强烈的不安和动摇。爱丽看一眼甜瓜,又像被自己吓着了似的,马上收回视线,盯着地板。过了会,稍微冷静了一些,便又慌慌张张地终于意识到了自己买的冰淇淋快化了。从袋子里撬出那一小盒的哈根达斯。

“抹抹抹抹……”她把那小盒子抓在手心里,送到甜瓜面前,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哈根达斯的冰淇淋一直很甜,甜瓜第一次知道它是可以甜到让人几乎眼冒金星的程度。这小小一盒的冰淇淋,绿乎乎的,一小半已经融化了,像游戏里被打扁的史莱姆。

两根小木棒插在里面。

“好甜……”爱丽正拧着眉头,扭曲着自己的嘴角。这普通人般的表情出现在她的脸上,让甜瓜觉得很新奇,便又继续无声地凝视了爱丽几眼,出声怂恿起来:“多吃几口嘛!”

“真的……很恶心。”

“那我吃一口你吃一口?”

爱丽硬生生梗了一下:“咳咳咳……”

广告里面的畅想是不存在的,什么京都的古朴醇雅风味是不存在的,除了甜腻还是甜腻。这小小的房间,门半掩着,地板上散落着些零零星星的金屑般的日光。空气中都是糖的气味。一盒冰淇淋没多大,甜瓜和爱丽你吃一口我吃一口,半玩半吃的,浪费了不少。吃完冰淇淋之后,爱丽又帮甜瓜撕开一袋日本进口的糖果。日本糖果多包装精致,里三层外三层,爱丽就坐在一边,认认真真地剥糖衣,剥开了才递给甜瓜。一小颗红宝石一样透明艳丽的石榴糖,楚楚动人地坐在象牙白色的包装纸里,有一种珠宝才有的华贵。

甜瓜瞥了爱丽一眼,心如鼓擂。她用手指狠狠地在暗处掐自己的大腿,疼得她自己头皮发麻。因为痛楚才能大胆无敌,甜瓜把头一伸,嘴巴一张,以一种英勇就义的气势:“啊——”

爱丽的那双手,艺术品一样的优美修长,凶器一样的暴戾嗜血,它打断过别人的鼻梁,敲碎过别人的门牙,拗弯过别人的手指。这样的一双手,正小心地捏着那一颗袖珍的石榴糖。

石榴糖滑进嘴里的力道非常温柔巧妙。糖果本身的滋味更是层次丰富,香味、甜味、酸味,混合摇曳,全都在舌尖翩翩起舞。

太过于好吃了。甜瓜再一次感到眼冒金星,魂魄出窍,神游天外,所谓的灵魂在石榴做的太虚逛了一圈才下来。

“哇,这个……”

甜瓜本意是想说“超级好吃”的。然而后半句,却硬生生地卡在喉咙里。爱丽的脸,太近了。甜瓜视线垂下来能看见她脸颊上细细的绒毛,薄薄的嘴唇有一点干。甜瓜能看到她的眼睛,太近太近了,深邃的、冰冷的黑色,像要把一切都吸进去。这深渊般的漆黑,此刻却有着一股几乎称得上是热辣的温情。

爱丽的鼻息吹拂在甜瓜的脸上。

甜瓜脑子“嗡”地一声,所有的念头都在她的脑袋里炸裂,最后剩下一片的空白。

她的嘴唇先是感觉到了岩浆般滚烫的呼吸,而后,电光火石之间,一个柔软的吻落了下来。即使是那样显得锋利、冷漠的薄唇,却依旧能落下,羽毛、丝绒般轻柔的亲吻。

这个吻很快。

甜瓜没说话,没反抗,她呆呆傻傻地看爱丽,她的手臂看起来像邀约一样,软绵绵地搭在爱丽的肩膀上。没让她等太久,第二次的亲吻就来了。这一次甜瓜感到爱丽吮吸了一下她的下唇,甚至用牙轻轻地咬。轻咬让甜瓜隐约觉察到爱丽身上带着的一股狩猎者般的野性,这不太容易属于高中女孩的野性意味一方面让甜瓜感觉到一种隐秘的恐惧,而更多,带给她一种脊椎和脑髓都双双麻痹的快意。

“讨厌……吗?”爱丽说,用气音。声音和气流都靠近,像手术刀的刀面划过皮肤。一股亡命的刺激与甜蜜感流蹿在甜瓜的身体里。

她没回答。

轻轻地摇了摇头。


评论(24)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