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河流

“只是在记述百孔千创的个人主张”

我尚未为这个世界做出什么贡献。
“噢 朋友 为什么你”
“这座伟大而智慧的城市 雅典的子民”
“如此在意积累财富 荣耀 和声誉”
“又如此看轻智慧 真理和灵魂的提高”
“你不为此感到羞愧吗”

©自然河流
Powered by LOFTER

「A瓜」少年心事(21)

***OOC,私设,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21

海风潮湿温柔,像女朋友捂在脸上的被汗湿的手心。在这样唤起柔美记忆的风中,甜瓜握紧了手上的剪子。他想,我的妈耶,今天不会真的被剪衣服吧。他背后背着一个不大的双肩包,里面也的的确确未雨绸缪地塞了件美队盾牌图案的T恤。

潮声顺着晚风,由远及近,远方暗处的灯塔,灯火柔情。一间低调沉默,光线迷蒙暧昧的自助餐厅,真的像一个轻轻幻梦,一个海市蜃楼一样在波涛与夜风中亭亭玉立。甜瓜的脚踩在水泥上,都觉得像是踩在白色的清凉的沙里。离餐厅更近了些,宾客川流不息,空气里的潮声轻了,人声重了,欢笑、交谈、爱语,重重叠叠互相编织,听不真切。楼梯的背影角落,站着一个人,枯木般地高瘦,穿一件宽大的连帽衫,显得整个身子都被包在衣料里。即使隔得挺远,甜瓜也知道那是Alex。他在昏黄暧昧的路灯下站了会,看着Alex的身形轮廓像被这海风吹开了一般,边沿慢慢地模糊在夜色里。甜瓜有了种直觉,他感觉什么东西即将降临,然而他又脑中空白,没有任何思绪。他缓缓走过去,露出一丝微笑:“嗨,阿拉克斯。”

一句干净清爽的询问,让站在角落的大男孩走出了暗处。甜瓜注意到这个穿着休闲又炫酷黑色连帽衫的男孩,手里正抓着一把花。蓝紫色绣球、桔梗、香槟玫瑰、美人樱、尤加利叶,小小一簇,配这身材瘦高、面容冷峻、具有一股淡漠东方风情的男孩显得极为格格不入。

由于太格格不入了,居然又显得青春无敌、可爱非凡。

Alex见到甜瓜,一句话还没说上,倒是先别开了眼睛,移开了视线,嘴里不知道是不耐自己还是不耐烦甜瓜,或是不耐烦这花朵、海风、潮音、月色,啧了一声。

甜瓜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又觉得心口温暖、热辣、甜腻、沉重,百般滋味:“啧你妹啊。我请你吃饭耶,你还啧。”

高个子的男孩一脸无聊厌烦,慢吞吞踱步到甜瓜面前,泄愤似地几乎都要把花拍到甜瓜脸上,声音恼火地很,一扫以前的冷淡:“路边捡的!”

甜瓜硬是压住自己的嘴角,假装正经地咳嗽一声,一副真的信了Alex鬼话的样子,以一种学生代表发言般排练过的认真:“哦。”

Alex冷冷瞥甜瓜一眼,眼里的不知到底哪里来的怒气未消,以一种不常见的鼻子都要抬到天上去的傲慢态度,问一句:“剪刀带了吗?”

甜瓜顿时感觉胸前一凉,那些装饰做的星星在这句话面前瑟瑟发抖:“带了带了……………………你,不会真的要剪吧。”

Alex从口袋里翻出手机,摆到自己的眼前,清了清嗓子,用没有任何抑扬顿挫,没有任何波动的声音念到:“你来剪啊,你来剪啊。你敢来。我剪刀都给你备好。你又没来啊哈、哈、哈、哈。”这几个连续的“哈哈哈”也是没有任何声调的,它们只是被拉长了。

甜瓜在一旁也连声干笑“哈、哈、哈。”

最后实在忍不住回一嘴:“你们天蝎座这么记仇的吗?”

Alex站定,默默看着甜瓜瘪着的嘴,苦着的脸。装模作样也不能做的像一点。灯光太昏暗了,才能显出月色的清亮皎洁,那洁白的光亮正落在甜瓜的镜片上,眼睛里。Alex嘴角一勾,微微一笑,从鼻腔间哼出短短一节上翘的笑音。声音很轻,轻的像一道气流,只有站得很近的甜瓜才能听见。

Alex的长眼眯起来,弯弯的两个新月,又从薄唇中漏出两颗虎牙的尖角。即使他瘦,属于年轻人特有的丰满的脸颊依旧鼓胀起来,露出一抹隐约的亢奋与羞怯。

甜瓜也绷不住脸上的表情,笑了:“你笑个鬼啦!”

“那那那那你笑什么?”

“我看你笑我才笑的啊,你问我笑什么哦。魔鬼嘛你。”

“我没笑。”

“你绝对笑了!绝对笑了,你怎么敢说你没笑!”甜瓜扯着点嗓子嚷嚷,这海风太迷人,吹得他头昏脑涨。他不懂为何要和一个未成年男孩进行如此这般傻气的对话。他已经是成年人了,该有一种成熟男性的稳重和矜持。他稳重而矜持地又认认真真重复了一遍:“我看见你笑了!”

Alex被烦得厉害,他怒火攻心、咬牙切齿并且同时又无可奈何,感觉自己内心的那个部分好像还对面前的局面十分喜闻乐见,他忍不住轻轻地叹气,气息拂过他的鼻腔、唇沿,融化在风里:“你们双子座都这样复读机的吗?”

“不是啊!真不是!我没有!”甜瓜一句反驳脱口而出。等他们走到了餐厅门口,侍者穿着笔挺合身的西装帮他们拉开门的刹那,甜瓜才反应过来:“等一下,你咋知道我是双子座嘛。”


对于信星座的人来说,双子男大概和射手男一样臭名昭著,以花心善变中央空调而天下闻名。友善亲切而温柔多情似乎是他们的本能。他们的心思总容易被这世界的灯红酒绿、新奇多变、五颜六色所吸引捕获。有时即使仅仅只是一串光彩照人的项链。

Alex留意到了甜瓜的目光。

这间自助餐厅果然如杂志写所书写的那样非同凡响,富而不奢、华而不繁永远是种高贵的审美境界。宽阔的用餐厅一切都相得益彰、不多不少,显露出一种无言的风姿绰约。纵使人流如织,也使每个人都走动顺畅,没有任何拥挤之感。设计精妙到了最高的地步,让食客感受不到任何的设计感。相比起这间时刻降低自身存在感、态度低调谦逊的餐厅,用餐的食客反倒是多多少少显得珠光宝气。

甜瓜太迟知道Alex有来参加线下活动,没有预约上靠窗的位置,只能在临近的位置入座。窗边正对着一堆用餐的情侣。男人西装革履,额头冒汗,女人华裙艳服,胸口带一大串造型唯美秀雅的星云项链。

从甜瓜一入座,Alex就注意到这家伙的视线不时往那个方向瞅。

Alex扭头也瞥了眼。他视线锋利,瞬间剖析拆解。女人身材纤细窈窕,看起来二十来岁,妆容精致干净,长得也带一种小家碧玉式的娟秀。一条脖子纤长洁白,和那串项链交相辉映。而项链之下,这端庄的、清丽的前奏之后,是饱满圆润显得沉甸甸的胸脯。就像一首曲子平淡开场,却在高潮部分热辣非常。换做平时Alex或许也会忍不住偷瞄几眼,但是眼下他却突然像是针扎般地坐立难安,甚至在胸口燃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气焰。这气焰是酸的。他抄起桌上的菜单,几乎是砸到甜瓜的脸上的。

“点菜。”Alex说,他的声音从牙缝之间挤出来。



——————————————————————

什么A瓜都没有我梦中的餐厅来的重要。它才是主角哈哈哈哈。

评论(31)
热度(447)